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南江故事 徐梦生智斗冥官

徐梦生智斗冥官

普陀村是藏在南江县光雾山桃园景区深处的一个山村。村寨四面环山,背面的山矗立着,壁立如仞,摩天接云。普陀村有个梦花坝,从前出了个智斗冥官的徐梦生。

徐梦生一介文人,颇有口才,性情刚直,一贯不信鬼神,听见有人当面言及鬼神变化,幽冥因果报应之事,他必然反驳使言鬼神的人难堪,或者下不了台。邻近有个钱老人,家中堆金积玉,甚是富足阔气,但他贪得无厌,多行不义,名声极坏。一天晚上因病死去,停尸正堂,举家哀悼,化帛祭奠不已,谁知三天后又活了转来。人们问他是什么原故?他说:“我死之后,儿孙们大做佛事请求菩萨超度,并烧了不少的金银和纸钱,阴曹的官员各有所得,个个喜欢,所以又重返阳世了。”

徐梦生听说此事后,心中忿忿不平地说:“我原只以为阳世间的贪官污吏,收受贿赂后,不按法律办事,富者虽有罪而被开脱,穷者因无钱而抵罪。殊知阴曹地府也是如此。”便吟诗一首以浇胸中的块垒:“自古金钱可通神,贪赃枉法苦穷人。阴曹阳世都一样,多烧纸钱可返魂。”

徐梦生拿起诗稿,反复吟诵了数遍后便上床歇息去了。入睡后,见两个差官,模样难看,面目极其狰狞,至床前说:“地府差我们二人前来逮你归案。”梦生躲避不及,被二人拉起就走,不久就到了一家衙门。二人将梦生推进公堂,堂上坐着两个官儿,似乎穿着黑袍者官职小点,穿红袍者官职大点。两个差人秉报说:“我们奉命捉拿徐梦生的事儿,今已将他解在堂下。”穿黑袍者大声说:“你既读圣贤之书,为何不知检点,竟敢舞文弄墨,诬谤官府,还不从实招供。”徐梦生置若周闻不答理。“唉!你胆大包天,你的傲劲至今未消,竟胆敢不回答本官的问话!岂有此理!拉下去重打八十大板。看他招也不招!”罚签刚刚落地,东侧有人大声说道:“徐梦生乃梦花坝一介寒儒,今无辜受刑恐有不公之嫌”随即堂上出现一个穿绿袍手持朝笏者,向着红袍说道:“此人性情刚直,且有谋略,若不把事情的原委弄清,就随便加罪于他,必不服罪,倒不如叫他把我们所定之罪,一一说个清楚明白,再作定夺”。着红袍者说;“就照你说的去办。”一人拿着纸笔墨砚到梦生面前叫他划招。梦生不知所因何事,今儿要招些什么?忽然穿黑袍者吼道:“阴曹阳世都一样,多行贿赂便返魂。是不是出自你的手笔?”徐梦生顿时明白了,稍加思考,依马可待,立即写出了如下招供词:

自古气分清浊之时,不列鬼神之数。暴君始皇以降,方有鬼神佛爷之说。继而民间则焚冥钱以贿神,诵经文以诌佛。野庙祠遍地皆然,游手好闲之徒而乐为僧尼。并焚书以坑儒士,闭目而塞听闻。不施德政教化,群生昏馈冥顽。行凶悠肆而鱼肉乡里,不孝父母而灭绝亲情。或恃富强而欺贫弱,或贪财货而忘恩义。怨声载道,天高而未闻;怒冲斗牛,地厚而难知。更有甚者,拥权自重之人,以权敛财而不休。常常张大威权,专好馅奉。树置心腹,专政异已。混淆黑白,颠倒贤奸,往往庸才窃踞高位,精英充实下陈,动则前呼而后拥,视则尽美而无劣。小察而大漏,官贵而民轻。贫者稍有差池,因无钱消祸而抵罪,富者罪恶昭著,因有钱行贿而解脱。司天地阴阳之职者,其知之耶?其不知之耶?吾乃区区寒士,尚能洞察世事,映之于眼,怒生于胸,偶而鸣其不平,竟获多言之咎。事已至此,如若不恕,岂敢偷生。倘诸公良心未泯,尚有苍生之念,将吾释之,置于官府,愿为平民代言,岂不美哉!

着红袍者看完徐梦生的供词,即下朱笔语:“梦生所陈,并非虚妄。既合乎天理,也顺乎人情。持论有据,操守可佳。今特放还,以彰阴阳之正义。”继命狱卒将钱老人追回,锁于监狱,又遣官差将梦生送回家中。五更时分梦生醒来才知是梦。第二天,听说邻居钱老人又死了。他便向梦花坝走去,按照梦花坝的传说,在梦花树土打了一个大结,随即写了小诗一首,以记此梦。

诗云:耳闻未为真,疑似易枉人。刑官须仔细,判罪方公平。(作者:陈登枢)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1473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