历史上的巴中白莲教起义

清仁宗嘉庆元年(1796 年)秋,达州徐天德等与东乡(今宣汉县)冷天禄、王三槐等组织白莲教起义,巴州响滩子的鲜大川、三合场的苟文明率族人从之。同时通江麻坝寨的冉文俦、冉天元据王家寨与巴州岩口罗其清相互声援。嘉庆二年(1797 年)春,冉文俦率领白莲教军自王家寨突围至方山坪,与罗其清会合。七月,清军败于今平昌县泥龙的仪陇庙和马鞍山。是时,襄阳教军进入通江沙回坪,各路教军在川东会合后,分别以青、黄、蓝、白四色号为记。罗其清、冉文俦等教军下方山 坪入通江,杀了知县涂陈策。接着攻克巴州、仪陇、营山。十一月,勒保率部在九节梁打败教军。十二月,张汉潮率义军由广元进入巴州,达10 余万人,横列三四十里。嘉庆五年(1800 年)农历正月,冉天元率教军杀清朝川北都军朱射斗于西充高院场;五月,冉天元在马蹄冈战斗中中箭被擒,后被押解至成都,以磔刑(分裂肢体)杀害。到嘉庆七年(1802 年),清政府派大军采取围攻、诱降等办法,最终白莲教军被镇压。据巴中县志载:“收埋白莲教军和百姓死亡者尸骨葬于北门外,人称‘万人坑’。”白莲教从1796 年到 1802 年,在巴中活动达七年之久。尽管白莲教起义失败,但白莲教首领罗其清、鲜大川、苟文明、冉文俦、冉天元等领导的贫苦农民与统治者进行的艰苦卓绝斗争,在巴中人民心中却是永远抹不掉的。

白莲教起义,是清代巴中历史上农民起义声势、影响最大的一次。清王朝从建立到乾隆,经过150 余年的统治经营,创造了史称的“康乾盛世”,成为亚洲东部最大的国家。但在强大背后,却暗伏着危机,就是满洲贵族逐渐腐败。我国历史上最大的贪官和珅就是在这时滋生的。那时,统治者们只顾享乐腐化,大量剥夺农民赖以生存的土地,迫使众多农民过着卖儿鬻女、颠沛流离的悲惨生活。所以当时民谣说:“富家卖米贵如珠,穷家鬻女贱如土,米价日增女价贱,鬻女救得几时苦?官逼民反,全国各地相继爆发了农民起义,其中以湖北襄阳王聪儿(女,白莲教教首齐林之妻)在清乾隆六十年(1795 年)秋,领导的白莲教起义最为强大。紧接着,其他地方的白莲教也纷纷举兵响应。次年九月,达州徐天德、东乡冷天禄和王三槐领导的起义,成为四川起义军的主力。十二月二十一,巴州的罗其清、鲜大川、苟文明,通江的冉文俦、冉天元,太平乡(当时属巴州,即今万源县)的殷成富、龙绍舟、徐万富等相继举兵。各路义军来势勇猛,很快席卷了川东、川北广大地区。与之同时,陕西安康冯德化、林开泰、王可秀、胡知和等也起义响应,这样,在短短的一年内,起义声浪遍及川、陕,鄂广大地区,参加起义的农民有10余万人。

巴州的白莲教主要有三支:一支是平昌岩口方山坪罗其清,一支是平昌响滩鲜大川,一支是太平乡殷成富;加上通江的冉文俦、冉天元,势力很大。但起事最早是鲜大川。鲜大川,生年不详,响滩帽盒山八角石人。家境贫寒,以打铁为生,人称“鲜打铁”。武人出身的族叔鲜文炳见他虎背熊腰,体形魁梧,膂力过人,遂收为徒教授武功。清乾隆五十八年(1793 年)春,一名自称是保宁府委派的八抬税官来到响滩,因姓贾,怀疑是冒充,故人称“贾八抬”。他一到响滩便与当地劣绅鲜文芳狼狈为奸,鱼肉乡民。鲜大川虽为鲜文芳的从子,却仗义执言,为百姓讨公道。一天佯装酒醉与“贾八抬”撞个满怀,贾出言不逊,围观群众齐呼“掌嘴!”鲜大川乘势将他掀翻在地,拳打脚踢,要他供出实情,因此鲜文芳的丑恶嘴脸暴露无遗。鲜文芳气愤地把鲜大川逐到汉中去当背二哥,鲜大川有幸结识了四方豪杰,并加入了白莲教。

