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享巴中 文化考证 正文 下一篇:

通江白莲教起义始末——冉文俦、冉天元领导的农民起义(下)

关于白莲教的文章,本站已经很多了,更多内容参考:https://www.sharexbar.com/?s=白莲教

冉文俦
冉文俦

神山前的打石坡、喻家垭是上山必经之地。六月十六日,惠龄进攻打石坡,恒瑞进攻喻家垭,德楞泰负责堵截教军退路。冉文俦对守山教军加油鼓劲,说官军首次攻山必须迎头痛击,挫其锐气。

攻山开始,两路官军发起冲锋,教军顽强抵抗,武举洪殿魁等百余乡勇阵亡。次日夜,冉文俦下令反攻,由冉天元率队,目标为德楞泰大营。激战中,惠龄、恒瑞援兵至,遂撤。

六月十八日,冉文俦又向恒瑞营盘发起进攻,恒瑞败。

六月二十日,德楞泰、惠龄、恒瑞三路攻山,不克。

六月二十二日,德楞泰命赛冲阿派小队官兵潜伏山下。二十四日,假言撤兵,引诱教军下山。冉文俦疑有诈,下令搜山,将潜伏的一百余名官兵全歼,带队千总徐有山、把总武文玉阵亡。

七月四日,惠龄、恒瑞从西面玉皇寨攻香安坪、土门垭,百祥、副将凝德、德忠、穆克登布埋伏四周。惠龄、恒瑞一到土门垭,教军锣鼓动地、杀声震天,两面夹击,惠龄、恒瑞败逃。

火神山南距三汇渠江不远。七月十四日,德楞泰、恒瑞从东、西、北三面进攻,欲将教军逼至渠江淹死。冉文俦集中兵力,由北面杀开一条血路突围,官军伤亡近千人,直隶把总张奇、世袭轻车都尉阿勒唐古尔阵亡;教军损失亦惨重,高均德左膀中箭,冉文宇阵亡。冉文俦率队由岩峰转营山县龙凤坪,与驻鸡山的罗其清成犄角之势。徐天德、樊人杰亦由岳池再转回营山,驻凤凰寺,与鸡山遥相呼应。

大神山久攻不下,嘉庆帝对勒保、惠龄、恒瑞、德楞泰、额勒登保大发雷霆,御批“剿办不力,劳师縻饷”,要求德楞泰等施离间计,“俾其疑忌内溃,既可以贼攻贼,而官兵搜剿,更当事半功倍。”八月初,惠龄给冉文俦写劝降书,欲利用冉、罗在孙家梁意见不合的矛盾,劝其为前锋攻鸡山,生擒或击毙罗其清,不但赦免前罪,还封官赏银。冉文俦收到劝降书后,愤怒之下斩了信使。

离间不成,八月中旬,官军集中数万兵力向鸡山和龙凤坪进攻。教军与官军一次次鏖战,杀死游击赵永成、吉林防御新保、云骑尉勒兴额、黑龙江副总管福僧德、防御勒登、守备何化龙、守备王寒士,伤副将衔武官坤朋。

九月下旬,冉文俦撤离龙凤坪,移师通江麻坝寨(在今唱歌乡境内)。

麻坝寨,位于通江县城东北一百余里,北靠龙凤垭,南连木通垭,西接响滩坡,东临芝苞口(今芝苞乡),方圆六七十里,山势险峻,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在麻坝寨,冉文俦招兵买马,教军扩充至一万三千余人。同时修城筑寨,麻坝寨形成“外三层,里三城”格局,固如金汤。“外三层”,即在麻坝寨外围设置木栅;“里三城”,即在麻坝寨东、西、北三面建三座木城。

德楞泰移营石窝场(今万源市石窝乡),腊月下旬开始移师麻坝寨。官军前线指挥部驻东汇坪。官军尚未攻山,冉天元便率教军或夜袭或伏击,与集结于坳盘寨、马鞍寨、大钟山的官军交锋。腊月三十日,官军突破外围防线,接近麻坝寨“里三城”。除夕夜,德楞泰以为教军忙于过节,防备松懈,派都司李东山、外委董荣攻东门木城。教军在木城外设伏,董荣阵亡,李东山败走。

