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享巴中 巴州人物 正文 下一篇:

抗美援朝老兵王代禄

今年87岁的王代禄出生在巴州区三江镇明月寺村,1949年入伍,1951年入朝作战,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12军34师106团卫生员。他曾经参加过北汉江反击战、金城阻击战、上甘岭战役和东海岸防御战。1954年回国。1974年转业回巴中工作。1992年退休。

王代禄抗美援朝时的照片
王代禄抗美援朝时的照片

一、十七岁入伍 “共产党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在红四方面军入川的前三个月,王代禄出生在巴中县明月寺村王家湾。家里共有四兄弟,他排行第二。1948年冬,王代禄被拉壮丁到国民党军队当兵,饱受国民党军队的迫害。

16岁的王代禄,由于个子矮小,难免军训时出现一些差错。“一旦出错,教官就用脚踹、用枪托打我,浑身上下都是伤痕。”王代禄回忆,除了身体受到伤害,还难以吃饱。国民党军队为了减少开支,对士兵十分苛刻,八个人吃一盆清水煮牛皮菜,米饭里常常是糟糠,难以下咽,而且吃饭时间很短,不到五分钟。有时候碗才端起扒几口,就下令开始训练,饱受折磨。

1949年冬,巴中解放。王代禄终于逃脱了“牢笼”,迎来了曙光。“新中国成立之前,国民党宣传共产党是‘共产共妻,杀人不眨眼。’我感到十分害怕,尤其是在解放的那天,我一直都在想象我是被坑杀还是直接砍头。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共产党对我进行了革命教育,让我重新认识了共产党。”王代禄说。

经过革命教育后,王代禄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入伍不久,他便进入了巴中警卫营。1950年,与当地土匪进行了艰苦斗争。当时巴中土匪众多,占据各个山头,时常下山扰民,围攻刚成立的新政府。王代禄至今能清楚地记得一些剿匪的经历。1950年春,恩阳土匪扰民严重,为此巴中警卫营对土匪进行了猛攻。不料,土匪进入山林藏在悬崖上的山洞里。为了将土匪一网打尽,巴中警卫营的士兵们拴着绳索从山崖上吊着进入洞内剿灭土匪。就在恩阳剿匪的时候,王代禄的母亲突然去世。由于剿匪工作尚未完成,他无法回家悼念母亲,对母亲的思念化作一滴滴泪水,哭了几个晚上。

“母亲给了我第一次生命,共产党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王代禄说。为了报效党和国家,1950年冬,他主动报名入朝作战。当时在很短时间内,巴中就有100多人报名,组成一个连队,徒步跋涉到达县,与达县地区报名参战的同志组建为援朝十九团。在当地天主教堂整训一个月之后,王代禄和战友们从达县步行到绵阳坐汽车翻越秦岭到达宝鸡,又从宝鸡乘火车直达黑龙江绥化,整训待令。

二、入朝作战 记忆中的战斗场面

在绥化四方台训练几个月后,1951年6月中旬的一个下午,王代禄所在的部队接到入朝命令。“当时大家十分高兴,雄赳赳,气昂昂。”王代禄回忆。

当时,王代禄和战友们乘火车于第二天拂晓进入朝鲜新义州。刚到新义州,火车就停了。“同志们,快下车,前面的道路被炸断了。”首长的话语让战士们头脑紧绷。根据上级指示,每人除了全副武装之外,还要携带半个月的干粮,白天休息,晚上行军。在新义州,大家看到一片狼藉,四处硝烟弥漫,心中怒火涌上心头。“美国佬,你看我们志愿军怎么收拾你们,等着瞧。”王代禄至今记得当时一位同志骂道。

那时,19岁的王代禄身负60多斤的物资,行走在硝烟四起的朝鲜大地上。“美国军队随时都在侦察、轰炸,地面上的特务四处活动,对我们进行监视,所以部队只能晚上行军,一走就是近百公里路程。而且行走还得小心翼翼,不敢暴露目标,敌人一旦发现就会进行疯狂扫射。”王代禄说,行军路上,首长特别强调不准说话,不准有火光,不掉队,注意防控,一旦有敌机立马趴下,尽量避免和减少不必要的伤亡。这是战场纪律,必须严格执行。

夜里,大家默不作声地走,困了就趴在前人的背包上眯着眼睛走,饿了就吃一把炒面、喝一口凉水提提精神。由于长途行军,几乎所有战士的脚上都打满血泡,而且是泡上加泡。休息的时候,作为部队的卫生员,王代禄不顾自己脚上满是血泡,就去各排给同志们治疗血泡。“这是我的职责和任务。”王代禄说。经过15天的艰苦行军,终于到达了达谷山郡磨王洞106团部队,休整待令。

