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通江人物 旧时通江大地主土匪靳廷垣

旧时通江大地主土匪靳廷垣

靳廷垣,人称“土皇帝”,小名文娃子,家住现通江县唱歌乡六村一组(旧时麻四甲红花山倒角里),父早死,母赵氏无法管教,读私塾六年,十五岁赌博,二十岁当甲长。后任芝包口乡长,以行贿县长鲜炽贤,1947年,任洪口区长。

蕲粗暴。任洪口区长时,一次,骑马过石板溪,有农民开玩笑说:“哪个骑的牛?”听后不满,回家借故,对这个农民进行毒打,索得耕牛一条,肥猪两只,将田一亩归清明会才罢休。

土匪
土匪

不认字,忌妒有才能的人。芝包三村(陈家老屋里)陈必浩读书努力,才学堪称高山地区的佼佼者。怕此人出世,他不能在芝包称霸,派李堂宗将其暗杀。为了贪占田产,与地主陈正方发生冲突。靳进城开会,必须经过康家梁的树林坡,陈派人潜伏树林坡欲将他暗杀。靳由麻石进城,未过此地,暗杀未遂。事露,靳驱逐陈正方出境,占了田产。

不能在家安身,陈拉宗族关系,馈赠厚礼,投靠国民党陆军一六四师师长陈兰亭。同情不幸处境,陈兰亭叫陈正方回家大摆筵席,为自己祝寿。在筵席中应做的事,都作了安排。陈回家设宴,靳廷垣大惊。为了探听实情,也参加了宴会。

半夜,请到一小屋说话。靳廷垣刚进屋,十个背短枪的人突然进门。“跪下,有话对你说!”班长发出了命令。“既然请来说话,坐着说嘛,何必跪下?”靳廷垣不愿跪下。先劈脸几个耳光,班长说:“叫你跪下,就得跪下,不许多嘴。’靳只得规规矩矩跪下。“摆在你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是钱,一是命。要走哪条路,由你选择”。班长说明意图,怕他还不理解,把枪在眼前晃了几下。靳廷垣悔悟,不该到这里来,但已晚了,只好说:“我要命。”一向骄傲的靳廷垣,脸色苍白,显得十分困窘。“钱要四万四千元”。班长补充了一句。靳廷垣亲联亲,戚联戚,在一个晚上凑齐了四万四千元(约抵人民币一千元)。这件事是陈兰亭安排的,陈正方回家,暗中派一班人,藏于陈家小屋内在寿筵之夜伺机行事,过后,靳的骄横态度有所收敛。陈有了靠山,靳不得不畏惧几分。

陈正方后来当了芝包乡的自卫队副队长。蕲逢硬不欺,逢软就吃,贪污受贿,靳数年后由中产之家成巨富。家中打谷子三千多背(背或作贝,通江的习惯土地面积计量单位以产稻谷四背,约合400斤,为一亩),修房子两大套,一为四水归堂,一为三合院。水榭凉亭,莲池假山;春天兰香四溢,夏季芙蓉吐艳,金秋黄菊傲开,残冬腊梅绽蕊,真有看不尽的奇花异卉。房屋建筑十分精致。营山的木工,城内的漆工,南充的雕匠,重庆的画师,先后赶到。几经春秋,广厦告成,“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有享不完的荣华富贵。“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用劳动人民血汗建筑起来的“逍遥宮”,在轰轰烈烈的解放战争中,眼看就要毁灭,土皇帝如坐针毡。树倒猢狲散,一旦风云突变,失去了既得利益,那滋味是不可想象的。要保住,就要寻求其他途径。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1524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3条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