嘉庆四年(1799)正月初一,官军三路进攻麻坝寨。德楞泰攻东门,惠龄攻西门,朱射斗、阿穆勒塔攻北门。朱射斗和阿穆勒塔被教军包围,力不能支,逐渐败退;攻西门的游击段逢春、外委蒋芳、外委李大盈短兵相接中,被教军打死于木城外;攻东门的德楞泰见情况不妙,亦准备后退。冉文俦占据有利时机与地势,指挥寨上教军大反攻,数千教军从麻坝寨蜂拥而下,守备何胜华后退不及,被教军一刀砍于马下。教军与官军厮杀,刀砍矛刺、剑飞戟横,杀得愁云惨淡、天昏地暗。激战中,冉文俦身受枪伤、箭伤数处,浑身血肉模糊,鲜血直流,最终难以招架,扑倒在地。冉天元见状,拼死上前营救,冉文俦奄奄一息,命令他杀出去,以免全军覆没。冉天元、王世虎、蒲天宝等头目左冲右突,最终冲出重围,落荒而逃。

官军冲上麻坝寨老营,冉文元、冉天受、龚月英等寡不敌众,先后跳岩。冉文俦被俘。
从王家寨举事至麻坝寨受伤被俘,冉文俦与官军交战大小数十次,击毙清军总兵、参将、游击等高级武官多名,打死都司、防守尉及以下中低级武官数十人。冉文俦为川东北白莲教军中战功最显赫之渠魁。

冉文俦被清廷处死后,冉天元被白莲教“通江蓝号”教军推为“元帅”。冉天元,绰号“扫地王”。闻其名,老百姓谈虎色变。

嘉庆四年五月,冉天元在竹峪关(今万源市竹峪镇)与白莲教“东乡白号”头目张子聪部会合;九月,又与苟文明、鲜大川“巴州白号”教军会合。官军发现“通江蓝号”残余,朱射斗领兵堵截。冉天元派部分教军埋伏于官军必经之路,守备张凤翥所率官兵进入伏击圈。交战中,张凤翥阵亡,官军便重兵围剿,冉天元率教军入巴山老林。不久,冉天元又与王登廷率领的“达州青号”、龙绍周率领的“太平黄号”教军会合,出没于通江、南江境内。经略大臣、四川总督勒保调拨人马赴巴州堵截。冉天元在通江、南江北部崇山峻岭中休整,又与庹向瑶、雷世旺率领的“东乡白号”教军会合。冉天元率领教军由通江经太平、东乡到开县。朱射斗、穆克登阿率官军前往围剿,冉天元再转入太平深山老林。十一月,冉天元由太平经西乡转通江,与“襄阳白号”高均德部会合,后来又与徐天德率领的“达州青号”教军会合,此时,冉天元部成为川、陕、甘、豫、鄂(楚)五省教军中人数最多、战斗力最强的队伍。白莲教乱不但没有平息,反而愈演愈烈,勒保被夺去“经略”职务,川、陕、甘、豫、鄂(楚)五省军马旋移额勒登保节制。额勒登保率八旗精锐追剿教军的同时,参赞大臣德楞泰也带着八旗精锐从广元前来协助额勒登保,两位重臣一同会剿冉天元所率教军。冉天元在黄成寨(位于今万源市庙垭乡境内)与额勒登保一战,败退南江。不久,冉天元率白莲教联军西出老林,至苍溪人头山。此地山势险要,易守难攻。冉天元指挥教军依山据险,构筑营寨,囤积粮草,额勒登保率杨遇春、阿哈保,三路攻打人头山。教军从山顶铺天盖地冲下,游击张明率领广东绿营兵为前锋,顿时乱了阵脚,大溃,张明阵亡。当夜,冉天元夜袭杨遇春部,击毙副将以下武官多人。嘉庆帝接到奏折,面对官军阵亡名单,“不忍观看姓名,为之堕泪”。

