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南江人物 南江土匪石崇德

南江土匪石崇德

土匪
土匪

石崇德外号石驼子,1882年出生于南江县贵民关(现在南江县贵民镇)石姓地主家庭。自小仗势欺人,学过武术后,当上了袍哥大爷和团防头子,更是横行霸道,为非作歹。为了满足他的嫖赌玩乐,除敲诈勒索老百姓外,还派心腹狗腿子持枪拦路抢劫甘肃茶客、陕西棉商、合川纸贩。最恶毒的是将其对头和一些客商,用口袋套住全身捆紧后丢进“蟒洞孔”等旋窟窿里。

石崇德由于日夜嫖赌,拖垮了身体病倒在床,虽重金请名医治疗保住了命,却留下了佝偻残疾,因而被称为“石驼子”,老百姓暗地骂其为“石驮子”,即“畜牲”之意。

1931年,石崇德之养父石南滨任贵民区团总,石崇德当上了区团防大队长。他除利用其原来的亲信为骨干外,又招收地容逃兵为其兄弟伙,扩大团防,加强训练。团丁生活工薪和武器购置费用,全在老百姓头上摊派,更加重了劳苦大众的负担。

1933年1月,红军解放了贵民关,石崇德带着残兵败将三十余人投奔国民党第29军独立团张小康处,张任命石为副连长。在扼守南江城东的巫山垭、城西大黑滩的战斗中,石崇德因地形熟得利,被张提升为连长。红军反“三路围攻”前,石带领本连队伍与第28军邓锡侯会合,在抢渡白河时,石的第女人被挤下河淹死,石崇德官卑职小惹不起大部队,赌气回了老家贵民关,仍然当他的袍哥大爷,并和地方头目石周、冯天德、周作易、毛良才等狼狈奸,经常派兄弟伙在川陕要道的烂疙兜湾、水观音等荒芜人烟、遮天蔽日的地方抢劫客商,石崇德等坐地分赃。

1949年12月18日,石崇德带着兄弟伙前往昝家山,走到磨垭就看见解放军的先头部队(化装成国民党军队)已经到了茶园坝(现中学处),石朝天开枪,解放军根本没有理他,问: “你们是不是石崇德?”因为带队的领导在1932年来过贵民,就知道贵民关有个“歪人”叫石崇德。石听后叫兄弟伙继续开枪,解放军仍未还击而是大步前进。那时贵民还未修公路,小路又陡又窄,路中心有一块巨石挡道,驮炮弹的骡马不能过,就用步枪击发爆破杆引爆炸开巨石。石久经战火,一听枪炮声,脸色都变了,垂头丧气地说: “糟了,真老乡来了!” (指共产党的军队)石带着二十几个人就往咎家山方向跑,并叫冯天德回贵民关打听消息。

冯天德装着卖柴的上街一看,部队前不见头后不见尾的向南江方向开。冯当天晚上在区公所的后山上一个岩壳里睡了一觉,天不亮就找石崇德,说: “我在贵民关街上亲眼看那支部队,头上戴的是红五角星帽,歇气时不进老百姓的屋,搞宣传的说他们是解放军。比红军的穿戴好,枪炮也好,我们这下就全完了!”边说边哭,所有的人都哭起来,要求回家看望老小。石崇德坚持外逃,并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胁迫大家跟他一起逃到西清的大湾樱桃树垭,又听说关坝一带也有解放军。石到达三村空山坪时,为了保存自已,不得已解散部下,把二十ー支“七九”步枪全部埋了(土改时才被迫交出)。

清匪反霸运动刚开始,石崇德就畏罪潜逃,躲藏在神墙岩、大合池、梅山庙、昝家山、神铧沟老林中。由驻贵民区的解放军带领各乡武装队和群众分路搜山,务必擒获长期鱼肉乡里的大恶霸石崇德。由于山大林密,石崇德好几次从搜捕队伍的眼皮下躲过。

1951年8月一个下着瓢泼大雨的晚上,石崇德摸到他的兄弟伙王乾元家找饭吃。王的家属李美芝,通过多次开会学习提高了党悟,表现热情接待,杀鸡炖膀,借口出门担水,机智地托人报信给队伍。石狡诈多端,假说照管娃娃睡觉,实际是抓人质。乡上得信后,一个班的解放军和贵民关岳家坝的武装队,立即跑步赶到王家,班长李学纯指挥队伍团团包围,叫冯天德与石崇德答话。石崇德估计是李美芝告密,就凶残地将小孩卡死,又扔出一颗手榴弹,李学纯虽未被炸死,但却炸伤了手。油灯也被爆炸的气浪扇熄,屋内漆黑一片,妄图趁黑逃走,发现门外防守严密,只得龟缩在屋内。解放军和武装队员,边喊话放枪,边冲进堂屋将李美芝救出。原计划将石活捉公审,而石犹头困兽拒不投降。

石崇德半夜时将铺草点燃,火苗冲上屋顶,欲乘势逃跑。李班长立即指挥队伍集中火カ向室内射击。石崇德在乱枪中毙命。

(摘自《南江武装史》)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90571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