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南江人物 南江何浩霖趣事之《麻雀歌》

南江何浩霖趣事之《麻雀歌》

何浩霖,南江县正直乡四村方田坝人,生于1886年,家境清贫,幼从宿儒谭怀甲就读,勤奋好学,博览群书,然而累试不第,为生计所迫,遂设馆从教,尝以诗文针贬时弊,发泄愤懑[mèn]。

一、《麻雀歌》

1934年,何先生任教于正直关帝庙小学,庙中奎星楼上,麻雀群集,终口噪嚷,深为所苦,乃作《麻雀歌》以讽世抒怀。歌云:

三级奎楼上,终日麻雀多,一群嗟[jiē]到晚,问尔嗟什么?嗟嗟学燕语,燕语趁风和,嗟嗟学蝶闹,尔非采花蛾,学鸠不唤雨,学雁正南过,麻雀复麻雀,一窝又一窝。跳到场中食,邀来弟和哥。不稼又不穑,食尽三百禾,生活赖抢劫,吃喝赖掠夺。鸟类称尔丑,猎者羞张罗,麻雀麻雀会,恨尔旦作歌!

此歌一出,时人争相传诵。民国达县公署专员袁济安巡查到正直,闻此事后,对何先生深恶痛绝,何被训斥回乡,旋受何姓祠堂会之聘,于何姓祠堂教书至死,何先生从教,穷困缭倒,家徒四壁,身无立锥之地,后事亦赖族人办办理。

二、买药

市上捡药物,只买肥儿丸。老亲虽病弱,不买壮亲丹。

三、对联

与同窗贾炳文同赴科考。贾炳文被当局录为文生,他却名落孙山。在民国时期,他对当时实施的强权暴政极为不满,曾作一对联以抒发胸中的不平之气。其联曰:

军界武压文,国皆民,民皆兵,兵皆匪,匪拉肥猪,肥猪越拉越稀,任尔宰、任尔烹、未曾足意,彼此推去,小命难逃。等待哪天仓满,恶贯盈,八千数子弟虽多,乌江请看楚项羽。

公事上闹下,虎欺犬,犬欺猫,猫欺鼠,鼠钻牛角,牛角愈钻愈紧,不能进,不能退,何太寡情?日夜思之,后患何及。怕的是大限来,劫运到,三十年有司见杀,白日撞见周穆公。

浩霖先生虽自幼天性聪颖,博览群书而满腹经纶。但政见偏激,所作的应试文章,不为当局所喜爱,其科考落第,就是非常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参考文献:

1、何浩霖和他的《麻雀歌》.杨建儒

2、麻辣论坛https://www.mala.cn/thread-13275724-1-1.html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1323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