鲜大川有个表兄叫苟文明,也是响滩三槐院人,家庭贫寒。此人有胆有谋,邻人有事都请他排解,人称“苟诸葛”。又因为方山坪罗其清先加入白莲教,俗称“老教”,他们暗中商量起义,罗其清为首领,鲜大川为副,苟文明为军师,三人各有许多族人参加。白莲教暗中形成一支强大力量,遂在帽盒山、三槐院、裂缝洞(又名韩家洞、嘘风洞)打造兵械,练兵布阵。寇家营(今南风凉树村)寨首陈朝会及陈大新、陈大礼、陈大党等豪绅地主不甘雌伏,借庆贺春节之机在对联上写道:“皇恩浩荡扫平叛逆清华夏;圣眷宏惠桃符万象更新春”以挑衅。罗、鲜、苟三人决定初试牛刀,攻打寇家营。因寨内地形地物不明,兵力布置不清,且早有预防,致无功而返。此时是嘉庆元年(1796 年)五月,到腊月二十一,在总结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先派人扮成风水先生到寨内摸清情况后,再兵分三路出其不意地进攻,寨内兵丁慌乱,陈大礼仓促迎战,鲜大川拈弓搭箭把他射死在稻田中。再与陈大新短兵相接,鲜大川从背后猛劈一刀,其余作鸟兽散。

这就是“醉打贾八抬”、“两打寇家营”的故事,至今仍在当地流传。

白莲教,也称白莲社,是一个融佛教、明教、弥勒教为一体的宗教性组织,全国散布很广泛,也很有吸引力。因为既信阿弥陀佛,不犯五戒,又主张同生死,共患难,换了世界,入教的人可以分得土地。而且白莲教内消息灵通,哪里发生危险,很快传到各地,其他地方教会立即赶来,策应和帮助。川东、川北数支白莲教起义,攻城略地,惊动朝廷,急令四川代理总督英善(萨哈尔察氏)带兵进剿。达州教首徐天德、万县教首万大鹏、东乡教首王三槐三路义军,决定在嘉庆元年(1796 年)除夕之夜攻下东乡县城。川督英善闻讯,一面呈奏朝廷请兵增援,又一面派成都副都统佛注与成都知县刘清带兵助战。东乡知县张宁阳、候补知县陆霖固守待援。腊月二十九,义军在城内教民配合下,一举攻下县城,副都统佛注战死,张宁阳被生擒,除夕之夜,成为义军的庆功会。嘉庆二年(1797 年)正月十七,嘉庆皇帝闻知东乡城陷,十分震怒,下旨着令广州将军明亮、侍卫大臣德勒泰带兵镇压。仍不放心,又于二月初六,再派陕、甘总督宜绵出任四川总督,总领川、甘、陕、豫、楚五省军务。数十万大军向东乡麇集,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义军凭借地势险要,战士勇猛,官军则凭着兵多将广,装备优良而相持。从二月到七月,相持数月,义军伤亡惨重。在紧急情况下,由王三槐掩护,徐天德率余部突围。义军在白秀山顶苦战两天一夜,官军仍然强攻。正在两军酣战之时,突然德勒泰和罗思举所率官军以及乡勇后队阵脚大乱。原来徐天德、王三槐义军在东乡被包围之时,罗其清、冉文俦部也被清军围困在巴州方山坪一带。这时王聪儿、姚之富等由楚人川,在鲜大川、苟文明引导下,途经通江沙河坪,会合于方山坪。打败围剿的官军之后,兵分4队,步兵、骑兵配合,驰援东乡,恰在此时赶到,搅乱了清军和乡勇阵脚,使战局急剧变化。义军士气陡增,经两个多小时的激战,终于大败官军。这就是著名的东乡会师,标志着这次农民起义进入一个新高潮。

