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南江历史 民国军阀混战(防区制)统治下的南江

民国军阀混战(防区制)统治下的南江

1913至1934年,四川全省为军阀割据,称为防区制时期。南江即在国民党所编陆军21师统治下,师长田颂尧,该师后升编为29军。凡属某军防区所辖,各县兴革事宜,军阀们有擅专之权。在地方行政上,县长由军部委任,县以下所属公安、教育、财政、实业等机关主体人员,也由军部派任。虽全省有省政府领导机构,但省级的政令,不能下达,貌合神离,各自为政。

四川军阀割据示意图(1932年)
四川军阀割据示意图(1932年)

一、办理军款

防区时代,县长的任务,以办理军款为主,而县政和地方事宜次之。为县长者,只要把军款数额拿起来了,能够及时上缴,就算能办事的,否则,匣受申斥或免职。

为办军款,南江执政者也想了些办法。在旧历新春,备办礼品,分赴县属各区,登门向当地团总送礼。并附贺年书信一封,表达庆贺之意,这时,团总们受宠若惊,心想,难得县大老爷给我们部属送礼贺年。拆开手书一看,前面是问好和庆贺新年的话,后面的词句,则是以私人的情感,希望把军款派额数字,要如数收齐上缴。结束几句,是说送来薄礼,不足挂齿,尚希毋却。团总们读信后,喜中生忧。

县大老爷,给各区团总,送了礼品之后,担心他们不在意更以命令行之文内说得雷厉风行,不得有丝毫违抗,否则,以抗收军款论罪。

不言而喻。前者送礼是讲情谊,以人情处之。用的是软办法:后者行文是讲国法,以命令行之,用的是硬办法。做到了软硬兼施,恩威并用。

继之,再派各区提收军款委员,分赴各区坐地催收。各区团总,办理军款情况,由各区提收军款委员随时上报。

这样,为团总者如芒刺在背,寝食难安。军款出自老百姓,只怕也要软硬兼施,层层进逼。于是对到期不缴款者,初则劝说,继则申斥或拘押,甚至吊打,或威胁以交提收军款委员,送县处理。

白日夜晚,派人到每家每户催收。团总和提收军款委员,则重点督促催收。

老百姓如热锅上的蚂蚁,熬持不过。于是,当儿子的劝父亲把养老钱拿出来;当妈妈的劝大姑娘把私存的赔奁[lián]钱拿出来:当妻子的劝丈夫把做生意的钱拿出来。有的出卖粮食,有的出卖母猪,或出高利贷款,多方凑积,要完成军款数字,才能过清静日子。

1929年,催收军款更加厉害,是年深秋,执政者,曾在县城回龙桥猪市河坝里开会,向群众宣传关于催收军款的事,说明在任何情况下,不许丝毫拖欠军款,如逾期不缴者,以抗款论罪。从重处理,最后强调”“杀人可恕;欠款难容”,命令群众互相转告。大家听了,都心惊胆颤。

“杀人可恕,欠款难容”。这两句话一传开,全县各区团总和保甲人员,不敢触犯,怕受处分,在催收军款的方法和手段上,使变本加厉,逼得老百姓无路可走,难以度日,于是激起长池群众,不约而同地发起抗款高潮。长池人民,背着被盖卷儿,带上干粮,络绎不绝向县城奔赴。吃过早饭起程,第二天一早饭后到达南江。县署闻知,怕人多入城,闹出乱子,早将治城东南西三处城门,分别派武装士兵数人,站岗防堵。群众不得入内,至午后,群众还在源源而来,愈来愈多,城门口拥挤不通,站岗士兵防不胜防,堵不胜堵,又不敢过分动武,怕遭群众殴打,老百姓乘机,一拥而进,一时三处城门大开,往来无阻,群众们,蜂拥至县衙门口,齐声叫苦:“哎哟”,“哎哟”。连声高叫不停。县长姚松寿(大个子,长得脑满肠肥),在衙内听得不耐烦,由内出来,走在门前,大声道:“我没有整你们老百姓一个钱,我如冤枉整了你们老百姓一个钱,我死儿绝女”。说完入内去了。群众见了县大老爷的面,听了他这番说法,叫苦之声乃停。这时日近黄昏,老百姓只得各找宿处,四散而去。

第二天,县署派人向群众解说:你们老百姓的痛苦,我们要向上峰申诉,呈请上级酌情减少款额,这是将来的事。这次摊派的军款,稍可延期,但是还须继续缴纳,希望你们暂时回家,我们赓即将老百姓的痛苦,向上呈报”。群众听了这番话,知道县上也不能作主,只得暂时回家。

经过这次农民的抗款运动,政府催收军款的势气稍减。

“杀人可恕,欠款难容”的话,也没人提了。抗款高潮,也起了一定的作用。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1384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2条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