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通江故事 诺水河故事之“望望石”

诺水河故事之“望望石”

相传在很久以前,诺水河畔的伏特山下有一个大财主。财主家的长工、短工及佣人、家丁总共有六七十人。财主家 还养了六条极其凶猛的狗,替他看护家院。要是生人有事到财主家去,必须先攀上院墙外的一棵大核桃树,在树上喊财主的家丁,家丁禀告后,若见,家丁把狗关好才开门放人。

有一天。来了个外乡的青年,不知道这一点,走到院墙跟前就去敲门。敲了一会不见有人出来,就轻轻把大门推了一门逢。那青年还没看到个究竟,忽然两条恶狗向他猛扑而来,一条狗咬住他的腿,另一条狗咬他推门的手。他疼得大叫起来,挣扎着想脱离狗嘴。可是那两条狗紧追不舍,在他身上撕咬,他实在招架不住了。就在这危险时刻。来了两个过路的人,两人手中都拿着锄头,立刻挥舞锄头才把两条恶狗驱赶跑了。

这外乡人好几处被咬伤。衣服裤子也扯破了。哭得像泪人儿。一边哭一边要主人给他治伤,赔他衣服。救他的两人是母子俩。他们刚好从地里回家路过。见青年这样,忙劝解:“你快去治伤吧。在这儿哭闹都没有用的。他家有权有势,狗咬死人从不陪偿的。”

青年人说:“大娘,我初来乍到,到哪儿去养伤呀?再说我身无分文,我是来找我爹的,他出来八年了没回家,也没了音信。我妈生病了,没钱治病,我是来找我爹回家的,大娘,你知道这一带有没有姓燕的外乡木匠?”

青年人这么一说,母子二人都愣住了。母亲说:“以前这儿是有这么个木匠,在这儿做活,很多人都认识他。这样吧,你先住在我家,养好伤,我儿子陪你去找你爹。”

青年听了母亲的话,心里有了几分高兴,就随母子到乡村医生家中上了药,然后回到家中。

原来母亲叫燕吉芳,儿子叫胡杰,青年叫母亲大姑,把胡杰叫哥哥。青年叫燕青。那燕青十分乖巧,也讨人喜欢,嘴也特别甜。他聪明伶俐,善解人意,还会讲许多的故事。尽管如此,胡家两位老人对燕青还是有了许多疑心。原因是他举止不象个男孩子,睡觉总是借故说自己爱打酣,不愿意和哥哥弟弟同床,只好给他一个人安排一个房间。

燕青在胡家住了两天,便迫不及待地要胡杰领他去找他父亲,而老人们坚持要他多住些时日,等伤痊愈了再去。又过了两天,燕青又吵着去找,他们又安顿他说,先让胡杰去把消息打听好了再去。

胡杰上街去买东西,假意去打听消息。只是买了些没有用的小东西回来。燕青是个聪明的人。他们知道也瞒他不住。吃过晚饭,燕大姑向燕青道出了真实情况。

八年前,燕木匠来到伏特山下,第一天在胡家过夜,胡家也正需要请木匠装修房子。于是木匠在胡家干了两个月。冬天晚上时间长,他们常常围着火边谈天说地到深夜,并结拜为兄弟。后来胡杰的父亲又拜燕木匠为师傅,因为和自己妻子同姓,认他为自己娘家哥哥。两年后,燕木匠的手艺也在此出名了。有一天财主家要嫁女儿,请木匠给他做嫁妆,胡父因为忙农活,木匠一个人在财主家干了两个多月,做好了。想领工钱回家看望妻子。可是财主总用话来搪塞,不给工钱,还说木匠做的质量差。浪费材料。木匠不服。天天跑去要。那一天财主被搅烦了,就命家丁把木匠痛打一顿,还放出恶狗,把木匠活活咬死。天黑了,他们把木匠拖出去扔到悬崖下。

深夜胡父悄悄地把师傅的尸体用白布裹起来。埋在自己山林中的山包下。逢年过节为他烧些纸钱。过了两年,财主家女儿死了,财主的父亲也死了。现在的财主更是凶狠,劝燕青别再去找索赔。

燕青知道父亲的事情,免不了一场痛哭。第二天,到父亲坟前烧香叩头。然后告辞回家。他说自己是女儿身,弟弟妹妹还小,母亲病重。爷爷奶奶年过七十。她出来这么久,家人会担心要赶回去看看。燕大姑拿出一包银子说是她父亲生前存下的。好说歹说才收下。燕青千恩万谢向胡家人告别。并说以后一定来看望大姑。然后飞一般向回家路上奔去。

燕青走了半个小时,胡杰回家对母亲说:“娘,我知道燕青是个女孩,对她一直有异样的感觉,现在我对她真是难舍,我要去追她,到她家去服侍她妈妈和她爷爷奶奶。娘我这就去咯。”说完,头也不回就跑了。

胡杰一路跑一路问看见一小青年没有。都说看见了,刚过去不久,并指燕青去的方向。就这样,他追呀,问呀,追呀。也不知道翻了好多道山岭,穿越了好多条峡谷。一直到太阳快下山的时候,他又登上一座山岭,才远远看见前面有个人很象燕青。他喊了两声不见回答,心里便万分焦急,这时他两腿发软真想坐下来好好歇歇。可是。他看见的人,怎么一下又不见了。他忽然看见旁边有一尊巨石高高耸立着,他想,如果爬上去大声喊,燕青一定会听到,也会看见他的。那么她就会停下来等他,或向他走来。那巨石是倾斜着的,有一面刚好可以爬上去,他再不敢懈怠,立刻爬上去,燕青还真在他视线内,可是他刚喊了个“燕”。巨石摇晃起来,他极力想站稳,已经不行了,那巨石向一边倒去,他一紧张,一跟头就栽下去。那巨石从他头压过滚下山去了。

第二天,当地人见他可怜,就在山岭上把他埋了。可是过了两天,人们看见山岭上埋胡杰的地方忽然冒出来一个人头,那人头越长越大,而且固执地望着一个方向。后来,那人头变成了石头。千百年来,经过风吹雨淋,那人头的面目就模糊不清了。人们每当看见那尊巨石,无不为胡杰的不幸而感概万千。人们给那尊巨石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叫做“望望石”。自张紫秋先生《诺水神韵》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1210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