各路义军首领决定,趁官军新败,移师到巴州岩口方山坪会圣岭,研究部署整个起义计划。岩口方山坪位于平昌东北部,处于三面环水的悬崖峭壁之上,东抵宣汉的马渡、庆云,南近仪陇(泥龙),北连笔山,总面积31 平方公里,是一个用武的好地方。嘉庆二年(1797 年)秋,群雄齐聚方山坪,拥军20 余万,连营30 余里。公推王聪儿为八路兵马总指挥。对军队进行整编,分为八支,以青、黄、蓝、白号为记。姚之富、王廷诏、王光祖、樊人杰为襄阳黄号;高均德、张天伦为襄阳白号;张汉潮为襄阳蓝号;罗其清为巴州白号,鲜大川、苟文明附之;徐天德为达州  印青号,徐天寿、王登清、王学礼附之;王三槐为东乡白号,冷天禄、汤思蛟、刘学书等附之;龙绍周为太平黄号,徐万富、唐大信附之;为通江蓝号,王士虎、李彬、冉天元附之。各号下设元帅、先锋、总兵、千总等职。最后商定了新的战略决策。接着冉文俦与罗其清合谋攻通江城,杀知县涂陈策于城垣。在此期间,罗其清、鲜大川、苟文明、冉文俦等与清军周旋,先占领通江,又兵分三路挺进巴州。嘉庆二年(1797 年)九月十八,在尖山坪(宕梁乡境)歼灭清军600 余人,游击王相龙战死,义军一举攻下巴州城,这就是白莲教一进巴州。巴州城演戏十日,一则休整,二则庆祝胜利。州属乡 镇对官军失去希望,于是各自据寨以求自保,如武生何霖澍守鼎山寨,李天玉守化成的造山寨,先后共筑 18个寨。十月,四川总督下令“坚壁清野”,乡村各依洞寨自我防卫,同时州城官民全部移到平梁城。四川总督勒保亲率大军至巴州,双方形成数月的拉锯战。

就在义军战斗节节胜利的时候,清军先派刘清招降罗 其清,没达目的之后,遂令重庆总兵百祥会同巴州知州常发祥驻鹤山(今平昌凤凰乡),把总岳廷椿屯兵鲜家坪,保宁府知府李杭率南江教谕彭昭龄、通江武举陈家椿屯兵冠子石,巴州武举苟芳贤、武生苟安邦、监生冯玉郅、义首苟敬贤设卡竹筒口,将方山坪团团围困。这次义军抓住清军胆怯的心态,采用各个击破的办法,将清军击溃,解除在方山坪的围困,义军又取得第二次反围剿的胜利。

方山坪粉碎清军围剿之后,襄阳义军留樊人杰、李全驻川、陕边境,以便往来策应川、鄂义军,其余大部由王聪儿率领回湖北。这时四川义军更加发展壮大。

嘉庆三年(1798 年)二月,义军在罗其清、冉文俦的统率下,灵活机动地转战到仪陇孙家坪,买战马、充粮饷、练军队、修工事,驻扎半年之久。清廷闻奏,即派尚书惠龄、西安将军恒顺、直隶提督庆咸、川北都军朱射斗合兵围剿,但因道路险要,不能进攻。不得已乃招降,先是由军功孙联升劝降不听,再令南部知县王赞武劝降。王系贵州人,为官清正廉洁,素来有青天之称,远近州县闻名。

王赞武接到命令之后,单人独骑,向义军山寨行进。在场的官军个个都为王县令捏一把冷汗,因为官府造谣说白莲教杀人如麻,王县令此去不知是“点天灯”,还是枭首示众。可是王赞武镇定自若,面不改色,边走边高呼:“我,王赞武来了!”罗其清问:“王青天你为何涉险到此?”王赞武说:“天朝赦令,我怕你不知道啊?”罗其清说:“知道。”王赞武又说:“你们既知,为何不接受招安呢?”罗其清答道:“我们杀了那么多的贪官污吏,他们官官相护,能免我们的死罪吗?”王赞武说:“我知道你们是为生活所逼,不得已而走上这条路的,我能免你们的死罪!”罗其清说:“我们现在造反是犯罪,在家生活做贼也是犯罪,反正都一样。但你是清官,我们白莲教决不在你管辖的地方乱放一箭。”说完,命人护送王赞武下山。清军眼看攻又攻不下,劝又劝不降,于是下令撤走。