随后,冉天元率联军由苍溪向广元转移。额勒登保率杨遇春、阿哈保、穆克登布跟踪追击。至猫儿垭、青垭子一带,冉天元依山布阵,设伏欲与官军再次决战。额勒登保发现教军占山布阵,即令官军远离猫儿垭扎营。向来骄横恃勇的穆克登布违令扎营于猫儿垭山下,教军乘其立营未稳时,冲杀而来,官军大溃。同时,分出骑兵直捣额勒登保中营,发起猛攻。额勒登保危在旦夕,杨遇春率部赶来,拼死相救。这一仗从午夜杀到天亮,又从天亮杀到天黑,教军点燃火把,血战通宵,官军大败。

猫儿垭、青垭子之战后,冉天元率教军由广元经南江、通江、东乡至开县,占领了大集市临江。沿途又与陈得俸的“线字号”、徐万富的“黄号”、汪瀛的“青号”,加上原张子聪的“白号”教军汇合,联军达两万多人,并推举冉天元为“蓝号总元帅”。冉天元自此成为四川白莲教联军总指挥。

与各路教军头目分析形势后,冉天元提出了“抢渡嘉陵江,进军川西”的作战计划。联军以“通江蓝号”为先锋,从开县出发,经新宁、大竹,翻华蓥山,直抵合州(今合川)飞龙场。

嘉庆五年(1800)正月十四日,冉天元决定利用元宵节官兵防守松懈之机,选精八百名教军,由蓝号总兵王世虎、先锋庞世应、白号头目舒应率领,假树官军旗号急赴定远(今武胜)石板沱,连夜抢渡嘉陵江。

渡江后,教军折向西北,经遂宁境内,进攻蓬溪、西充,逼近川北重镇顺庆(今南充)。清廷令驻达州的吏部尚书兼代理四川总督魁伦火速前往镇压,并调额勒登保、德楞泰由陕回蜀(额勒登保因陕西剿办任务紧未回)救援川西。魁伦令朱射斗、百祥、阿哈保率兵由顺庆李坝斜插蓬溪堵截。正月二十九日,官军赶到文井场,教军已于夜间拔营离去。朱射斗、阿哈保率步骑二千追击,到高院场追上教军大队。官军追上山梁,从右侧杀出几千教军,势不可挡,官军溃退。此时,从左侧山坳里又杀出一支教军,将官军拦腰切断。阿哈保冲出重围,落荒而逃。朱射斗且战且退,直到傍晚,才带着近千名败兵退至牛头寨,等天明援军到来。天明不见援军,教军攻上牛头寨,短兵相接,官军死伤甚多。朱射斗落马坠地,身首异处。

朱射斗阵亡,所部几乎被教军全歼。副都统阿哈保、总兵百祥、都司桂涵率兵赶来,冉天元设伏兵,待官军入高院场,立即包围。守备母之慕、把总刘应魁、外委曾玉柱等武官阵亡。

高院场之战,清军失去一名正二品的高级将领朱射斗。

朱射斗,字文光,贵州贵筑人。从征缅甸、金川,功多,累擢至都司。果毅善战,为将军阿桂所激赏,洊升贵州平远协副将。乾隆五十年(1785),擢湖南镇筸镇(今湖南凤凰县城)总兵,后历任云南普洱镇、福建福宁镇总兵。嘉庆二年(1797)春,任四川川北镇总兵。从军三十四年,嘉庆帝以宿将重之。额勒登保入川数大捷,皆倚朱射斗及杨遇春如左右手,教军畏之,号曰“朱虎”。朱射斗殁於阵,谥“勇烈”。

高院场之战后,教军五支队伍约四万人,其中“通江蓝号”约两万人。魁伦拥兵后退保潼河(流经盐亭县南入涪江的梓潼河)。冉天元率部由射洪、南部、盐亭、梓潼向剑州(今剑阁)长驱直入,潼河失守,魁伦被治罪。

魁伦,满洲正黄旗人。乾隆五十三(1788)年,擢福州将军。嘉庆四年,署吏部尚书。魁伦多次在嘉庆帝面前称自己以前治四川“啯匪”有经验,谓平定白莲教乱不难办,请赴前线。当时嘉庆帝督责诸将平乱甚急,对经略大臣勒保平乱不满意,命魁伦赴四川,逮勒保治罪,魁伦即代理四川总督,驻达州治军饷。额勒登保继为经略,与德楞泰先后赴甘肃剿教军,魁伦专任四川军事。川北镇总兵朱射斗战死、潼河失守,魁伦难脱干系,被褫职,逮京赐死,子扎拉芬戍伊犁。

