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通江故事 一罐炖羊三千头——杨将军葬身罐子坪的故事

一罐炖羊三千头——杨将军葬身罐子坪的故事

通江县陈河乡陈家坝、河坝场一带流传有这样一首民谣:“雷大人死于鸡公嘴,杨将军葬身罐子坪,余大将丧命药池子。”

嘉庆初年,官府横征暴敛,地主患意剥削,加之连年天旱,田禾无收,致使民不聊生。湖北、四川等省便爆发了历史上有名的白莲教大起义。通江冉文俦聚义于王家寨,拥众数万,定名为“白莲教通江兰号”。

清朝政府曾命威勇侯额勒登保、子爵德楞泰、陕甘总督宜绵等人率大军.前来征剿,这里所说杨将军就是清军头领之一。

杨将军异常骁勇,他率队由南江大河口急行军直插陈河的罐子坪,抢占了有利地势。当时,白莲教义军一支扎营王家坪,那里地势低阔,无险可守。杨将军屯军罐子坪,居高临下,俯视白莲教阵地如看碗底。白莲教首领们得知,急忙研究对策。左思右想,认定只能智取,方可得胜。

他们计定之后,便派出一位能言善辩的五总扮成游方道士,到清营前向守卫军士说:“快去通报,我是来预告机密的,要亲见杨将军!”不一会有令传出,请道士入营相见。道士飘然而进。

杨将军见来人果是一位道貌岸然、气宇不凡的道人,便在大厅内接见。问了仙居道号,再问来军前有何见教。那道士故弄玄机说:“南海传真言,将军有大难。凡事天命定,不可作痴顽。”

杨将军一听,不知是怒还是怕,脸色刷地沉下来。但他毕竟是位将军,征战多年,所以表面仍很镇静,说:“你这话如何说起?”道士讲:“凡行军必须上应天时、下合地利,方能无虞。将军此来,正逢雨大,说明上大有怨;扎营地名罐子坪,将军姓杨,羊(杨)落罐中,必被人烹食。此乃上违天道,下违地理,还不是大难临头之征兆么?”杨将军似怒非怒地说:“来时我问过,此地名空山坪,羊逢山而壮,你怎谎称罐子坪?”道士从容答到:“空山乃是后山,这里确属罐子坪。就按将军所说空山坪,也对将军不利。空山者,草木尽无也,羊赖何以生存?当然空山比罐子稍好,还可暂避一时,待机他图。”

杨将军听后,拍岸而起,说:“哼,你油嘴滑舌,妄图动摇我军心,定是白莲教奸细。来人,给我拿出去砍了!”几位军士蜂拥而上,将道士捆绑推出辕门。道士面不改色,边走边说:“善哉,善哉!这人执迷不悟,我专为他指迷津而来,他不问我求生之路,反诬我乱匪狂徒,要送我早成正果,可悲呀可叹!他一人死到不足惜,可还有这三千将士都白白去为他送命。果真如菩萨所说,这是一个痴顽啊!”军士们听了这话,速将道士所言转告将军。杨将军听了,甚感疑虑,令将道士押回,并立即叫人去抓当地群众前来问个明白。

老百姓听到大军一来早跑光了,只抓到一个跛脚老汉。杨将军亲自讯问。问得结果,认定道士所说地名属实。杨将军将道人请来,满脸堆笑,亲解其缚,说:“适才是我有意试探,惊吓了仙长。两军临阵,不得不防,望乞见谅。我本是粗野武夫,性情卤莽,对仙长多有得罪,还望仙长念及三千生灵,请指明生路,善莫大焉!”

尽管杨将军言肯意执,好话说尽,道士总是闭目不语。杨将军实在无法,又献媚语又献赏银。道士见时机已至,微睁双眼说到:“念在上天有好生之德,三千众生亦有不死之数,我决定给你们指一条路。现在快接近子时,子乃鼠,鼠遇危机,快窜为妙。你们可于此时拔营而走。要是夜间难行,可暂避空山坪。待到明日未时,未属羊,时来运至,羊则大兴。那时你再作他图,必然得势,自无忧矣!”杨将军听了,觉得道士所言有理,连忙叫人赠以白银五十两,然后送道士出营。

到了子时,杨将军拔营而起,暂退后山空山坪。还没到山顶,一声号角,早已埋伏在那里的白莲教义军从四面杀出。杨将军受到突然袭击,全军大乱,死伤惨重,决定退回原地。

谁知他们一走,罐子坪已被义军乘虚而人,占了有利地势。杨将军腹背受敌,进退维谷,一气之下,吞金而亡。那些残兵败将只得朝一条溪沟退去,意欲逃生。哪知那条沟,上头到还平坦,树木茂密,而下面却是万丈绝壁。白莲教义军把清兵围困在沟内,部分战死,部分跳岩,部分投降,无一人能逃脱。这条沟就是“杀羊沟”。

后人有诗赞曰:“罐子坪,杀羊沟,一罐炖样三千头。机智勇敢白莲教,名垂史册耀千秋。”

资料来源:《陈河乡志》初稿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1245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0条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