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通江人物 大巴山土匪之广家店土匪徐耀明

大巴山土匪之广家店土匪徐耀明

徐耀明出身寒微,当过漆匠,当过“背老二”。幼年本朴老实,不生事惹非。广家店是川陕边境的土匪窝,欺诈成风,偷盗遍地。在恶劣环境的影响下,徐耀明学会了偷盗与欺骗,学会了弄玩流氓阿飞的伎俩,学会了巴结豪门,与土匪裹在一起了。1930年李忠朝任碑坝区团总,徐耀明受到重用,任精选队队长。1932年冬,红四方面军入川,徐耀明欲趁浑水摸鱼,想从红军手里弄到一批武器以扩大实力,好称王称霸。派得力干将马俊良以徐客卿的名字,伪装投靠红军,伺机行动,好从红军队伍里拖出枪支弹药。徐客卿为徐耀明的别号。驻碑坝的红军,觉察出徐的阴谋诡计,将马俊良在碑坝处决。阴谋被识破,徐急急忙忙带领匪徒逃窜广家店大山老林。

程家坝朱兆楚,红军入川前任平溪坝精选队队长,红军入/11后,带精选队到广家店;与朱兆楚本来就有矛盾的李忠朝,也带了二十多条枪的一伙土匪到了广家店。徐耀明先联络朱兆楚、李忠朝后与高洞子土匪袁刚取得联系,结成反动同盟,得到孙蔚如的赞许,委任为“川陕游击团”团长。下辖三个营:一营营长李忠朝;二营营长袁刚;三营营长朱兆楚。李忠朝招兵买马,逐步扩充到一百余人;袁刚四百多人,一百多条枪,实力较强;朱兆楚人枪七十。

“川陕游击团”有名无实,各占山头,因而不能统一指挥,统一作战。名为一个团,实则不如一个营。徐从孙蔚如那里得到部分枪支,用大鱼吃小鱼的办法,从零星土匪那里弄来一些枪支,以拦路抢劫的方式,从红军那里得了一些枪支,加上原来精选队的武器,也不过八九十条枪,一百余人。称为“川陕游击团”团长的徐耀明,只有这点力量。住喜神坝的朱兆楚,“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根本不听调遣。过去为上级,现在成了下级的李忠朝,认为徐是个草包,根本不放在眼里。自从“川陕游击团”成立,从不去广家店开会。川军对川陕苏区进行“三路围剿”。1933年5月,李忠朝投靠田颂尧,摆脱了与徐耀明的联系。

在党的统一战线政策的强大威力下,孙蔚如与红四方面军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孙蔚如的高级参谋伍志平,是党派到三十八军作地下工作的,通过伍志平艰苦细致的工作,建立了红色交通线。川陕苏区奇缺的武器弹药,军用器材,及日常生活用品,通过这条交通线,络绎不绝地到达川陕苏区的经济中心苦草坝。由地主武装力量组成的“川陕游击团”是红色交通线的最大障碍,多次抢劫运往川陕苏区的武器弹药、军用器材以及紧急需用的生活用品。

这个地主武装集团,内部虽然四分五裂,各占山头,然而对红军的敌视态度却是一致的。朱兆楚营独立连连长陈世文,经常在碑坝、空山、沙坝等地进行骚扰和破坏。一次穿过老林到沙坝,走至半途又折转回去,到高洞河。驻碑坝红军到西河口,在高洞河遭陈世文伏击,一排人几乎全牺牲了。

朱兆楚营二连连长刘宾客,盘踞斑竹园上花洞子(牛角嵌对河),每遇红军从平溪到碑坝,或从碑坝到平溪。居花洞子的刘宾容,居高看下,了如指掌,利用牛角嵌、阎王碥、望乡台等险峻地段,或打先头,或打后尾,或打中间,红军数次吃亏。致使这条交通要道,路断人稀,商旅不敢往来。遇有紧急事情必须从平溪到碑坝,或由碑坝到平溪,就得绕南江或空山一个大弯子。这给川陕苏区粉碎敌人六路围剿造成了很大的困难。

徐对工农红军恨之入骨,欲置之死地而后快。1934年夏,驻碑坝红军某连到长河坝执行紧急任务。徐探听到了这一消息,在拦马山设埋伏,红军遭受很大损失。

1934年7月,陕南特委派张含辉到川陕苏区红四方面军总部进行联系,路过西河口,被徐耀明派小队长李华元杀害。

磨/乚垭土匪李茂春在羽翼未丰时,曾向徐耀明靠近。徐给步枪五支,委为连长,在袁刚管辖下。正在“打烂仗”的李茂春,得到徐的提携,自然是受宠若惊的。那时的李茂春穷得连盘缠都没有。从东玉河到广家店只背了两升胀麦子。在徐的支持下,李由连长、营长、团长,直到当“川陕边区前敌特遣司令”。李茂春没有忘记徐的栽培,一直把徐视为再生父母。这又引起袁刚对徐的不满。李作连长时,受袁的管辖,不久,徐又委李作营长,与袁平起平坐。袁感到徐对他不信任,起了火并之心。

