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通江故事 通江文峰乡的故事——“气死花斑竹干断鲤鱼池”“死人坡”、挖断垭

通江文峰乡的故事——“气死花斑竹干断鲤鱼池”“死人坡”、挖断垭

明末,东山坪(现通江县文峰乡)朽石垭挨岩有一个名叫米祗之的,读书不甚用功,常以习字用的纸张剪成人、马、刀、箭,状满数箱,藏于荒野,竟无人知觉。他家屋后的花斑竹,一到晚上,就从屋脊梁后弯下来把阶沿、院坝打扫得一干二净。

茅山符咒
茅山符咒

一天,米祗之邀其舅父去京城看戏。其舅父很不以为然:认为他在说诳。米嘱他紧闭双眼,切勿睁开,驾起“簸箕云”径直去京城剧院看了戏。尽管米催促再三,无奈舅父是个戏迷,不肯离去,他只得留下钱,说“您可随意花,但无论如何不要去数它。”遂只身回家了。

过了数日,米之舅父掏出钱来数,此后钱包空了,于是流落街头,乞讨度日。那浓重的四川口音引起了别人的猜度,遭到盘诘。最后他十分不情愿地吐了真情。皇上得悉,断言东山坪出了“草寇”,若欲保住朱明王朝的江山,必须截断大巴山的龙脉,遂下诏剿除。钦差奉诏离开京畿,由米祗之的舅父充当向导,率众来到朽石垭。查勘地形后,命所率兵丁和当地农夫挖断这支龙脉,好回朝复命。天黑了,恰好挖出约桶口粗一根地瓜藤,但怎么也挖不断,只得收工。

翌日晨,垭口恢复原状。日复一日,都莫不如此。钦差也以为怪异,夜里派人暗中窥探。待至半夜,见一老翁,手持大扫帚那么一扫,当天挖下的土石俱回原处,随之腾空离去,口中说道:“千挖万挖,不如哧哧嚓嚓。”第二天,禀过钦差,如法炮制,挖到那根地瓜藤,只用锯子锯了那么几下就断了。

据说,那地瓜藤整整流了三个月血水。朽石垭终于被挖断了,人们便据此叫它挖断垭。自此,气死花斑竹,干断鲤鱼池。人们劈开花斑竹后,见每一节竹筒内的“武士”居然都摆出了跨鞍上马的架势。鲤鱼池里的两只鲤鱼活活气死后浮出水面,水池旋干涸见底。

荒野里,米祗之放学归来,打开箱笼一看,气了个半死:他惨淡经营的“千军万马”居然不翼而飞了。这时只闻天空中什么东西齐声呼唤道:“禀大王,我们去了!”米抬头一看,只见高空中兵马济济,挽弓挥剑而去。米祗之见状,顿时活活气死。此后,人们便把这山坡叫“死人坡”。

就在钦差来朽石垭之前,米万金、米万银兄弟俩为免遭杀身之祸,竟逃至宣汉县浅场坝定居下来,并在“米”字之上加一“西”字,索性易“米”姓为“粟”姓了。清光绪年间,“葵酉(1873年)副魁直州判“米天惠在米氏中募资修祠。粟氏闻讯携钱六十吊来东山坪拟复米姓,米天惠非要一百吊钱不可,粟氏说:“我们这么多代人都姓得‘粟’何苦一定要恢复‘米’姓呢?”悻悻而去。

来 源:《文峰乡志 》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2264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2条评论

  1. 编辑您好!本人寻求《文峰乡乡志》多年未果,现寻求编辑帮助能否查询到《文峰乡乡志》下落,别无它求,只求一阅。谢谢!

    1. 《文峰乡志》通江县文峰乡政府 吴光毓主编 杨大文副主编 内部印发 1986年5月 共印1000册 16开 151页,估计通江县图书馆或者档案馆里有留存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