二月二十二日,教军抵剑州元山场。二十四日,攻取江油乌龙寨。此时,德楞泰己入江油境。教军开向马蹄岗、黄茅岭一带,占据新店子。冉天元把三万步兵、三千骑兵布置于九个山头,德楞泰分兵五路进攻。激战一日,官军伤亡惨重。

新店子之战后,冉天元率部转移至白家坝,与原驻魏城驿的张子聪、庹向瑶、雷世旺等会合。二月二十六日,教军在石庙子与官军再次遭遇。从三月二日起,冉天元在梓潼洛阳桥、黄连垭、得胜山等处与官兵交锋。随后经江油重华堰向剑州菁林口出发,拟往龙安府。官军赶至菁林口,冉天元力战,败退重华堰,折向马蹄岗附近的火镰垭,安营设寨。冉天元带万余人,分三路埋伏,官军四路进攻。德楞泰主力直扑马蹄岗。待官军靠近,教军弃马步战,分八路迎击,轮番向官军进攻。鼓声动地、烟尘蔽天。激战持续五日,官军伤亡惨重,一时众寡不敌,情势十分危急。德愣泰下马踞地,以死激励将士。危急时刻,罗思举率三千乡勇赶到,官军稳住了阵脚,反戈一击,教军披靡四散。冉天元驱马左右冲杀,右腿被八旗兵苏尔森箭射中,坠马落地,被官军生擒。

马蹄岗之战是白莲教军与清军规模最大、战斗最激烈的一次战役,五天四战,两军损兵折将,相互重创,元气大伤。

冉天元被清军俘虏后,押解成都,在东校场剖胸挖心。一说施以“磔刑”(即“五马分尸”)。时年三十六岁。

马蹄岗又名“马蹄关”,为江油至梓潼的隘口,位于今江油市新兴乡马蹄岗村境内(村以岗名)。今新兴乡境内的十字岭为冉天元部与德楞泰部激战处。冉天元被生擒后,清廷曾在十字岭树立三米多高的武功碑,纪念此次大捷。碑上刻“生擒贼首冉天元处”。此碑在1968年“破四旧”运动中,被当地红卫兵与群众捣毁。当地人近年来又在十字岭重建了“白莲教首领冉天元元帅落马处”石碑,作为看点,吸引路人。今新兴乡东面王子山下的万人坑,即当年清军捕杀教军的葬身处。

马蹄岗大捷、冉天元被俘,战报飞马传至北京,已是庚申年(即嘉庆五年,公元1800年)四月上旬。嘉庆帝大喜,乘兴作《德楞泰奏报潼河大捷诗》:

参赞德楞泰奏报,痛剿抢渡潼河贼匪,并生擒二千余名,解散难民二千余名,殄戮首逆头目十余名,仍分路兜剿各情形。诗以志慰。

人君治民奉上天,民遭颠沛君何颜?川中邪教肆奔突,任性焚掠诚凶顽。嘉陵失守贼夜渡,裹胁啯匪不知数;欲涉白水直趋甘,幸有雄师扼前路。

川北窜匪自抢渡嘉陵江后,裹胁日众,由剑州之元山场,向彰明江油一带西窜。是趋龙安赴白水江之路,其意欲与甘肃窜匪会合。幸德楞泰由广元带兵赶至,绕出江油之重华堰箐林口,扼据龙安等处要路,为迎剿之计。(诗中夹注文字为嘉庆帝自注,下同)

五日四战陈(得俸)冉(添元)俘,石门寨破贼势孤;

追奔直抵潼河岸,满望一鼓歼萑苻。

德楞泰节次奏报:生擒首逆陈得俸、冉添元及伪总兵、伪元帅等,军威大振。贼匪窜踞剑州属之石门寨,复经得楞泰督率镇将,分路逼剿,攻破贼寨,生擒伪总兵李斌并贼目十数名。贼势涣散,德楞泰等跟踪追剿,贼匪东阻嘉陵江,西阻潼河,实已自投绝地,冀可剋殄除矣。

