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江五马石土匪刘吉安

五马石位于通江县青峪乡与新场坝两乡之间,系火天岗的分支,坐落在石船山的“桅杆”上,民国时期土匪刘吉安就扎营于此。

一、一杆破枪起家

刘吉安,本叫刘名科,身材矮小,肥胖,走路一滚一滚的,满脸大麻子,面黧黑,人称“癞蛤蟆精”,诨名“麻龙神”。家住青峪下街庙楼的一间破厢房,父亲为“泼皮”(当地叫“皮达会”)专门给有钱人收烂账,母亲帮人。此人未进过学校门,从小喜欢摸鱼,水里滚,浪里游,不管多深的潭,他能去;不管多高的洪峰,他敢闯。民国七年,给大地主刘定川牵马。刘癖好吃鱼,刘吉安常下河摸鱼献给主人,博得主人的喜欢。

民国十年(1911年)旧历四月的一个大晴天,在拐子岩河里的木头石夺洞洞鱼,突然发现水底石洞里有一支枪。刘吉安欣喜若狂,用鱼叉夺出水面一看,是一支单子步枪。据说民国九年红灯教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反十元半”斗争。板桥李子洪在写字岩设伏兵,痛击郑启和部营长陈绍康。陈惨败,扔下的枪,被河水冲到这里来了。

捡了这支枪,刘吉安就不给刘定川放马了。回到家里,与街上一帮流氓无赖汉,结为难兄难弟。“你哥子,我兄弟,你不吃,我怄气”。经常在一起吃喝玩乐,打打阓阉。探听到有人斗殴便去帮忙,打听到那里有红自喜事便去赶热闹,一遇庙会,便去吃“趟子饭”。这伙难兄难弟,赌博场中进,是非场中出,逢硬不吃,遇软便欺。先在青峪街上厮混,逐步窜到了乡村。刘吉安胆子大,不怕事,成了这伙共有十人的难兄难弟的头目。

那时,社会秩序混乱,到处发生抢劫案,宫府束手无策,到处发生凶杀案,凶手逍遥法外。在这样的社会,习惯于河里摸鱼了。一支单子步枪,显不出威风就,用木头造了几支手枪,每人屁股上别一支;没有子弹,吓唬不了乡下人,用大火炮与小火炮冒充步枪与手枪子弹。他们好像台上演戏,一人举枪扣动机柄,另一个就作放火炮的准备,一人扣动扳机,另一人手中的火炮也就响了。被匪吓怕了的乡下人,一听说匪来了,就魂不附体,兔走乌飞,那会过问土匪内部演的这些把戏?

民国十一年春(1912年),刘吉安带领这伙难兄难弟,由板桥马家河翻山到陈家坝木子岗张前玉家去“摸鱼”。玩弄的这套把戏果然生效,乒乒乓乓一阵“枪”响,张前玉从猪圈逃跑,全家人都出来站在阶沿里,几支“手枪”押着不让动,刘吉安与阮得襄进屋搜查,抢得了一百多银元,几十两大烟。张前玉卧室的书桌上,有一瓶冰糖泡的桂花酒,浓香四溢,还有一件皮袍。好酒贪杯的阮得襄闻到酒香,涎水直流,忘记了自己是来干啥的,抓着瓶子就喝,咕嘟咕嘟,一瓶酒所剩无几。喝了酒,又穿上长皮袍。九个人早已跑了,他一个掉在后头。路上,跌断了脚杆,行动不得。后面团丁赶来,当即抓获,押送县城。砍了脑袋,自然是以后的事。阮得襄被捉,第一次当土匪就亮了底,刘吉安等一伙不得不躲藏起来。

在抢劫案到处发生的社会里,“清匪”不过一阵风。风一平息,土匪们又出来活动了。同年秋,刘吉安又带这伙人到新场坝,抢劫吴化品家。有了阮得襄的教训,不再好酒贪杯了。这一次又抢了一百多银元,几十两大烟,还有贵重衣物。利用前后两次抢劫所得,买了两支步枪与子弹,又增加了几个兄弟伙。民国十二年春,他们到大通河的罗家河坝和两河口去“摸鱼”。

