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廷垣

靳廷垣,生于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通江县唱歌廊(现通江县唱歌镇)人。幼年贪玩好耍,只读私塾两年。一次,团总靳思判宴客方罢,杯盘碗盏摆满一桌,一群玩童在桌前打打闹闹,跑来跑去,靳思判见玩童天真可爱,戏言:“你们谁有胆量将全桌碗盏打烂,我给赏。”群童愕然,都说“不敢!”年约八九岁的靳廷垣,几个大步上前,两手紧抱桌子一条腿,用力一抬,哗啦一声响,桌子倾倒,杯盘碗盏粉碎。靳思判从此把靳廷垣视为奇童,常派他办事。以示栽培。

民国13年(1924),有外来10余人,在唱歌廊、九子坡等地暗中出售洋烟,靳思判派靳廷垣查办。时靳廷垣还不到17岁。在查办中,将价值千余两银子的洋烟收归己有,口称将烟犯绑送县衙,押至林家坡,对烟犯说:“只要送县衙,不杀头也要关监,我姓靳的一向以慈悲为怀,放尔等一条生路,快走吧!”10余名烟犯感激不尽,连称“救命恩人”。靳廷垣得了大笔钱财,蒙在鼓里的靳思判还赞扬他办事能干。

民国17年(1928)靳廷垣当团正。为扩建住房,假造“借谷四担”的条据,霸占同院居住的靳佩祥五间房屋。靳廷垣凭团正职权,或浮摊冒派,或贪污受贿,或以公济私,两三年内,田产由二三十背面积增加到三四百背,几间破房变成了新修的一套三合院。

1933年春,靳廷垣纠集一伙土匪成立“青年营”,自任营长,流窜通江、万源边境。同年8月,派人打入红军内部,收买驻芝苞龙家坪独立营营长杨品荣,策动武装叛变,杀死正副连长、秘书等5人,把一营兵力拖到土地堡(今平昌笔山),杨品荣任营长,靳廷垣任副营长,成为十足的反动武装。

1935年春红军北上以后.靳廷垣依仗自己的反动武装,肆意杀害苏维埃干部和红军家属。同年5月12日,杀死芝苞口七村苏维埃正副主席陈必贤、李明清。同月底,抓捕九子坡区苏维埃监察委员鲁中林扑空,遂将其父鲁玉书绑押,罚银元50枚。并逼康以中、殷长祥、殷长发等到达县住感化院,又以“去必杀头”相威胁,诈取康以中水牯牛和肥猪各一头、殷长祥和殷长发等棉花数十斤。将九子坡区少共书记徐光远捆绑吊打后,强取其黄牯牛和肥猪各两头、旱田3背、钱100元。其兄徐光成前去看望,以走脚漏信为罪名,将徐光成吊“金木脑壳”,索钱400元。红军北上后一年内,靳廷垣关押吊打100余人,致终身残废20余人;以银元计,强取钱财3000元以上。

民国26年(1937),陈必浩任芝苞口联保主任。靳廷垣暗杀陈必浩,当上联保主任。

靳廷垣当联保主任后,其“团防”明团暗匪,常到草坝场、石窝场、黄家河、门镇寺、九子坡等地以“剿匪”为名进行抢劫。民国26年(1937)秋,靳廷垣派“团防”到万源草坝“剿匪”,抢耕牛40余头到陕西出售。门镇寺前山垭,是靳廷垣派兄弟伙抢人的卡子,左边一石窟塞了10多名往来客商的尸体。

靳廷垣当联保主任不久,升为芝苞口乡的乡长,更加有恃无恐地吞占别人田土。就连妻妹夫的田、“儿女亲家”的田,也想方设法弄到手。当乡长仅两三年,靳廷垣的田产增加3000多背面积,还有大量旱地、荒山、森林;修房子两套,一为四水归堂,一为三合院。

民国33年(1944)4月,靳廷垣乘一匹黄马路过石板溪,晨雾蒙蒙看不清人,靳朝模说:“哪个骑的黄牛?”靳廷垣听说后,去找靳朝模算帐,恰逢靳朝模打石头,就以打石头破坏风水,欺宗灭祖为罪名,罚款300元。有人背地喊靳廷垣的乳名“文娃子”,被逼得卖猪卖牛赔“文娃子钱”。

民国36年(1947),靳廷垣当上洪口区长,利用征兵大发横财。同年8月,在芝苞口拉客商27人送县抵壮丁,将客商财物全部据为己有。在乡下以拉壮丁为名“拉肥”,每拉到壮丁,就提出要多少棉花、银元、布匹,如数照送就放人。民国37年3月,靳廷垣带兵丁100余人,到福众垦殖社逮捕中共地下党员唐维天。

民国38年9月,县长鲜炽贤委靳廷垣任自卫队副总队长。是年12月初,改自卫总队为“反共救国军第十五纵队第八师”,靳廷垣任第一团团长,在洪口、至诚、沙溪等地筹备粮饷。1950年1月,靳廷垣带100余人与土匪吴朝钧合伙,打起“中国人民自治军”的旗号,流窜于通江与万源交界地。3月初,靳廷垣带一伙匪徒到伏家河与伏定川的“川陕边区反共青年独立师”纠合在一起,拼凑“饥民反共义勇第四路军”。靳廷垣又到沙溪纠集阎际霄的“青年励志联谊会”,更名“中国人民解放军四川通江游击队”,妄图鱼目混珠。同月,靳廷垣与碧溪、永安土匪冉春华、肖华等勾结,在烟溪小泥口截杀永安区长郭万钧,郭等奋力死战,幸免于难,同行的苟在华被打死。4月初,靳廷垣纠集各路土匪300余人,攻打碧溪粮站,打死解放军3人,伤2人。5月,靳廷垣带土匪攻打洪口,打死副区长邢王春,抢走步枪7支、子弹10箱。同月,靳廷垣欺骗群众袭击沙溪乡公所,抢走公粮2400斤,打死守仓人员3人。是年1~5月,靳廷垣一伙土匪先后抢劫乡场镇5个,打死干部、农民、解放军战士共17人,打伤10余人。

1950年8月,靳廷垣在中林躲藏,解放军独八旅深入虎穴,靳廷垣侥幸逃脱;同年冬,在芝苞口东汇坪一农户家被抓获,又从雪地滚崖逃走;1951年春,潜去万源新庙一农民家躲藏,再转赶场坝青顶山,藏于梁际富家。1952年9月土改后,社会秩序好转,农民举报了靳廷垣所藏地方。驻魏家坪、芝苞口的解放军直奔梁际富家,靳廷垣再无计可施,仍拼命顽抗,先打死梁际富的妻子,后自杀。

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和微信小程序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88598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