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巴州故事 捉“明白”

捉“明白”

古时候,一位家住北方城市的人到南方去作县令。

一天,他坐着轿子,带着班头,到农村查民情。天快黑的时候,路边水田里的青蛙叫个不停,县令问班头:“这是什么鸟儿叫唤,这么好听?”

班头一听,原来是田里的青蛙在叫,便回答说:“老爷,是田里的青蛙在叫”。班头口里在回答老爷的话,心里却在想县太爷连这个都不明白,心里暗暗好笑。殊不知,他这一笑却把“明白”二字顺口说了出来。

县太爷没有听清楚班头前面的话,只听到了“明白”二字,又问“明白”?

班头以为县太爷在说他自己明白,跟忙答了几个“是、是,是”。并说:这东西把皮刳[kū]了,红烧起是一道肉嫩汤鲜的好菜。特别是下酒很美”。

一天,县太爷把酒肉吃腻了,把班头张三王二叫来,吩咐他俩到乡下去捉些“明白”来。

两个班头领命出了衙门,你望我,我望你,张三问王二,都不晓得啥子叫明白。本想去找县太爷问问,可县太爷的脾气他们清楚不过:最恨那些办事不力的人。

于是,张三、王二只有硬着头皮一边走、一边想、一边商量。最后他们一致认为俗话说的“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只有那些咬文嚼字的人才叫“明白”人谈天道地了。

张三、王二便匆匆忙忙赶到县里的书院去,挨个挨个地把那些咬文嚼字的读书人都叫到了县衙。那些读书人认为这是县太爷赏光,或许会捞什么好处,喜欢麻了,一个比一个走得快。

班头领着读书人一齐进了县衙。这时县太爷正看书。张三、王二察道:“回察县太爷”,“明白”带到,候老爷分咐。

读书人齐刷刷地跪了一坪。

县太爷看都没有看一眼,把手一扬说:“送到厨下,统统把皮剥了,烫酒侍候。”

“啊!”读书人一听叫弄到厨房剥皮,一个个吓蔫了。

张三王二见县太爷没有听清楚,重新又禀道:“察老爷是‘明白’捉到了”,县太爷还是把头埋在书里,不耐烦地说:“知道是明白,不是叫送去剥皮吗?”

读书人听得清切,一齐爬到县太爷跟前苦苦哀求道:“哎呀!大老爷,我们不明白呀!”

县太爷听到人声喊,才从书里抬起头一看,怎么?跪了一坪生员?他好生纳闷,班头不是说把‘明自’皮剥了红烧出来是一道好下酒菜吗?怎么是一群读书人呢?本想发作,但转念一想,此事传扬出去,有失官体。眼珠子一转,一本正经地说道:

“你们都是读书人吗?”

“是啊!老爷”读书人齐声哀告。

县太爷把桌子一拍:“既是读书人,为什么不明白?”

读书人磕头作揖道:“大老爷开恩,我们不明白,只是念了几天望天书啊”。(来自《巴中县文化志》)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1215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