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通江人物 大巴山土匪之磨儿垭土匪李茂春(三)

大巴山土匪之磨儿垭土匪李茂春(三)

今天与甲好,明天与乙好,今天联甲攻乙,明天联乙攻甲。这是土匪惯于玩弄的把戏。磨儿垭土匪李茂春也不例外。

李与袁刚都是罗玉成的部属,罗死后,袁扎高洞子,李当散匪。他们本是同伙。红军入川,两匪投靠徐耀明,李为连长,袁为营长。不久,李当了团长,袁仍为营长。李与袁发生了矛盾。两次大扫荡,李慑于红军的声威,不敢“南下而牧马”,开始了与袁的角斗。第一次大扫荡后,李与袁在郎家坪背后的白岩坝角斗,这一次只不过小接触,双方都未受到大的损失。第二次大扫荡后,李与袁展开了大规模的角斗:一次在距骆家坝不远的二里坝,李打死袁四十多人,袁打死李十余人;二次在大鼓坝,这一次磨儿垭的土匪几乎全部出动,李茂春亲自带队。这一次李受了很大损失,打死特务营长罗元珍,警卫排长杨朝正,传达兵伍孝文。据说李茂春陷入包围中,差点掉了脑袋。李茂春是服硬不服软的。遭到失败后,又负荆请罪,向袁刚赔礼道歉,请求合好。磨儿垭土匪,只有一挺机枪。为了求得袁刚的宽恕,李茂春亲自携带这挺轻机枪到高洞子,向袁刚认错。“狐狸似的狡猾,兔子似的怯懦。”李茂春正是这样的人,在强者面前,他就变成了软豆腐,在弱者面前,他就成了凶恶的老虎。“寡骨脸,红鼻蛋”。

人们说:“脸上无肉,必定是个怪物”。李茂春这个怪物,只要遭受挫折就要杀人。在杀人时,就哈哈大笑。红军第一次大扫荡,李茂春遭受失败,他在徐家湾以卖牛不交款为故,杀了他另一个亲信张朝阳,未杀时哈哈大笑,杀过后也哈哈大笑。李茂春又是个色鬼,只要他看中的女人,没有一个不遭到侮辱。尽管他这样荒淫无度,但还装着十分正经的样儿,在磨儿垭高唱什么不准奸污妇女的调儿。磨儿垭的土匪住的都是茅草房。当头儿的住楼下,散伙儿住楼上。何儒江管司令部的伙食,与李茂春住一间屋。一次有个妇女送来包谷米,何儒江在楼上筛包谷米。木竹编的楼,一动就吱吱咯咯地响。李茂春以为何与这个妇女干不正当的事,开枪打何儒江,何哀求地说:“李司令,我在筛包谷米呀”!子弹打在何儒江的帽子上,穿了一个孔。李茂春看到那个帽子,哈哈大笑。

凡是李茂春笑时,就要杀人,知道这个脾气的,就特别小心。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3982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