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通江人物 大巴山土匪之磨儿垭土匪李茂春(二)

大巴山土匪之磨儿垭土匪李茂春(二)

(二)

为了保卫川陕苏区大后方的安全,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作出消灭磨儿垭、高洞子、广家店等地土匪的决定,陕南游击队,驻两河口的独立营,川陕省保卫局的警卫营,担负剿匪任务。土匪活动频繁的地方,正是大巴山的腹心地带:山高,路险,林深。有些地方五六十里没有人烟。土匪依仗有利的地理条件,进行破坏,红军在消灭土匪中,写下了光辉的一篇。从前面所举土匪破坏活动的大量事实看出,除打苦草坝力量比较集中外,一般都是四五十人或二三十人,分散活动。时间大部分在晚上,白天就潜伏山林。根据土匪的活动特点,红军也采用了分散的办法。一个排或一个班,深入到土匪活动频繁的地方。土匪钻老林,土匪宿岩洞,他们也宿岩洞,土匪在夜间活动,他们也在夜间活动。红军以这种艰苦卓绝的斗争精神,给了土匪狠狠打击,在群众中留下了很深印象。新文乡五村五组老红军战士李怀诗,在川陕省保卫局警卫营当排长。他讲了这样一件事。

土匪
土匪

1934年8月,一个晚上在空山坝待皇坝消灭土匪。走到一个转弯的地方,听到前面越来越明显的叽叽咕咕的说话声,一个说:“我们在庙坝搞了那样多的烟,每人才分一两,还有的哪去了?”另一个说:“还用问,罗连长嘛。”原来才是磨儿垭的土匪,说着说着已快走到他们面前了。彼此相距不到二三十步,情况十分急迫。想冲上前去,不知土匪有多少人,想后退又来不及。在紧急情况下,连长陈世文命令:走前五名的横队卧下,这五个同志躺下,就构成了袭击敌人的攻势。后面的同志就持枪射击土匪。李怀诗当排长,走第一,卧下后,后面的同志的枪靠在他肩上,射击敌人。土匪遭到突然袭击,不要命的往后跑,打死五人,打伤十余人。李怀诗诨名“李聋子”,他的耳朵就是这次枪击震聋了的。保卫局的红军战士为了不被土匪识破,穿的衣服也是五花八门的。该排第二天到高庄河,远远看见六个土匪。对方问:“哪个连的?”答:“在待皇坝被红军打散的。”问:“连长是哪个?”已了解为黄大洋,就答:“黄大洋。”问“连长家里几个人吃饭?”战士伏天壁是小骡马人,了解黄的家庭情况。随口答应:“那还用问,六个人。”问:“几个大人,几个小孩?”伏天壁假装不耐烦的样子答道:“妈的,哆里哆嗦干啥嘛,四个大人,两个娃儿,一个叫丑娃子,一个叫现林子。”土匪信以为真,就朝红军这方来了。不远有家茅草房,红军进了这户人家,土匪也跟着来了。地坝坎下一根大漆树。土匪到了漆树下,一个背枪的说:“你们去,我在这里站着,如果不是自己人,就掩护后退。”五个扛矛子拿刀的一上地坝坎,就被埋伏在两旁的红军战士抓住了。那个背枪的见势不妙,拼命往下跑。不远的地方是一道陡岩,岩上一丛降香刺藤,掩着陡岩。土匪前面跑,红军后面追。到了陡岩地方,慌了手脚的土匪,就跳岩,身子架在降香刺藤上,上也不行,下也不行,喊天叫地,请求饶命。

红军战士艰苦卓绝与顽匪周旋,给了土匪以沉重打击。以上说的,不过一个小小事例。红军曾狠狠惩办过李宗品。匪连长李宗品家住得汉城,最早在红四方面军总经理部保管科当兵,了解枪支弹药、银元、大烟存放的地方。每次攻打苦草坝、得汉城都是他带队。1934年10月,匪副司令员杨在珊带队攻打苦草坝,失败而归。到了草庙子,这个胆小如鼠的副司令,重新部署力量,命令麻架子罗廷裕开路,李宗品断后,司令部走中间。知道这一情况后,在去草庙子不远的山沟里,红军设了埋伏。为了狠狠地惩治李宗品,前头不打,中间不打,只打后尾。李宗品这一连土匪,全部打垮。李前胸受伤,子弹陷在骨头里,无法取出,只得抬送汉中住医院。李宗品遭到这次伏击,再不敢到苦草坝进当行骚扰了。

当两次反围剿取得巨大胜利后,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下令,对磨儿垭土匪进行了两次大的扫荡:一次在1933年9月,陕南游击队、川陕省保卫局警卫营、两河口独立营统一行动,分两路进攻磨儿垭:一路由楼房坪经郎家坪攻范耳山、尖洞子;一路由空山坝经五福坝、木竹坝攻大尖包、磨儿垭。二次在1934年冬,红四方面军副总指挥王树声亲自带队,分三路进攻磨儿垭:一路由东御河攻磨儿垭西部;二路由空山坝经安家沟、漆垭子,攻磨儿垭南部:三路由楼房坪、郎家坪攻磨儿垭的东部。这两次大的扫荡给了土匪很大打击,尤其是第二次大扫荡,给土匪的打击更大,从此土匪龟缩山头,不敢轻举妄动。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3981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