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继勋在通江洪口关门子被杀

1933年6月,原红12师师长、川陕省临时革命委员会主席旷继勋,在洪口关门子被张国焘杀害后,他的遗体由几名红军战士秘密地连夜运到麻石场红30军军医院驻地安葬。

据向思明回忆:“一天傍晚,从寨梁上的方向(即钥匙坡下来的大路)抬来一副担架,搁在铧二沟下院的住院部里。红军赓即找我母亲去派民工修路、打井,叫向为昭去找一副好的棺材来,选井位置和找棺材均有几个红军一路,葬地选择在称为‘二水洗铧’的铧尖坡坪坪上,这里是一座老坟园,居高临下,一直杗葬过其他红军烈士。棺材是当地向为从的,柏木,有外椁内棺,内棺用生漆和红绸粘刷数层。当晚没有月亮,只提了一个用纸糊的圆形小灯笼,灯光暗淡,人们准备用柏皮火把照明,红军不允许。尸体由红军抬来,全部裹着,全由红军装棺,另有一个小包装在侧面,几个背短枪的红军不离左右,群众站得很远。把坟垒好后才去吃饭。当时鸡已鸣,抬送担架的红军连夜走了,挖井垒坟,当地参加的有向鲜氏、向为昭、向德润和我母亲(以上四人均已去世)。以往死亡的红军全由当地群众白天装棺埋葬,为啥这次与以往大不相同呢?次日清早,我母亲到医院去问昨晚葬的哪个,医生说葬的是旷师长。从那天早上开饭起,医院里很少有人说话,更没有人笑,大家都沉默寡言,静悄悄的,与以往吵吵嚷嚷的气氛大不相同,一直延续好几天。从此,我们这一带地方,人人都晓得葬的是旷师长。”

据张国焘警卫何福圣回忆,旷继勋被害的经过:依然是黄超监斩,依然是我们警卫排的人跟随。我们吃过晚饭后从通江骑马出发,赶到洪口乡已经是9点来钟,天已经黑透了。作为政治保卫局关押重要犯人的监狱关帝庙,孤零零地立在场头。监狱的负责人简单地汇报了解决邝继勋的手段,便带领我们和早已准备好待命的执行队员,来到了东厢房。在昏黄的马灯下,我一眼便看见了在木栅栏里关着的邝继勋。他没戴军帽,,头发又长又乱,像一蓬荒草,一件破旧的没有领章的深蓝色军团装,空空荡荡地笼在他那瘦削不高的身子上。邝继勋一眼看到黄超深夜里带着一队荷枪实弹的红军来到牢房里,便明白大限已到。他身子震了一下,赶紧站起来,向墙边的一张破桌子走去。执行队长打开牢门,大声喝道:“邝继勋,张主席叫你去一下。”邝继勋回过头来,满面怒气地说:“同志们,我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看在我过去为革命出生入死的份上,请给我一点时间,我留下几个字再走。”执行队长不耐烦了,催促道:“不要啰嗦,出来!”站在木门外的黄超开口了:“等一下,他要写什么,让他写。”邝继勋得到许可后,在破桌前坐下来,铺开一张给他写交代的纸,拿起毛笔,想了想,挥笔写道:“中生、琴秋同志,我先走一步了。请你们多加保重,如活到胜利,请向党中央报告,邝继勋是革命的,是含冤而死的……”写到这里,他把笔在墨碗里蘸了蘸,似有很多话要写,可是,他没有写下去,愣了片刻,他毅然将笔一丢,起身说道:“走吧。”几个执行队员一拥而上,把邝继勋的双手反捆上,推到了关帝庙后面的院子里。这里栽有许多高大的树木。处决进行得干净利落,两个执行队员上前,用绳子套住邝继勋的脖子,将绳头抛过树桠,另外的执行队员抓住绳子使劲一拉,邝继勋就被高高地吊起在空中。他的身子挣扎着、抽搐着,一只鞋子掉在了地上。不一会儿,便一动不动了……黄超没有把邝继勋留下的纸条带回去,当邝继勋被带出去时,我进屋去把他留下的遗书拿出来,交给了黄超。黄超看了看没有任何表情,马上将其撕碎,扔进了墙角的尿桶里。

呜呼,一代将星竟然这样陨落,时年仅36岁。

可能你对以下的内容也感兴趣:

汪烈山师长血染石鼓寨

红军入川之战

红四方面军为何选择“通(江)、南(江)、巴(中)”作为根据地

发表评论

    微笑 大笑 拽 大哭 奸笑 流汗 喷血 生气 囧 不爽 晕 示爱 卖萌 吃惊 迷离 爱你 吓死了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