白天,在河里摸鱼,晚上,就到财主家“摸鱼”,有时又在险关要隘“关圈儿”。不到半年时间,又摸到了好几百银元,百多两大烟,几十匹土布,又买了五支步枪,几十匣子弹。这时他们已有了八支步枪,二十多个兄弟伙。以前抢劫背的木手枪,现在是铁筒筒了;从前以火炮子冒充子弹,现在是真正的子弹了。想起这一变化,刘吉安的麻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神色。

二、攻打团防

民国十二年十月,刘吉安得到一个消息:青峪民团已有了十多支枪。为了充实力量,杨团总又从毛浴熊司令那里购回毛瑟枪二十支,青峪共有枪三十余支。杨团总只会吸食大烟,不谙军事。枪杆子掌握在“饭桶”的手里,不难夺取。刘吉安决定攻打青峪团防,夺取枪支。由两河口,经草庙子、会家坎、亮垭子、蔡黄沟,到青峪鸡还未叫,包围了团防。这一次,夺取了步枪五支。以后,又三次攻打青峪团防,杀死杨团总,夺得了青峪团防的全部枪支。到民国十三年春,刘吉安已有枪四十多支,九十多人,成了一股劲匪。民国十三年夏,钟英任通江县知事,对刘吉安的肆意抢劫,攻打团防,杀死杨团总,不但不惩处,反而大为夸奖,认为有气魄,有胆量,委为独立营长,负责催收青峪到西峪、板桥、平溪、楼子、朱家坝、程家坝、碑坝、西河口等地捐税;另一方面又在这些地方,招兵买马,购买枪支,扩充实力。很快匪众扩充到二百多人,枪一百余支,编为两个连:第一连连长刘明珠,第二连连长姜魁。

三、五马石扎营

五马石位于青峪与新场坝两乡之间,系火天岗的分支,坐落在石船山的“桅杆”上,两面悬崖峭壁,无路可通,只有龙背上有一条险奇的羊肠小道可达山顶。山顶上有一平地。刘吉安被委为独立营长后,就大兴土木,在五马石山顶建修营房。请来著名石工刘方奎,木工陈家政负责技术施工。历时八个月,费工数千日工,在五马石山顶修造了长九间两头转的营房,可容二百余人。在营房四周建有五尺高的石围墙,还在龙背两头修造了寨门。一旦有人攻山,关了寨门,以石墙为掩护,就是一团人也难攻下。营房修成,刘吉安一家人都搬上了山,俨然一个山寨王。

民国十四年夏,刘吉安从砥坝回来心情特别高兴。自从当独立营营长后,曾三次带队到砥坝,攻打另一土匪何东林。虽未擒住头目,但已打得何逃窜深山老林,不敢轻举妄动了。得胜归来,住在新建修的营房内,麻脸上又掠过了一丝奸笑。刘吉安虽不识字,不会咏风弄月,但对五马石的山景却十分喜恋。一天中午,与三五个兄弟伙在山寨观赏风景。寨下,韩槽里有三个农民正在插秧。刘吉安在寨上远远看见那三个栽秧的农民,就说:“哪一个枪法好,瞄准其中任何一个,做到枪响人倒,我有奖。”营长这样说,陪同一起玩的兄弟伙,当然不会反对。跃跃欲试,七嘴八舌,争着选择射击目标。有的说打左边的,有的说打右边的。刘吉安看了一会,显示自己与众不同的才能,说:左也不打,右也不打,只打中间的。话音刚落,一个兄弟伙开枪,打死了中间那个插秧的农民。

无辜农民遭杀,大祸从天而降,五马石寨上的匪徒,一个个反倒兴高采烈,纷纷给打死农民的杀人凶犯贺喜。“真不简单,称得上神枪手!”尽都跷起大拇指。刘吉安看到兄弟伙那股高兴劲儿,说:“好……好……好,光棍人家,说话算数,奖励一元!”给了打死插秧农民的凶犯一元钱。

有了县衙门作靠山,过去打劫不犯法,攻打团防不犯法,杀死杨团总不犯法,现在无故打死田间插秧的农民,更不在话下了。刘吉安这个土匪与衙门勾结,干了大量坏事。刘的结局最后不详。(作者:李瑞明)

分类:通江人物 标签: 土匪 刘吉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未显示?请点击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