在此之时,传来噩耗,嘉庆三年(1798 年)三月初六,总指挥王聪儿和姚之富在湖北郧西茅山阎王碥(亦名卸花坡)遭清军围攻,弹尽援绝,退至一碗水山 顶,十余人一齐跳崖壮烈牺牲。义军闻讯,十分悲痛,罗其清认为,清军不会善罢甘休,加之主帅新丧,决定主动放弃孙家坪,攻占营山的鸡山。一方面派军迎接由王廷诏、高均德率领的襄阳义军两万余人到鸡山 汇合,另一方面传号各首领,于鸡山再次会聚,一则追悼总指挥,二则新建立指挥系统和商议反围剿的策略。襄阳黄号王廷诏,白号高均德、张天伦;达州青号徐天德;通江蓝号冉文俦;太平黄号唐大信及王聪儿旧部张汉潮、阮正隆等陆续到齐。义军驻在这里引出一事,有人说,  “山以鸡名,恐招致鸡飞狗走,在此不宜驻军”。当时巴州白号义军已达7至8万之众,成为白莲教扛旗反清的主力军和旗手,各首领自动公拥罗其清主持大局。罗其清接任之后,清廷于是年八月再派侍卫大臣威勇侯额勒登保、都统德 乡勒泰,启用汉族地主杨遇春、杨芳、罗思举、朱射斗、桂涵等领大兵入川,按照生擒“逆首”,全歼“贼众”的旨意,积极协同惠龄组成三路包围鸡山。这时才想起初驻鸡山时,有人认为不吉利的议论,罗其清、鲜大川决定移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占军事要地营山大鹏寨。大鹏寨素称“天险”,广袤百里,易守难攻,而且又储备了大量军需物资。清军围攻3月都未得逞。十月,清军遵照嘉庆皇帝“与其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的旨意,舍其他而全力攻剿罗其清一股。从冬月十九起,兵分四路,轮番作战,义军终因独立难支,到腊月十六,只好弃寨突围。为免除后顾之忧,罗其清命弟罗其书偕父罗从国突围南进,奔回响滩三槐院裂缝洞;自领余部走官山,重返岩口方山坪占据灯盏窝。川北都军朱射斗、游击喜明、副将德宁各领一部紧迫不舍。后来罗其清在岩口方山坪鲞(音想)鱼洞被搜出,押送北京凌迟处死;父罗从国、子罗咏福、女罗梅香,被押送方山坪用棉絮裹身,桐油浸透,然后点燃烧死。

罗其清殉难后,鲜大川被拥为元帅,引领巴州白号义军继续奋战。在鸡山撤退时,他奉命到定远(今武胜)、岳池、广安筹备粮草。大鹏寨失守后,他撤回巴州与苟文明部会合,再与驻在通江麻坝寨的冉文俦会合,修建木城,垒石加固,全力据守。嘉庆五年(1800 年)正月,惠龄、德勒泰、朱射斗、阿木勒塔合力围攻麻坝寨,冉文俦及子冉天寿、弟冉文元、头目苟子明战死。侄冉天元被推举为通江蓝号首领,在鲜大川的率领下,继与义首王登廷、阮正隆、徐天德、樊人杰会师后,拥众近10万,以巴州为根据地,转战川东、川北、川南。在巴州击毙清副将以下官军24 员,兵勇死伤无数;在西充高院场杀川北都军朱射斗。之后,义军立即攻向梓潼、江油、射洪,插人中江、金堂一带,控制川西大部地区,威胁成都。五月,冉天元在江油西的马蹄冈战斗中中箭被擒,押解成都遭到磔刑。六月,义军又向广安、岳池、定远前进,到处打富济贫,开仓放粮,时有歌谣“穷人要吃饭,去找鲜大川”,入教者大增。嘉庆皇帝气得发昏,责罚魁伦“自尽”。七月,嘉庆皇帝急诏德勒泰、勒保、包尔衮、赛冲阿率兵进击。两军在岳池新场对垒交锋中,鲜大川失利受挫,拟退巴州老区。清军察觉其意向,急令仪陇典史倪霄、响滩寇家营寨首陈朝会埋伏在仪陇县立山、望崇和南风蒿枝坝一带,鲜大川遭到伏击,令总兵苏映品、先锋刘兴科率部突围,自率余部与副元帅吴效古断后。当突围至蒿枝洞时,先锋鲜文炳、总兵吴围跃、掌柜刘崇照战死,副元帅吴效古被俘,鲜大川左臂受重伤,潜回响滩二龙河养伤。养父鲜文芳买通鲜大川的侍卫杨仕山,出其不意将鲜大川刺死,随行杨仕昌等 12人也一同遇难。鲜大川的头被割下,挂在韩家洞示众三天,左耳割下送往巴州,上奏朝廷。嘉庆皇帝赏赐鲜文芳六品花翎顶戴,赐封营千总,并发银200两,死后勒石树碑。

