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玄老祖张道玄

通江县涪阳镇下江口村的中华山半山腰里有一座古庙,人称道玄老祖庙或道玄观。庙中供奉着张道玄(道玄老祖)的泥塑真身。旧时,每年的正月初一和六月初一,进庙烧香祈福者络绎不绝。

道观四周古木参天,道观隐于其中,甚是清幽。正殿门外木柱上有阴刻对联一副:“圣德巍巍永享每年之庙祀;神功濯濯长佑一境之生灵”。置身此地,观其景,赏其联,再回忆张道玄的传奇故事,给人一种神乎其神的感觉。

张道玄是四川南充人,18岁时有人给他介绍了一门亲事。女方姓何。姑娘不但长得漂亮,而且擅长书画。张道玄本是一个风流倜傥的秀才,佳人配才子,两人自然是一见钟情,少不了有一番山盟海誓。

何姑娘的曾祖父是商人,虽说不上家财万贯,也算得上一方富豪。不过后来两代人不思进取,家道以成衰落之势。到了何姑娘十六岁的时候,何家的日子已不够宽裕,仅仅是衣食住行还不成问题而已。何家已经三代单传,即每一代夫妻只养了一个孩子。不过前两代养的都是男孩,到了何姑娘的父亲这一代,就只养了她这么一个女儿,这自然就要招上门婿了。张道玄弟兄三人,数他最为聪明,所以他的父母十分犹豫,不急于让他结婚,目的是要他好好读书,等考过了三年一次的乡试再做决定。也就是说三年后如果乡试中了举人,那是绝对不会去给人家当上门婿的。这令何姑娘的父母十分担心,所以端午节那天,张道玄去何家送节,何姑娘的父亲便趁机把张道玄带到一间密室,让张道玄亲眼看一看他家那不为人知的稀世珍宝。

原来何家祖上传下来一对玉麒麟,价值连城。要是换成银子,他家马上就会富甲一方,那日子可以过得要多滋润就有多滋润。只不过祖上传有遗训,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把那稀世珍宝变卖享用的。因这稀世珍宝价值连城,担心因此招来祸事,何家从来不敢透露半点风声,更不敢示人。既然要张道玄将来做何家的继承人,何老汉只好做出如此决定,使张道玄不愿悔婚。当然何老汉并没有忘记叮嘱张道玄千万不要向任何人透露这个秘密。

张道玄口上诺诺连声,回家后还是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把这件事向父母讲了。哪知父母一时高兴,早把儿子的忠告丢到九霄云外去了。见了信得过的亲友便神吹海侃一通。不久,何家就遭了横祸:三个蒙面人深更半夜闯进何家宅院,以杀人相威胁,逼何家老夫妻交出了稀世珍宝。稀世珍宝到手后,三个歹徒竟然一不做二不休,把两个老人也给杀了。何姑娘幸好因事到她姨妈家去了,当夜不在家,幸免于难。但何姑娘没想到害她一家惨遭横祸的人竟然是他倾心相爱的未婚夫。她万念俱灭,于是就出家当尼姑去了。

张道玄悔恨不已,暗中四处打探谁人所为。最终探到了一个实实在在的消息,原来杀害岳父岳母抢走稀世珍宝的匪徒是十多里外道观里的三名道人。三名道人回到道观后,师父为了独得珍宝,竟然又毒死了两个徒弟,然后带上珍宝不知去向。那道人十分了得,且不说不容易找到他,即使知道他的去处 ,也奈何不得人家。万般无奈,张道玄只好去峨眉山拜高师学习剑术和道法,以便将来报这血海深仇。

在峨眉山学道刚满三年,老道长就去世了。临终前,老道长对张道玄说:“你来这里时间虽短,但该传授给你的我都全部传授给你了。常言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以后就看你自己如何去修炼了。不过有一点你要牢牢记住,十年之内你切记不要前去报仇。没有十年以上的刻苦修炼,你是报不了这个仇的。”

张道玄牢记师父的教诲,要找个十分隐秘的地方刻苦修炼,于是就不远千里来到了涪阳镇中华山。据《涪阳乡志》载:“张道玄来涪阳隐居是清朝嘉庆十八年(1804),他练有呼风唤雨之术和推拿按摩之法,为人治病,救人急难,进而接受道徒,修真养性,成为乡之道教创始人。嘉庆二十五年(1811)六月,张道玄不辞而别,外出未归。”还有一件乡志上没有记载,只在民间口头流传的故事是这样的:自张道玄来涪阳中华山隐居的几年里,凡遇天旱,张道玄便会顺应老百姓的请求作法降雨。哪怕是烈日高照,晴空万里,他只需口中念念有词,不需片刻,就会雷鸣电闪,大雨倾盆。而且他还承诺,十里以内,今后不再有冰雹、瘟疫肆虐。据人们传讲,两百年来,涪阳镇官路潭一带,确实没有出现过冰雹和瘟疫,人们都归功于道玄老祖张道玄的护佑。

当年张道玄的不辞而别,人们猜测必定是报仇雪恨去了。成功与否,不得而知。或者报仇成功之后,能否与何姑娘完婚也是人们十分念叨的一个话题。许多年以后,张道玄的徒弟罗道、田道与当地的老百姓,集资在中华山麓修建了一座庙宇,塑造了一尊道玄真人泥像,尊为道玄老祖。每年正月初一和六月初一,远近的人们都要到庙里烧香祈福。后来,张道玄的第五代传人中也有一个姓张的,因其道法高超,人们便也称他为张道玄。

据下江口村五社张万发老人讲,最初那个张道玄(道玄老祖)每逢天大旱,便在庙中作法(呼风唤雨)。而第五代传人张道玄却没有修炼到那种境界,每遇大旱,只得带人到牛角嵌去取水,以缓解旱情。

张万发老人还讲了他亲自参加过的一次取水过程。民国二十八年(1937)涪阳一带旱象特别严重。有一天张道玄只得又在下江口村挑选了十几个年轻人随他去牛角嵌取水(张万发也在其中)。一路上遇到的惊险怪事一言难尽。第二天中午时分返回庙中。张道玄将取回的水供奉在玄道观院中的一张桌子上。众人由于奔波了两天一夜,时分疲倦。午饭后都趴在桌子上睡觉,唯张道玄一人端坐庙中正殿念咒施法。当日天气和往常一样,万里无云,烈日似火。但只过了一顿饭的工夫,天空突然雷鸣电闪,大雨倾盆而下,一会儿时间,小河水涨一丈余高。众人无不骇异。

据通江县志、涪阳乡志记载,民国中后期,各地灾害不断,通江县境内或干旱(最长达160天没下雨),或冰雹、或瘟疫,病死饿死者无数。有民谣说:“丙子丁丑年,说起泪涟涟。干旱加瘟疫,官府还逼捐。老者转沟壑,少者死路边。我虽还活着,险到阎王殿。”但中华山周围十里范围内,却从未受过冰雹、瘟疫的肆虐,当地老百姓都归功于道玄老祖的护佑,于是更加敬奉道玄老祖张道玄。

(来自张紫秋先生《涪阳古镇千年事》一书)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打赏
海报
道玄老祖张道玄
通江县涪阳镇下江口村的中华山半山腰里有一座古庙,人称道玄老祖庙或道玄观。庙中供奉着张道玄(道玄老祖)的泥塑真身。旧时,每年的正月初一和六月初……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