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红军文化 红四方面军被服厂

红四方面军被服厂

红四方面军入川解放通江后,在南岭上建立被服厂,分军工、民工两部分。民工调张茶清、何福祥(鄂豫皖人)、刘照林(通江大石桥人)三女同志成立“缝衣组”与军工分开,这就是“女工厂”的前身。最初女工与男工在一起。1933年2月,男工与女工分开,女工在蹇家山生产。调林月琴、赵正富(后为通江人)作领导,又调王泽兰、刘百兴、郑克明、邓廷玉、李志明等几十人,力量增强了,正式建立红四方面军女工厂。直属总经理部,按部队编制,组成一个连,由林月琴任连长,王泽兰任指导员(辖3个排,每排3个班。每班20余人)。男工仍在南岭上。

由于女工与男工分开,红四方面军被服厂分为女工厂与男工厂两部。开始只有两架缝纫机,由男工操作,女工全部为手工生产。1933年10月,解放绥定时,缴获了刘存厚被服厂的全部机器,不仅充实了生产设备,也增加了生产人员,全厂男工女工360多人。女工连扩建为女工营,林月琴任营长,刘百兴任副营长,王泽兰任指导员,杨文菊任秘书,辖两个连:一连连长郑延玉,二连连长何福祥。每连3个排,每排3个班,110多人。“女工营”又称为“女工厂”。

男工厂200余人,编成一个连,前期的连长姓胡(鄂豫皖人),后史姓连长接任,也有叫胡厂长或史厂长的,指导员姓周(营山人)。分排作业:一排轧机;二排剪裁;三排锁扣眼。男工厂全用机器生产,有缝纫机60余台,分敞车和十五种车子两种。敞车机头要大一些,一转七针,速度快:十五种车子为现在普遍使用的,一转五针,速度慢。营内有管理科长、管理排长、秘书等干部8人,管理全厂事务。管理科长,管理原材料的领取及各种制成品的收藏;管理排长,专管厂内后勤事务,主要办理职工伙食;秘书负责行政工作。

厂内实行8小时工作制,星期天休息。任务紧张,需要突击,就采用奖励的方式。正常时间每人每天扎军装10套。超扎5套的奖励袜子两双、手巾两条,超扎10套的奖励被面一床。人们想的是消灭了敌人,才能过幸福美好的日子,即使超扎军装,也有不愿领奖的。在厂里掀起竞赛活动,战胜了生产的困难,完成了支前任务。女工厂全部采用手工生产,一般一人一天缝军装1套,慢的缝1件。完成任务好又快的,也实行奖励,主要奖励衣服或裤子。做得不好,就要拆了重做。如下装裤裆前面有包挺起,穿上使人发笑,就要重做。在针脚的粗细均匀上也有严格要求,一般要细密而均匀。如果一针细一针粗,有时稀,有时密,就认为不合规格,就要受到惩罚。女工与男工都有少量工资。工作不负责,做的军装又不合规格,就扣工资。

女工厂除做军装外,还做军帽、军鞋、军用挎包、子弹袋等。男工厂每日生产军装约650套,女工厂每日生产军装约50套,平均每日生产约700余套。

被服厂布匹的来源有二:一是从市场或外地购买;二是由纺织厂织造。一般市场购买较少,多由纺织厂织造。窄口面的土布居多。将土布染成草灰色,制成衣服10套一捆,送经理部保管科,再转运到前线。

处于四面被包围的川陕革命根据地,战斗频繁,为了防避敌人的袭击,被服厂迁苦草坝(今永安公社街上)。1934年春,第二次收紧阵地,被服厂迁苦草坝到汉城。粉碎敌人六路围攻取得胜利后,迁瓦室铺,后迁通江城。

川陕革命根据地不断巩固与扩大,红四方面军的被服厂也随着战争的胜利,不断发展。1933年10月,随着反三路围剿的胜利,调赵正富、张茶清、小刘三人到巴中恩阳河建立女工厂(赵任指导员,张任连长,刘任排长)。又调马忠太、马令德到巴中清江渡,建立男工厂。红四方面军被服厂下面又设立了分厂。为了不致混淆,人们称原来的厂为总厂,后来建的为分厂。当时军、师级单位也建有被服厂。红四方面军总医院被服厂,属连的编制,全系女工,也名女工厂。原在总被服厂二连一排任排长的杨绍先,因患麻疹到竹子坎总医院治病,病愈就留总医院女工厂当排长。该厂连长王立信,女工也是100多。其他军、师级单位的被服厂,还待进一步调查了解,这里无法一一交代清楚。

1934年春,为了粉碎敌人的六路围剿,我军继续贯彻“诱敌深入,收紧阵地”的方针。恩阳河女工厂与清江渡男工厂迁通江,与总被服厂合并,又统称被服厂。

1935年春,被服厂随军西征,从通江出发,经巴中、南江、旺苍、渡嘉陵江,再经梓潼、剑阁、中坝、江油、北川、茂州、汶川、理塘、巴塘、刷经寺、卓克基、到阿坝。在漫长的征途中,工人们将缝纫机部件全部拆开,以四人为一组搬运机器:一人背牛儿(机头),一人背零件,一人背行李,一人背干粮和布。—一到新的驻地,就架起机器缝补衣服、子弹袋、挎包等。战士们破破烂烂的衣服,一旦缝补完好,一个个笑逐颜开,高高兴兴地回到了原地。在抢渡嘉陵江之前,被服厂的工人就集中在一起,缝制油布包,里面装草,作为渡江的工具。

1936年春,西征失利,部队严重减员。总指挥部命令总经理部所属工厂工人和警卫战士,大部分编入战斗队,被服厂同志忍痛破坏了缝纫机,仅留十余部,让同志们携带。这时男同志每人发一支枪,女同志三人一支,工人大部分成了战士。越往前走,困难越大,携带的机器就更少了。最后一段时间,经临驿、高台、张掖、翻祁连山,到达米家营子的梨园口,被服厂奉命将机器全部毁坏,未给敌人留下一个零件。至此,工人全部投入了战斗,红四方面军被服厂宣告结束。

注:

①《通江现代史资料》第二辑68页;

②《通江现代史资料》第二辑69页;

④见被服厂老工人马春太回忆录,存通江党史办;

④见《通江现代史资料》第二辑69页;

⑤《达县地区妇女运动史资料选》第136页;

⑥《通江现代史资料选》第二辑34页。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2162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