讵料潼河船未撤,抢渡过涉任顶灭;余烬将熄又蔓延,即正刑诛儆昏劣。

先是,嘉陵江潼河两岸停泊船只,经魁伦通饬各州县尽行撤至各府城州县处所。讵料该地方官竟未遵照撤泊,贼匪马步数百人先赴潼河王家嘴窥伺,德楞泰带兵赶至河边,骑马之贼,业经抢船济渡,将太和镇焚掠,扰及川西完善地方。是此次残败之贼,又复稽诛,皆防河之员疏纵所致,因将魁伦革职拏问,并令德楞泰查明不行遵照撤泊船只之知县抵罪,以惩怠玩。

将军奋勇急渡河,星夜追逐自太和(镇名);

“三队虎旅齐效力,天戈所指摧群魔。……披览封章慰实殷”正是他当时志满意得的心情写照。“四载黎元受厄深,愿消刦运施甘霖。稍赎余罪成考志,益凛持盈保泰心。”此后他的确实施了一些治贪惠民的政策,确实想当个好皇帝。此卷引首“施甘洗甲”(见图),亦嘉庆所书,看来正是他初当皇帝时治国方略之一。诗中提及生擒冉天元时,他将“天元”改成“添元”,皇帝的天命意识时时流露于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之中,可谓用心良苦。

冉天元被俘,白莲教“通江蓝号”教军受到清军毁灭性重创。溃散、残余的“通江蓝号”教军群龙无首,教众推冉天元堂弟冉天士为总元帅,管辖左、中、右三营。左营元帅王士虎、中营元帅李彬(亦写成“李炳”“李斌”)、右营元帅陈朝观。为对付官军集中围剿,遂分三股,与官军展开游击战。

冉天士“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随后又合股白莲教“达州青号”“太平黄号”残余,声东击西、战南走北,成为清军围剿的一号目标。嘉庆六年(1801)八月,冉天士、王士虎在今陕西镇巴境内遭遇清军名将杨遇春、杨芳(时称“二杨”,由经略大臣额勒登保节制)围剿,王士虎受伤被擒,冉天士被官兵急追坠马,被乡勇杨应高擒拿。

嘉庆六年四月二十日,陈朝观率领“通江蓝号”教军,在今陕西洵阳(今旬阳)黄石板遭遇清军劲旅,激战中,中箭落马,滚岩逃生,身负重伤,躲在梓木垭一间空房。二十三日,被寨长陈思揆抓获。陈朝观,东乡人,与冉文俦同时举事。被害时,三十五岁。

陈朝观被俘后,嘉庆帝降旨,赏寨长陈思揆八品军功顶戴、银子二百两;时任洵阳知县严如熤赏知州衔。严意外获“知州衔”,乃捡的一个官衔,时人戏称“严捡官”。严如熤,字乐园,湖南溆浦人。嘉庆年间先后任陕西洵阳知县、定远厅(今镇巴)同知、汉中知府、陕西兵备道、陕西按抚使。今天,研究清朝中晚期秦巴山区交通、军事、地理、经济及文化的学者都绕不开的名著《三省边防备览》就出自此人之手,是其代表作。

嘉庆七年(1802)二月,李彬在今南江县境内被官军围剿。初八日,在铁厂坪被擒。死时四十六岁。

白莲教“通江蓝号”头目杨步青嘉庆七年五月在通江境内被擒、蒲天宝嘉庆七年八月初七日在今湖北竹溪县瓦房沟被清军包围,跳岩身亡,时年三十。蒲天香、景英嘉庆七年十一月在今万源市境内铁灯台被清军将领穆克登布所部擒拿。遇害时,蒲天香年十八,景英三十一岁。

至此,白莲教“通江蓝号”教军被清军基本肃清。

作者:浩子 来自《巴中日报》

参考书目:

1、《清史稿》

2、《(道光)通江县志》

3、《通江县志》

4、《(道光)巴州志》

5、李瑞明《白莲教人物传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分享巴中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harexbar.com/post/776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Captcha Code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