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通江人物 大巴山土匪之沙坝子土匪赵崇禄

大巴山土匪之沙坝子土匪赵崇禄

通江县至诚镇全景图
通江县至诚镇全景图

沙坝子,即今天的通江县至诚镇。赵崇禄,长乐乡八瓜山人,通江旧制高小毕业,以办民团起家。1927年任洪口区民团大队长,剿匪有功,被县知事张纪贤看中,提拔为通江县常备队中队长。1930年冬与干德洋部到大巴山围剿土匪罗玉成有功,第二年提任洪口区正。1933年冬,红四方面军入川,赵带精选队到万源魏家坪投靠刘存厚部,与红四方面军对抗。

1933年五月初,配合田颂尧三路围剿川陕苏区,偕吴占云部攻打龙凤场的石婆山,杀害龙凤乡十一村苏维埃主席张发科,同时还杀害了一个游击队员。1935年初,红四方面军北上抗日,赵卷土重来,任清乡团团长,在双羊坪杀死乡苏维埃主席赵崇辅,在万悬岩(长乐三村七组),将乡苏土地委员张心达从四百米的高岩推下,跌得粉身碎骨。与此同时,把乡支部书记张登彩,乡少共书记刘三杰,乡苏干部赵国儒送县监禁,下落不明。害死张心达后,将家中财物抢劫一空,逼得张的儿子媳妇无处安身,只得逃往万源宕山的老林。县上派人追问死者原因,诈称:张心达畏罪跳岩而死。

大地主赵宗伯,有田二干余背,荒山旱地更多,人称“赵百万”,其儿子赵文贤软弱无能,半百之年,只有一儿,偏偏儿子死,留下一媳孀居。1936年,赵崇禄给赵文贤当抱儿子,与孀妇成了亲。

赵崇禄办民团常住沙坝子、九子坡,明团暗匪。支使弟兄伙在外抢人。1938年赵宗伯的女人赵陈氏死,为表示“孝心”,做道场发普孝(每人白布一尺五寸)皆弟兄伙四处抢劫商人得来。双羊坪土匪李正富,洪口土匪熊渊如,巍家坪土匪许大臣,龙凤场土匪唐发辉等,与赵勾结。这里不抢,那里就抢,这里不杀人,那里就杀人。弄得路断人稀,市场倒闭,民不聊生。县衙门的人不敢到这一带地方,当时称为“民变”。其实这种情况就是以赵崇禄为首的一伙土匪造成的。王蜀屏任通江县长,实行以匪治匪,到沙坝子谋剿匪之计。赵崇禄以为有机可乘,摇身一变,由匪首变成剿匪队长。1939年三月,在芝包当场的一天,将土匪连长吴杆云、王魁,从一家小店拉出,就地枪杀。并当众说:“不是我想这样,而是他们四处摆摊子,讨麻烦。不听招呼,给我抹黑”。与吴、王一起抓出的,还有一个姓尹的土匪连长,此人系八瓜山赵崇俊的女婿,因与赵有瓜葛亲,则以“这次不杀,以后杀”为借口,释放了。

吴、王二匪连长常将抢到的财物送与主子。一旦主子当了剿匪队长,又怕他们翻脸不认人,透露内部情况。打人不如先下手,赵便处决了这两个匪连长。那个姓尹的土匪连长,既有亲戚关系就可以守口如瓶,所以释放了。

用杀人灭口的方式,来洗手上的血污,引起了兄弟伙内部的反对。柯真诚是赵崇禄家中的佣人。父亲柯大能也给当帮工。父子两代人为奴,对赵的所作所为十分清楚。在芝包杀死吴、王二匪连长后,柯真诚到万源赶场买枪,欲刺杀赵崇禄。正在这时,与柯真诚相友善的殷德孝偷牛,又被抓获。赵崇禄为了排除心腹的又一大患,决定杀死柯真诚。殷德孝是偷牛贼,砍竹子遇节,也一起杀掉。命李堂宗押解二人到县城。至沙坝子老木口峡谷,李堂宗说:“我奉大哥的命,就送到这里了。”说罢开枪打死了柯真诚、殷德孝。