当鲜大川兵败蒿枝洞的同时,盟友苟文明亦在清廷“坚壁清野”中兵败巴州,他潜回响滩三槐院悄悄埋了战友尸体之后,先与王士虎部会合,再与徐天德、樊人杰相会,军威复振。又继续在甘、川、陕边界与清军周旋,把清军搞得疲于奔命,晕头转向。嘉庆皇帝坐卧不安,数次限期剿灭。

嘉庆七年(1802 年)正月,德勒泰分三路进攻义军。苟文明只好避进川陕边界深山老林,凭险据守。嘉庆皇帝令成都将军德勒泰专搜川、楚义军;经略兼西安将军额勒登保专搜陕西义军;又命蒙古副都统扎克塔尔人山 由南而北搜捕,薛大烈人山自北而南搜捕。六月,额勒登保与杨遇春夹击苟文明于今陕西佛坪县龚家湾,苟妻罗氏、子三皮被俘。六月十七,苟文明率兵 300余人东撤,由于森林茂密,道路迷失,突与杨遇春、李映贵相遇,在花石岩(佛坪县境内)坠下山崖,伤重被俘,清军割其首级示众。

龚家湾战斗中,苟文明长子苟朝九乘机逃出,子继父志,从嘉庆八年(1802 年)六月到嘉庆十年正月,召集义军余部,继  乡续统率小分部转战甘、川、陕、鄂四省,历时近三年,直到流尽最后一滴鲜血。到此,白莲教起义方才止息。

这场农民起义使清廷失魂落魄,将起义镇压后,采取了一系列不得人心的措施。清政府将方山坪改名为“永安坪”。清道光  十一年(1831 年,三月,巴州知州陆成本陪同回乡探亲的云南提督张必禄时,将“永安坪”三字镌刻在通往宣汉马渡的卡门上(至今犹存),并在石门上书联:“永作屏藩巴州锁钥;安如磐石东道咽喉。”横额:“山河巩固。”将罗其清祖坟全部挖毁,以破其“龙脉”。将“蝴蝶形”的房屋基地堆上柴火,浇上桐油燃烧,以败其屋基。将屋对面小寨子山上的九座石峰,每峰打凿一米深的坑,以破坏其“九龙捧圣”的“风水”。将群雄聚首的会圣岭上由义军所写的木刻门联:“圣主本仁慈,可恨他贪官污吏,败坏二百年基业;皇天多眷顾,且看我雄兵猛将,整顿十七省山河”,横匾“会圣岭”,一律取下砸碎焚烧。将罗姓家族实行连坐法,逼得弃家出逃,改姓为“维”在陕西汉中一带隐姓。然而民心不可侮,不可欺,当地农民悄悄在镌刻“永安坪”三字旁边写出一联:“从来贪官逼民反;枉把方山改永安。”至今老百姓仍然叫“方山坪”。并且把岩口罗其清居住地叫“罗清湾”;把响滩鲜大川、苟文明秘密练兵场地叫“跑马 田”,打造枪械的地方叫“铁炉田”,打寇家营时射死陈大礼的田称“礼(鲤)鱼田”,劈死陈大新的田叫“新鱼田”。

可能你对以下的内容也感兴趣:

白莲教领袖冉文俦

通江历史上六次较大的革命斗争

通江描述白莲教乱民间文献《燕预囊叙》全文

白莲教领袖罗其清

清朝南江知县(裘良骏、金凤州、阮恩涛、何诒孙、谢元瀛)轶事记略

发表评论

    微笑 大笑 拽 大哭 奸笑 流汗 喷血 生气 囧 不爽 晕 示爱 卖萌 吃惊 迷离 爱你 吓死了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