从徐的种种行径看,实在是躺在川陕边境的一只拦路虎,不除掉,将是一个大害。为了保卫红色交通线的畅通无阻,伍志平决定利用因李的提升而引起的徐袁矛盾,让袁刚充当火并徐耀明的打手。

袁本来就瞧不起徐,从领导才能,从实力看,徐都不如袁。加上伍志平的多谋与机智,一场“鸿门宴”很快促成。

1934年10月13日,徐以庆贺生日之名,调袁到广家店驻石神坝以东的袁家沟。“醉翁之意不在酒”,名为祝寿,实则研究成立“川陕游击怀念部”徐登“司令”宝座的事。

迎宾席设在徐耀明家里。10月的广家店梨熟柿红,迎宾桌上摆着丰盛的水果,泡了芳香四溢的巴山茶,放了从西安购回的香烟。两面排着迎接贵宾的长长队伍。军师张伯汉,起草文件的贾能功,教练黄XX都坐在各自席位,等待贵宾的到来。坐在虎皮椅上的徐耀明喜形于声。一个背二哥很快就要登上“司令”的宝座,高兴的心情自不必说。徐不断下令:赶快准备筵席,为远道而来的贵宾洗尘。

早饭后不久,袁刚到了。穿一件又长又大的衣服。一声立正,歪歪斜斜的队伍也整齐起来了。“刚弟来了,久盼久盼!”“团长等久了,抱愧抱愧。”两人握手言欢,叙述别情。徐耀明拉袁的左手,袁拉徐的右手,亲亲热热地从院坝往迎宾室走。张伯汉在徐耀明的身旁,贾能功在袁刚的身旁,四人一字儿前行。从院坝到迎宾室有两步石梯。袁故意装着理鞋带,让徐与张、贾向前走了一步,袁从肥大的衣服内取出短枪,以神速的动作对准徐的后脑开枪。随着一声枪响,张伯汉曾作过甘肃徽县县长,当文官出身的人,被这突然的行动吓得不禁呆立起来,说时迟,那时快,袁刚对徐开枪后,立即就向张开枪,徐张先后倒下。袁刚对刺杀徐耀明早就作了周密策划。天亮前把他的部队埋伏在徐耀明房子四周的山林,只等院坝内枪响,山上的枪一齐吼叫起来。为庆寿典礼忙碌的匪徒根本没有想到发生这样的事件。袁刚打死徐、张后,又向贾开了枪。三个要人一死,袁刚就站在院内作宣传,说什么“冤有仇,债有主”,把事先草拟的所谓“徐耀明罪状”有头没尾的说了一番。袁刚的讲话还未结束,埋伏在山上的袁部土匪赶到,包围了徐耀明的住宅。地下党用袁刚的手,处理了徐耀明这个罪大恶极的人,真是大快人心。

徐耀明一死,“川陕游击团”也就烟消云散了。一营营长李忠朝早已投靠田颂尧,与徐脱离了关系不必说了。徐耀明死了,在喜神坝的朱兆楚只怕自己被人火并,哪还顾得援助广家店,也就各自称王了。把徐当成再生父母的李茂春,对袁刚的这一行动,十分反感。但磨儿垭距广家店一百六七十华里,远水救不了近火,当消息传到磨儿垭时,袁刚已经得胜回朝了。

当广家店重演“火并王伦”的事件时,驻碑坝拦马山的红军从西河塘到广家店,消灭了袁刚的一连人。袁刚的得力连长鲜魁,就是在这次战斗中打死的。被打死的还有特务连长陈有元。地下党利用土匪的内部矛盾,消灭了土匪头子徐耀明,红军又利用土匪内部狗咬狗的斗争,消灭土匪势力。这种利用敌人内部矛盾克敌制胜的斗争方式,获得了很大胜利。

袁刚火并徐耀明,消灭了红色交通线上的拦路虎,这条运输线在川陕苏区的历史上发挥了更大的作用。徐耀明的女人,是广东才的姐姐。徐死后,骂袁刚不要良心。说:“旗帜都做好了的,徐当司令,袁升团长,哪知起了这样的歹心。”其实袁刚不打死徐耀明,李忠朝、朱兆楚也要打死他。“多行不义,必自毙”。凡是与人民为敌的家伙,不是人民群众起来打倒他,就是内部的人起来打倒他。徐耀明就是这样。徐死后李忠朝借刀杀了朱兆楚,也是这样。朱兆楚死后,走卒李登勃蓄意谋杀李忠朝。弄得这个碑坝的土皇帝,坐立不安。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2180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