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恩阳故事 登文山剿匪记

登文山剿匪记

登文山位于巴中市恩阳区上八庙镇以东1.5公里处,海拔900米。山脚南面为登文村,北面为寨城村,西面山脚下是石龙河流,山体是一个长500余米、宽130米的山台,山顶中部有一水塘,山泉甘咧。南北两面是60米高的悬崖,东与青翠垭接壤,西与洞子坪相连,东西两端各有“一天门”、“二天门”两道寨门,中间有一座庙,庙前有道“三天门”,庙内可驻扎300人。山台四周均由条石垒砌城墙,核心部位的“三天门”砌更高复墙,历代匪兵在此经营,工程浩大,地势险要,工事坚固,易守难攻,寨内外森林茂盛,历来被称为“匪患之山”。近代先后在此发生过两次较大的剿匪战役。

登文山
远眺登文山

一、红军勇剿登文山残匪

1933年6月,红军解放了恩阳地区,随即成立了仪阆县苏维埃政权。仪南战役结束后建置了恩阳县,在恩阳县委、县苏维埃的领导下,区、乡、村苏维埃相继建立,由此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土地革命运动,而地主、豪绅等反动武装纷纷四处隐藏,待机反扑。

上八庙人李新兰是“仁字堂”大爷,“三峰道”道首,号称“三老子”。他手下的李盛才、李明山、李良明等勾结玉井的匪徒向明鲜、冯文成,南江蒲船的周家齐和匪首陈占魁等,组成反动武装。李盛才任营长,李明山、冯文成任连长,共有200多人枪,打着“刘汉雄”的旗号,常年驻扎在登文山,横行乡里,抢劫财物,残害百姓。原住登文山北面山脚下的李发秀老人回忆说:“少儿时,大人常带着我们躲匪,婶娘因刚坐月子无法外逃,被下山抢东西的匪徒轮奸,不久身患绝症,弥留之际才道出土匪罪行”。

据《巴中现代革命史》记述:反动武装头目李盛才同上八庙豪绅肖正堂往来密切。红军到恩阳不久,肖被恩阳县苏维埃保卫局捕捉关监。保卫局秘书彭丕成、县委秘书彭明成、恩阳区苏维埃政府秘书彭落安均是上八庙人,其中彭丕成与肖正堂因娶女人曾埋下矛盾。肖被捕后,将仇恨记在彭身上,放言道:“彭丕成,我在阎王殿等你!”肖在狱中写血书一封,诬告彭丕成等3人谋反。同时写一策反信,意为李盛才匪部于1933年农历9月26日,把登文山的土地委员李显全、代耕队长杨文华、代表李显传捉去杀后,又与周家齐、陈占魁合谋陷害“三彭”,言及策反彭丕成等人与他们里应外合,先打恩阳县苏,再打巴中。此信经转交恩阳县革命法庭,法庭和保卫局即中计,凭血书和谋反信将彭丕成错杀。这时,反动武装的气焰更加嚣张,于农历9月28日晨出动百余人,公开洗劫了上八庙乡苏维埃,将所有物品全部抢到登文山。

恩阳县苏维埃军事指挥部获悉这一情况,决定清剿这股反动武装。当天,一面调集队伍,一面通报长赤县苏维埃军事指挥部。中午,恩阳县苏维埃军事指挥部由保卫局局长罗荣昌率领百余人赶赴登文山,驻扎在东边松包梁。我地方武装红旗多、刀矛多,但枪支少,一名红军打了几枪后,便喊话宣传:“喂!你们都是农民兄弟,我们是打豪绅恶霸的,你们快下山……”这时,寨内吹响集合哨,匪首从“三天门”出来,边打抢、边带上“一天门”的匪徒直冲下来,寨内另一队人马,绕到松包梁后面企图包抄。反动武装仗恃枪炮多,以密集火力向我劝降队伍射击。我清剿指挥部只有几支枪,东一枪、西一枪地还击,边打边撤,一直撤到今恩阳司城永芳寨。反动武装追至新庙垭,见天色已晚便撤回登文山。李发秀老人对当时情景记忆犹新:“那天下午,只见山上枪声大作,吼声四起,匪兵大叫‘抓活的’,我们大人小孩忙躲进茅草屋不敢出声”。

