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秀生指挥恩阳保卫战

巴中县于1949年12月21日解放,第二天成立县人民政府,王富源任县长。1950年元月中旬,县人民政府委派康秀生任恩阳区区长。

康秀生,山西人,解放西南时,在南下部队某部任连指导员,四川解放后留地方工作。他身高1.8米,瘦条的身材,长得十分结实,头戴一顶"八一"军帽,身穿一套黄色军棉袄,腰系一条军用皮带,下挂一个枪盒,内装二只手枪。长条脸上露出一幅和蔼可亲的面容,年龄四十开外。元月十日他带领几名地下党员来恩阳上任,接管旧恩阳区公所。上任后作的第一件事:出安民告示,宣告人民政权成立;第二件事,清理枪支弹药,全部收藏在区公所,专人把守;第三件事,成立地方武装。他挑选了三十多名政治可靠又有军事素质的青壮年,组成一个排,指定一个名叫董元龙的任排长。全排进驻文治寨,守卫恩阳镇的制高点,并亲自上文治寨督促构筑工事,挖砌掩体。另挑十名青年组成一个警卫班,守卫区公所,其中一个叫刘自明,一个叫周龙炳是他随身的通讯员。他完成上述三件事后,旧历春节就到了,他又召集各乡、镇解委会的工作人员和区公所工作人员,恩阳镇各界人民的代表,计有百多人在恩阳区公所就餐,欢庆春节。这段时间,他高度警惕,随时检查文治寨及区公所的岗哨,随时听取各方面的呼声和反映。兢兢业业地渡过了春节。殊知,潜伏的以杨大胡子为首的国民党残余部队勾结本地匪徒,暗中策划,终于对恩阳镇发动了疯狂的进攻。

恩阳保卫战
恩阳保卫战

1950年旧历正月17日,深夜零点,在恩阳镇正街发出了"咔乓"的枪声。枪声响后,大地梁吹起了“哒哒哒……” 的冲锋号音。紧接着就是密集的枪声,恩阳镇的上空弹火纷飞,此来彼往,弹头掉在古镇瓦屋上不时发出叮叮嗜嗜的响声,全镇百姓从睡梦中惊醒,听到震耳的枪声,不知所措,只有呆在家里,听天由命,等待着即将来临的灾难!

匪徒们集中兵力进攻文治寨,企图拿下制高点,以洗劫全镇。由于早有准备,又有充足的弹药,地方武装的战士们,扼守要道,居高临下,匪徒们多次冲锋,均被击退。另一部分匪徒,进攻区公所,战事十分激烈。

恩阳区公所,是旧有财神庙改建的,占地约三千平方米,由两个建筑物组成。一个是木结构的大戏楼,一个是砖木结构的财神庙,改建为区公所办公及生活用房。两个建筑物之间,是一个约二百平方米的院坝及石梯相衔接。大戏楼面临回龙街,有一个大门,进门是一个雨道,经过院坝进办公及生活区又有一道门,并有一堵泥土围墙。这是守卫区公所的重要防线。

枪声打响后,久经战场的康区长,重整戎装,心想:今天又要重操旧业,打仗啦!话务员上来报告:“区长,电话线被切断。” “知道了。”他早有所料,镇定如常。此时警卫班人员不约而同地来到他的身边。区长问站在他旁边的小刘:“”怕不怕?”小刘说:“不怕。”“好!”你和我就守这个台阶,如果敌人冲上院坝,用手榴弹狠狠的打!命令两名战士在围墙上架起两挺机关枪,严阵以待。如果敌人冲向院坝中部时,开枪扫射。其余人员专门运送弹药,保证供给。

康区长作好部署,抱来两条“长征牌”香烟,叫大家燃起烟卷,静静地等待敌人的到来。

匪徒们包围区公所,打算从后门直接攻进区公所办公区,可是后面是高大的风火墙,屋顶是琉璃瓦,非常牢固,无从下手,匪徒又拥向回龙场,从正面攻击。区公所第一道门,在回龙街中段,是两扇厚约60公分的木门,匪徒用机枪一阵扫射,无济于事,门没打开。改道从隔壁彭家茶馆的后门进入区公所院内。百多名匪徒以为得逞,向区公所办公及生活区开枪射击,冲上院坝,并狂吼乱叫:“缴枪不杀!”“出来投降吧!”守卫在平台上的小刘高声说:“土匪,上来拿嘛。”随着扔出一枚手榴弹,康区长接着扔出几颗,只听到连连巨响,院坝内火光冲天。隐隐约约听到有呻吟之声,“唉哟!”一个匪徒的腿被炸伤了。敌人的气焰打下去了,退缩到院坝下的甬道内乱成一团。有几个狡猾的匪徒,从院坝的边沿,偷偷地摸上来距围墙不远了,被康区长发现,一声命令:“开枪!”两名机枪手一阵扫射,枪声震耳,火光纷飞。几个匪徒只有躺在地上连滚带爬,抱头鼠串而逃。

集结在区公所周围的匪徒,多次进攻,都被手榴弹和机枪扫射击退。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康区长,临阵不惧,布署周密,指挥有力,以静制动,土匪们无计可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从第一枪打响,五个小时过去了,天已拂晓。匪徒得知县城已派出解放军跑步增援恩阳,慌慌张张吹了收兵号,怆惶逃去。

在康秀生区长指挥下,恩阳保卫战大获全胜,显示了新生人民政权的威力,保住了恩阳镇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老百姓都说:康秀生是一位好区长;是一名优秀共产党员;是一个杰出的解放军指战员。

(作者:BZ喻哲文)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打赏
海报
康秀生指挥恩阳保卫战
巴中县于1949年12月21日解放,第二天成立县人民政府,王富源任县长。1950年元月中旬,县人民政府委派康秀生任恩阳区区长。 康秀生,山西人,解放西……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