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南江县长龙德渊事略(下部分)最新

四、施政要略 南江的政情复杂。一九四一年以前,土匪武装强大,各占踞一方,称王称霸。或官泊匪,或匪通官,或明官暗匪。县令不独不敢剿匪,就是稍有触怒,丢官事小,还有被黑杀的危险。这里的土匪多是从国民党部队散逃下来的兵游子与川陕两省交界的南郑、南江、巴中、通江。旺苍一带土豪劣绅合二为一,成为政治股匪,此种势力对官方威胁极大,他们既抢财物、又种大烟。人们常说:“烟即是匪,匪即是烟,哪里有股匪,哪里就肠种鸦片烟”。真是一语道破天机。南江农业耕作原始,广种薄收,不懂科学.龙德渊据情提出了“兴三利、除三弊”...
阅读全文

民国南江县长龙德渊事略(上部分)最新

作者:陈科理,本文来自1987年的一本旧书,仅供参考。 前言 远的不说,民国年间,历任南邑县令者何多?人们对其大部不是摇头,使是怒目。县长中数谢吾最为贪婪,他卖官索贿,垄断食盐欺行霸市,人称之为盐贩子县长,臭名昭著。谢办生日之际,正直乡绅张西赓予之书一寿联云:“哪管鹤吹风声,纵当盐贩无非利己;虽送豹皮银耳,那是乡长甘愿谢吾。”这幅对联广泛传于民间它对谢吾县长的政绩真可谓总结精辟,入木三分。 相比之下,南江还是有刚正不阿,受人称颂,众口皆碑的好县长,其中之最就是龙德渊,他一九四一年赴南就职,一...
阅读全文

向荣刚带领饥民吃大户

本文请当做故事看,很多地方不是我们能理解的,比如说本文的大地主王义仁,难道真是那么坏?君读之,且悟之。 甲辰年(1904年)大旱,颗粒无收,农民靠草根树皮吊命。到了九月,草根树皮已尽,就上山挖白泥为食,当时称为“神仙泥”。白泥入肚,拉不出来,腹胀如鼓,死人遍地。 麻石虎一威团大地主王义仁,家藏谷子四仓(约五万多斤),既不出售也不愿借,说什么“要自已吃用”,其实自己吃用是假,想乘此机会卡农民的脖子牟取暴利。出告与借是有条件的。出售就要现金,而且价钱高得吓人,借要以田地、房屋猪牛或人作抵押。利息倍...
阅读全文

王朝堂领导闹粮

唱歌乡第三村马家坪,前清属麻三甲,田土面积仅三千多贝(每贝约一百三十市斤),每年就要完征银四十多两,与别的地方比,重一倍多。农民每年收入,除完粮外,所余无几,不能维持其最低生活。 田赋奇重的事,由官府造成。明万历年间,麻坝这个地方,因地壳内部发生变化,地势沉陷,山崩地裂。过去的良田沃土一下成了乱石仓,怪石嶙峋,巉岩高耸。过去的富饶地一下成了连草都不生的地方,光秃秃,干巴巴。明政府派人视察灾情,来的是一个贪宫,本来应该减去征银,索贿未得,乃将麻坝地方致没田土的赋额,转嫁于与之毗邻的马家坪。自...
阅读全文

朱笏山上京喊冤

光绪初年,平溪楼子庙金家坝出了个朱如濂,在成都一个重要部门干事。堂亲叔伯胡作非为,仗势欺人,地方上无人不恨。一年天旱,粮食欠缺,上鲁坝一户农民偷了朱如濂弟弟朱如泗的粮食。仗恃哥哥势力,朱如泗竟打死了这个农民。 上鲁坝朱笏【hù】山,路见不平,拔剑相助,为被打死的农民打抱不平,决心控告朱如泗毒打农民致死的罪行。由于有朱如濂撑腰,朱如泗给各级有关人物塞包袱,致使这一案件长期拖延,得不到正确处理。坏人逍遥法外,冤者九泉不瞑目。朱笏山先到县,告不准,就到府,府里告不准,就到省,省里仍不准。朱笏山有...
阅读全文

李杰文抗粮

清同治末年(1814年)鲜之习任通江知县,地处通江东南角的麻六甲,征粮银及附加税屡加,民不聊生,饥饱无计,京元李杰文及吴洪开、李其开、董思官等四人多次具状廪诉民情。官府不理,遂在印盒寨、蜈蚣岭、北坯子等地设台收集麻六甲一年之征粮,囤集于魏林寺。鲜之习闻听,大怒,派人捉拿李杰文等四人,李、董闻讯逃走,吴洪开、李其开被捉,押解县城,打得遍体鳞伤。知县问吴洪开:“你招不招?”昊答,“多次申诉,如石沉大海,要我招什么?”知县说:“不招就再打二百板子!”吴答:“打二百板子也没有什么招的。”吴洪开又挨了二百...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