当时,王代禄补充到106团警卫连继续当卫生员。没多久,北汉江反击战打响,这是王代禄经历的第一场战役。冬天,冰天雪地,北汉江两岸已经结冰。当时,渡江船只被炮弹打坏,志愿军只有脱下棉裤,把棉裤和枪顶在头上趟水而过。过江后又穿上棉裤进入阵地,在雪地上趴了大约五个小时,在拂晓时分对李承晚的部队发起进攻。“那一夜攻占了三个山头,将李承晚的一个师端了,取得了胜利。“王代禄回忆,除了在战场上受伤,很多士兵在过江时冻伤,不得不锯腿保命。

令王代禄记忆犹新的是上甘岭战役。当时,王代禄在106团作战指挥所担负战场抢救伤员和转运等工作。上甘岭战役处于最后决战决胜的关键时刻,战争的激烈残酷已达极致。据王代禄回忆,1952年10月14日清晨,美军多架飞机、大口径火炮以及多辆坦克、大量兵力向上甘岭15军45师两个连守卫的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阵地进攻,经飞机炮击一个多小时后,兵分六路进攻。激战9个多小时后,敌人占领了部分表面阵地,我军退守坑道。晚上,我军反击又夺回了表面阵地,经过反复争夺,45师伤亡较大,退守坑道。

11月15日夜,王代禄所在的106团奉命由文岩里乘车向五圣山开进,数十辆汽车将106团指战员送往15军阵地后方梅桧里。一整夜的长途奔波,王代禄身体不适,一路呕吐。“差点把黄疸都吐出来。”王代禄说,下车的时候,就看到敌人的炮弹在部队前后爆炸,战地气氛十分紧张。

11月17日夜至12月15日,王代禄所在的106团连续作战28昼夜,灵活运用战术,英勇顽强地坚守阵地,对敌实施了11次反击和8次奇袭,打退敌人130次进攻,歼敌4000多名,圆满完成了上级交给的任务,彻底粉碎了敌人的“金化攻势”,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

一场场战役,一个个离去的战友,面对血腥的战争,王代禄从害怕中逐渐坚强起来。“战争是残酷的,流血牺牲是常有的事,既然选择了,就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了。为了保家卫国,必须勇敢坚强。”王代禄说。

三、救死扶伤 鱼水情深永难忘

上甘岭战役结束后,王代禄所在的106团又转移到朝鲜东海岸担负防御作战任务,随时准备粉碎从东海面的来犯之敌。那时,部队驻扎在咸镜南道高原郡。在这里,王代禄救了朝鲜百姓金大爷一家。

王代禄清楚地记得那天是1953年3月7日,早雾过后晴空万里。早饭后,王代禄随战友一同上山挖坑道。叮当、叮当的铁锤和钢钎声响成一片,大家干得非常起劲。坑道作业进行到10点左右,突然四架轰炸机从坑道的山顶飞过,在部队驻地的村庄上盘旋侦察一圈后进行了狂轰滥炸及扫射。炸弹和机枪扫射声响成一片,轰炸了大约10分钟,一阵阵硝烟和泥土笼罩着整个村庄。所有的战士看在眼里,恨在心里,十分焦急。王代禄拿起药包和救护材料,飞速下山奔向村庄。

“硝烟四起,村庄被炸的面目全非。”王代禄在废墟中仔细寻找伤员。由于部队大都上山挖坑道,几乎没有受伤。但村庄里有两名朝鲜村民被炸死,八人被炸伤,另有二十几头牛和羊被炸死,部分房屋被烧毁或炸成大坑,遍地鲜血,十分凄惨。看到这样的场景,王代禄怒火中烧,恨不得一下子把敌人消灭光。

为了减少人员伤亡,王代禄立即对受伤的群众进行救护,精心治疗。在八名受伤群众中,有两名伤者是王代禄的房东金大爷以及金大爷的女儿。金大爷右手掌被击穿,他的女儿左大腿被炸伤,伤了血管,流血不止,伤势严重。经王代禄不到一个月的精心治疗,他们的伤全部治愈,恢复了健康。

不久,王代禄被调到其他地方工作,距原单位驻地约20里。有一天,金大爷的妻子和女儿带着大筐苹果和几十个鸡蛋等礼物步行前来看王代禄,并万分感激地说:“志愿军同志,你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啊……”由于军队纪律严明,王代禄不能收礼。送来的礼物不收,金大爷的女儿十分着急,硬是塞给王代禄。为此,王代禄找来部队翻译,再三劝解,讲清不收礼的道理,终于说服了金大爷的妻子和女儿。

1954年4月上旬的一天,王代禄随部队离开朝鲜回国,金大爷全家以及当地群众早就在村头公路两旁夹道欢送。如今,抗美援朝60多年过去了,王代禄至今还十分愿意将自己抗美援朝的故事讲述给后辈听。“在今天这样一个好时代,更应该记住当年牺牲的战友们,没有他们,就没有幸福的今天。”王代禄说。

来源:巴中日报

本站文章仅供学习参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harexbar.com/post/809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Captcha Code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