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南江历史 民国社会的“壮丁”和“脚夫”

民国社会的“壮丁”和“脚夫”

一、壮丁血

1946年,国共内战正酣。国民政府采取“三丁抽一,五丁抽二。”其实用的是拉壮丁办法,将穷人子弟拉去抵人数,从中卖钱贪污。当时的壮丁最为痛苦,主要是吃不饱,穿不暖,挨打挨骂遭枪杀。

1946年秋,我14岁,在朱公小学读六年级,教室外面有一块活动场地,名叫禹王宫坝坝。有一天中午,国民党军队押送壮丁的大队伍过路,住在学校内禹王宫大庙里,在此坝坝头搭起锣锅煮饭,夕阳西下吃午饭。饭后,一个衣衫破烂的伙夫,用竹签在滤饭的筲箕缝里掏饭粒吃,狠心的炊食班长,顺手拿起一根柴棒,向这伙夫肩臂毒打了四五下才松手,伙夫咬

紧牙没有吭声。我们几个小同学看在眼里,痛在心头,相互低声议论:“当壮丁好苦呀,挨饿挨打。”此时,一声哨子响,叫到操场集舍。我们挤在一边看干什么,只见操场边旗杆台上站着一裸体壮丁,双手被绑在旗杆上。操场正面有一官长讲话说:“绑着的壮丁,马上枪毙,因为他逃跑。”并问道:“你们还跑不跑?”几百个壮丁,有气无力地回答“不跑”。被绑壮丁,被枪杀在操场边杂草地上,过后两天由街上一个做好事的农民挖坑埋下,我们有目共睹。当晚,壮丁们全都睡在禹王宫正殿,地上没有垫草,穿上单衣背靠背坐着睡。有个壮丁顺着柱头偷偷爬上天花板躲起来。天公不作美,凌晨在上面打了两个喷嚏,下面班长发现,执枪逼他下来。该壮丁知道下来日子难过,便有意撞碰在石栏杆上,含恨而死。我们几个小伙伴,次日听说此事,无不叹息:当壮丁好伤心呀……早饭后,我们挤在校门口观看,眼见一个个壮丁双臂被绑,一个连着一个,队伍开向巴中,那时完全步行,官长骑马;有马夫侍侯。被枪押解的几百壮丁,穿着脏而旧,又面黄肌瘦、表情痛苦的惨景,忍不住含泪咕噜:“当壮丁好苦哟”。

二、脚夫泪

1947年四、五月的一天傍晚,宋仕伦家(今南江县凤仪乡4村宋邦君家)喊叫“打死人呀,救命哟!”原来是保队副吴自仲在此拉夫打人。

当时,这里属复兴乡第8保管辖,乡上派人来拉夫送粮到县,吴带两个乡丁与甲长王德银一路,把对象定在穷人宋仕伦身上。年过六旬的宋仕伦见势逃跑,两枝步枪紧追,追上将宋双手绑了起来。宋父三星,上前抓住儿子的手不放,吴便用枪托毒打老人手臂,老人惨叫“打死人、救命!”于是惊动四邻,知名人士王应林前来制止,吴以乡长有令为由,强行将仕伦押送复兴。乡丁陈俊押解宋仕伦等10多人各背上大米80斤,背到南江,集合30多个夫子,又个个背上80斤长途送粮到万县。经大河、通江、宣汉,跋山涉水,淌尽汗水,挨够饥饿,挨够打骂,将近半个月才送到目的地。狠心的陈俊,叫大家回家,不发一点路费,夫子们只得沿途乞讨,掏洋芋果生吃,晚间在屋檐下度夜,蚊虫叮咬,吃尽苦头才回到家。面黄肌瘦的宋仕伦向家人诉说后,全家人以泪洗面,切齿痛恨国民党对穷苦人的糟蹋。(作者:李宗德)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1597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