赵百万的孙女与苟怀春的儿子结婚。按封建社会的规矩,儿分田地,女占浮财。孙子既死,孙女就有继承权。未当抱儿子以前,赵崇禄就暗中许给苟怀春六十多背谷子的田地。当了抱儿子以后,苟怀春与亲家母(赵文贤妻)勾勾搭搭,还想进一步索取赵百万的田产。赵崇禄视为仇人,决定派人暗杀。未动手前,先造舆论,说赶场坝,有土匪活动。舆论造成,就动手杀人。1941年,苟怀春赶沙坝子,赵崇禄派人暗中杀害,虚报土匪杀害,苟的儿子到县上告案,赵勾通官府以“土匪杀害”,与赵无关,了结此案。

赵崇禄原来并不富,弟兄分家,只有二三十背谷子的田。当土匪数年,购置了大批田产,尤其是给赵百万当抱孙子,杀了苟怀春,得了赵百万的全部田地后,就肥得流油了,光田产就打谷子二千五六百背。荒山旱地更多。赵崇禄与共产党有不共戴天之仇。

1942年,民盟首领之一的鲜英叫他的儿子鲜维扬,在龙凤场办“福众垦殖社”(后改“桐林场”)以掩护地下党的活动。场长庞占伍,出纳李新。在五六年内,场内工人由几个已壮大到三十七人,种二至五龄桐十五万株,六龄桐一万五千株。此一壮举,为开发山区经济,起了很大作用。1947年,赵崇禄以当土匪又剿匪“有功”,任至诚乡长。与混入场内当医生的中统特务林中清往来密切,刺探场内地下党活动情况。向县府报密。1948年3月12日,收集民兵一百六十多人,将桐林场团团围住,将场内工人的衣服、被盖、食物,主要用具一抢而空,二十一个工人绑押通江县监禁,除留几个妇女守房屋外,桐林场工人全部瓦解。

1949年6月,赵崇禄与县长鲜炽贤、洪口区长靳廷垣组织生死同盟会,策划反动武装,准备在大巴山打游击。同年九月,靳廷垣调通江县城任自卫总队副总队长(正队长向衡平),赵崇禄任洪口区长。

靳廷垣任洪口区长时,何尊伍任洪口中心小学校长,何尊伍哥哥何俊卿任仓库主任。一次何俊卿的马拴学校,以学生的饭喂马。学校教师向上控告,靳廷垣不但不制止,反而认为控告的人为异党。暗中进行监视。1949年5月,王学禹任中心小学校长。二哥王学舜任教导主任。大哥王学尧任自卫队大队长,因宗派斗争,引起赵崇禄对王学尧、王学禹的不满。暗中与靳廷垣密谋,决定刺杀弟兄两人。1949年旧历十月十四日深夜,王学禹在王学尧家吃银耳羹,了解实情后,赵即派刽子手到王学尧家行刺。打王学尧时,弄熄了灯,结果王学禹幸免于死。赵崇禄以未打死王学禹为歉,背地曾对人说:“铲草不除根,留下了祸根。”还准备再次刺杀王学禹。由于全国迅速解放,其阴谋才未得逞。

1950年2月,靳廷垣上山当土匪,赵崇禄与靳廷垣串通一气。在靳处领七九弹八箱(八百夹),68弹二百夹,小手榴弹八箱160枚,大手榴弹四箱40枚。赵家有长短枪十多支。1950年2月18日,靳廷垣攻打洪口,赵崇禄参与了这一事件。由于人民解放军来得神速,赵崇禄与靳廷垣上山打游击的阴谋未能得逞。攻打洪口后,靳廷垣隐藏山林,赵崇禄还暗地有书信往来。1951年春,清匪反霸,赵被杀。

作者:李瑞明,来自《大巴山土匪纪实》一书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1719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4条评论

  1. 赵崇(丛)禄杀赵崇(丛)辅(甫)没这事,赵丛甫是八瓜山人参加了红军的革命烈士,至今尸骨未还。巴中南龛坡烈士陵园,王坪烈士陵园都有记载。请详查。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