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大川疏通梗石河

清乾隆末,响滩场东南十里许紧靠盖山寺处有一帽盒山。帽盒山腰住着一位穷苦孩子,名叫鲜大川,即是后来嘉庆元年与苟文明等一起举义旗的白莲教巴州白号首领之一。 鲜大川家的下边是一条小溪河,小河中央有一巨石横亘,阻拦河水流畅,常常为患,人们称这小溪为“梗石河”。一年夏天,遭遇罕见大水,沿河两岸无数农田房屋被毁,人畜遭殃,叫苦不迭。幼年的鲜大川决心搬掉巨石,消除水患,造福乡里。他冒着烈日,挥抢铁锤,砸着巨石,不分昼夜,整整砸了七七四十九天,那顽石却仍然傲慢地拦着河水。一天,鲜大川砸石砸得又困又累,就...
阅读全文

鲜大川三打寇家营

鲜大川和苟文明,在认识了罗其清、徐天德、冉文俦之后,积极右三槐院制造兵器,喊出了“打富济贫”的口号。这就引起了周围一些豪绅巨贾的极度不安。今南风场寇家营的陈大党、陈大新、陈大礼尤为惶恐,他们针锋相对,办起“团练”,结营修寨,操戈习武,扬言踏平“反贼”老巢。嘉庆元年(1796)春节,陈大党等贴出:“皇恩浩荡,扫平叛逆清华夏;圣眷惠宠,桃符万象更新春”等带挑衅性的春联。鲜、苟知悉后,决定显示一下农民武装力量,于这年三月,他俩带领百余人进攻寇家营,由于不熟悉情况,无功而返,反而助长了陈家的气焰。 ...
阅读全文

鲜大川醉打贾八抬

清乾隆58年(1793)春,巴州派来响滩的一个催收枕捐的官员姓贾,由于他自称是“保宁府委任的可乘八抬(即八个人抬)轿的官”,人们就鄙称他为“贾八抬”,意即“假八抬”。他一到地方即与当地巨绅鲜文芳(大川养父)勾勾搭搭,乘机向群众浮摊高派税捐,而且强逼硬迫乡亲们交纳。群众中遍有怨气,都希望操过武的鲜大川出面刹一下“贾八抬”的威风,减少摊派。大川见有这么多贫苦兄弟支待,就乘一个赶场日,假装酒醉,脚赳身起,大摇大摆去撞“贾八抬”,贾见一小百性敢撞自己,怒从心上起,恶自胆边生,揪住大川挥拳就打。这正中鲜大...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