恩阳县苏维埃军事指挥部将清剿受阻情况迅速上报,上级紧急从苍溪龙山调来30军特务连50余人驰援会剿。30日拂晓,特务连从西边洞子坪向敌人攻击前进,指挥部又增派10多名红军战士,仍从东边青翠垭出发向登文山进攻,两边吹响军号,舞动红旗,协力清剿,声势浩大。反动武装也在寨内擂响大鼓,采取防御东边,出击西边的战法,派出百余人,由李明山带领,并动用“牛耳土炮”阻击红军特务连攻击,激战一早晨,匪兵死伤甚多,红军越战越勇。

据上八庙镇退休教师李德彰老人讲述到:“我那时站在松包梁为红军放哨,只见匪兵边打边退,他们知道碰着硬火了,只好龟缩寨内负隅顽抗,战斗相当激烈,双方枪炮打得‘嗤嗤煮’”!早饭后,两支红军队伍同时夹攻反动武装,匪兵被迫退于寨内。经过又一番激战,东西两边“一天门”、“二天门”先后攻破。可是,寨内土匪居高临下,拒不投降,一直打到天黑仍未攻克。半夜,两边进攻的红军同时攀摸寨中,只见庙内桌上杯盘狼藉,但不见活人,方知土匪逃遁。

10月1日,天刚亮,红军战士四处搜寻,在寨下村民李本明家搜出脚手已被摔断的李良明,从审讯中得知匪兵的去向。红军迅速追击,在宋家坡经过激战,匪徒大部被歼,少数逃脱,捉住李显堂、李显林这两个作恶多端的匪徒就地处决。至此,所谓“刘汉雄”的人马旗帜彻底覆灭。

二、解放军追歼“反共游击队”

1949年12月21日,巴中解放,人民终于当家作主人。而活动在登文山的又一股反动武装不甘心新生政权的建立,秘谋反攻夺权。

据《巴中县志》记载:早在1949年10月,国民党西南行政长官公署军统特务廖宗泽与恩阳反共义勇军头目罗师先勾结,调配给罗师先步枪100支,子弹4箱,手榴弹2箱,并留下少校行动组长杨叶挺(外号杨胡子)等40余人,在巴中、南江交界的三汇、雪山一带组织“反共游击队”。后来杨胡子又与恩阳反共骨干莫颜如(民国时曾任县保卫团营长、第二区区长)和匪首王林,渔溪匪首龚方谷、李特夫,南江匪首张应侯、陈石等暗中联络,纠集400余人枪,策划偷袭恩阳(五区)区人民政府。

1950年3月31日下午,恩阳镇解放委员会主任魏家恩获悉,匪特将攻打恩阳,于是会同区委书记兼区长康秀生迅速作了防卫布置。果然,当晚杨胡子率众匪偷偷摸到恩阳,杨坐镇白云寺,指挥多路匪特分别占领千佛岩,封锁回龙场、马鞍铺,直攻文治寨后寨门,主攻区人民政府。(详见:康秀生指挥恩阳保卫战

凌晨3点10分,匪首发出进攻信号,接着多路匪特用步枪、机枪一齐向进攻地疯狂射击,顿时火花四溅,子弹横飞。然而,当匪特冲击文治寨和区政府时,却遭到早有准备的区干队战士的迎头痛击,数次强攻不成,反而留下不少伤兵,匪特见反攻夺权受挫,只好另抢粮库和商店,并打死打伤管理人员。拂晓时分,匪特撤出恩阳,从董家梁逃往老巢登文山。解放军营长马天才闻讯率部队追至山下,抢占阵地、布置兵力。当晚,杨胡子在“一天门”的哨兵因困入睡被我部夜袭俘获,当解放军在进入“二天门”时暴露行动。

徐青芳老人当年就住在寨上,亲眼目睹了匪徒溃败景象,她回忆道:“匪兵从恩阳败退寨里,当晚将抢来的肉和鸡煮成一锅,还未熟,又响起了枪声,众匪惊惶失措抓起就吃。第二天刚亮,我追剿部队发起冲锋,在强大机枪火力的震慑下,匪兵自感末日来临而溃不成军,沿小道向三汇方向狼狈逃窜,沿途丢弃被抢的腊肉、商品和衣物不计其数”。

解放军在追歼中击垮“反共游击队”,捕获杨胡子等匪特数人,当众处决。为了严惩匪特,巩固民主政权,安定民众,恩阳区人民政府在登文山召开了公判大会,枪决了匪徒李发武、地主李天彰、恶霸李显厚等三人。(张学金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2897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