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占山大劈贺朝正

刘湘的武术教官贺朝正在通江刺杀张国焘失败后,引出了下面的故事

为追求这威风,保卫局确实也动了一番脑筋。他们像翻老古董一样,好不容易才打听到前朝时候在通江县衙门里一个专门砍了二十年人脑壳的职业刽子手至今还活在人世,不仅活在人世,而且如今仍住在通江城里这人叫袁占山,虽已近花甲之年,却天生一副出色的身架、出色的脸膛子,和一大把堪与关公媲美的长胡子。尤其是那一大把油润黑亮,全无一根杂毛的美髯,在胸前拂摇飘洒,更活脱脱地显出一股令人敬畏的神气。

袁占山在县衙门专司砍脑壳的活儿时,还带了两个徒弟,一个叫肖国明,一个叫韦中英,民国以后实施新政,不用砍脑壳了,所以就被砸了饭碗。肖国明回到老家万源开了家木器行,后来参加了川东游击军,在战斗中牺牲了。韦中英则在通江南门口开了家肉铺,由杀人为业改成了杀猪谋生。

我师兄黎清财那时已在保卫局当上了局机关保卫连连长,一大早,他亲自到河街去把袁占山请到保卫局。讲定酬金。袁占山脚还没跨出保卫局大门,红军保卫局的布告已经贴上了街。布告一上街,已经沉寂了二十来年的袁占山重新又成为了通江城里的头号新闻人物。

且说袁占山从红军保卫局回到茶馆,立即把他徒弟韦中英叫来吩咐,马上去找一吊铜钱,顺便去米市街面馆预订三十个馒头备用。之后,袁占山叫堂倌白老幺打开铺板,自己泡了一壶浓茶,在堂口正中那张桌子的位上坐下,一面喝茶一面对白老幺发话道:“老幺,你马上帮哥子我放出话去,明天要砍那贺朝正,可不是个等闲之辈,过去在成都青羊宫擂台上打个银章的,还当个熊大将军克武的卫士,再不济也算得条好汉哩。就说我袁占山要卖这好汉的人血钱和人血馒头,事完之后,哥子我赏你两个大洋作酒钱。”白老幺连忙作揖说:“兄弟我谢了,跑腿算我的。”第二天上午,城里城外的老百姓把通往通江河边的几条街都挤满了,由我师兄黎清财率领的红军警卫队、监斩官、从前进剧团调来的四名号手早已在保卫局院内的坝子上列队站好。

袁占山也带着挎着装上铜钱和馒头的大口袋的徒弟韦中英早早地赶来候差。两人均从衣箱底翻拣出当年做职业刽子手时的装束,全身披挂,看上去与旧戏舞台上的刽子手一般无二。那一天张国焘并未露面,我们一帮不当值的警卫都出了中山公园,聚在下河坝的街口等着看稀奇。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