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通江人物 通江板桥口乡(镇)人物——土匪张正贵

通江板桥口乡(镇)人物——土匪张正贵

张正贵,人称“张棒老二”。板桥口乡大盅岭村杨家塬人。此人生性狡诈,为人阴险,1932年以前就在当地暗中为匪,干些偷窃、抢劫的勾当。1932年冬,红四方面军到地,张正贵首批参加了赤卫军,并很快升任赤卫军排长。后因私藏枪枝被苏维埃政府发觉,乃畏罪潜逃,同时勾结王正全,邹顺文等结伙为乱。

1933年至1935年间,张正贵伙同几个歹徒与红军和苏维埃政府作对。曾先后杀死聂胜元、王开支、王开明等苏维埃政府干部和红军、赤卫军战士十多人,抢得长枪4支短枪1支。张正贵手中有了武器更加猖狂。经常白天出动抢劫枪枝,粮食,袭击苏维埃政府驻地。

1934年,区游击队大队长蔡仲昌亲率70多人枪前来板桥剿匪,张正贵突围逃走,蔡仲昌英勇牺牲。接着由红江县委高秘书带队剿匪,在黄坪村后的仙人洞一战,牺牲五位战士,张正贵又突围逃走。随后,张正贵报复,夜袭乡苏维埃政府驻地棉花嘴,将乡苏维埃秘书王克明打死,还打伤乡苏党支部书记龙正春等2人。

1934年8月,张正贵派遣喽啰勾结国民党军队制造了“城子山、木厂岭”两大惨案,杀死红军战士100多人,抢来枪枝20多支。此时,张正贵手下已有全副武装的喽兵30多人。但迫于红军的军事压力,只得钻进山林,与张甫儒、彭清荣,谭麻子等悍匪结伙。张正责凭着他的凶悍和枪法很快取得了张甫儒的信任,并且势力一天天扩大,他和谭麻子设计将张甫儒,彭清荣杀死在铁厂河,推举谭麻子坐了第一把交椅。自己坐第二把交椅,实际上谭麻子对他言听计从,百依百顺。从此这伙匪徒更加猖狂。

国共第二次合作,全面抗战时,国民党派了大量兵力准备彻底剿灭张正贵,但国民党剿匪部队惧怕张正贵凶悍,不敢出兵,就设法招安,要联合张正贵一致抗日。并表示接受招安后,不改编他的部队,只是改用国军番号,并发给服装枪械,待休整完毕后和国军一起开赴抗日前线。张正贵欣然同意,并将谭麻子枪毙,割下首级送给国军,以表示诚意。声称以前的勾当全是谭麻子干的,现在有国军撑腰才敢杀了他,为民除害。

张正贵取得国军信任,得到了装备和粮食,队伍发展300多人枪,编为一个独立营,张自任营长。不久和国军一同开赴前线,在开拨途中再次带队落草,继续为匪。经常活动在天池寺、铁厂河、三包寺、香炉坪、红寺岭等地。常常带队出山打家劫舍,拉肥勒索,霸人妻女。有时兴趣来了,就和部下打赌,以远处的行人或正在玩耍的小孩、正在放牧的牲畜为靶,显示自己的枪法。据说他枪法极好,常常是说打眼睛不打鼻子。部下很服他。而百姓却不堪其苦,对他恨之入骨。

1939年.迫于民众呼声,国民军王芳洲部以两个加强连的兵力,会集地方警丁团丁约千人,分由廖、郭两位连长指挥,从通南两县合围聚歼。几次交锋后,把张正贵从腾云贯等地压迫到高家梁牛脑山一带。在牛脑山的团包梁与张正贵匪徒展开激战。张正贵输红了眼,抱起机枪东奔西突,舍命相拼。后因弹尽而拔刀自杀。其尸体被抬回板桥街道,割其首级悬于二郎庙前高竿上示众。人民拍手称快。时有民谣云:

张正贵,真有罪。又烧又抢,聚匪结队。见鸡就杀,见酒就醉,见钱就抢,见女人就睡。牛脑山打败仗,身粉骨碎。头悬板桥口,为乱自罪。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3747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0条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