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红军文化 智取南江城

智取南江城

1949年冬天,人民解放军各路大军的捷报如雪片飞来,敌人整师、整军甚至整个兵团被迅速歼灭,在西北战场上吃了败仗的国民党胡宗南部薛敏泉军,正从汉中向成都逃跑,我们这个军奉命追击。

清道光年间南江县城图
清道光年间南江县城图

从宝鸡出发,我们团一直是军的前卫,跑在大部队的前面;而师的先遣支队跑的更快、更远,他们把秦岭、巴山都丢在身后了,急行军十多天来,战士们有的把鞋子穿破穿光了,就赤着脚走,没有水喝就抓把雪塞在嘴里解渴。我们的指战员大部都是北方人,不习惯走山路。几乎每个人的脚上,都打起了大泡小泡的。行程一天比一天增多,但部队的战斗情绪一天比一天高涨。

一天,我随着二营六连一起走,一个黑胖黑胖的圆脸战士劈头问我一句:“首长,我们成天跑呀跑的,什么时候才赶得上敌人的大部队,痛痛快快的干他一场呢?”

“怎么,怕跑路吗,小伙子?”我故意反问他一句。

“不,首长,跑路不怕,就是……”

“就是有点急,对吗?”我笑着说,“只要你跟自己的脚商量好,叫它别掉了队,保证你有仗打”。

那个战士格格的笑了。

是呀,战士们怎不着急呢!成天和大山打交道,一天一百多里,除了在秦岭、两河口和敌人掩护部队于了两下以外,还没跟大股逃敌打过照面哩?18日黄昏,部队还没有到宿营地就已经人困马乏了。

“原地休息十分钟”的口令一传下去,战士们就抱着枪背着背包,不管雨后的泥泞,一屁股就坐在地上。

“今晚要让部队好好休息一下,明天狠狠地赶它一程!”王团长和我边走边谈。

“是呀,三天来部队都未睡上觉了!”我表示同意。

正说着,一个骑兵通讯员驱马飞驰而来:

“报告首前卫连抓住了二十几个俘虏!”

“抓住俘虏了!”这消息一传开,战士们全都忘记了行军的疲芳,脸上泛出喜悦的神色

“走看看去!”王团长向我摆了摆手,我们纵身上马,朝着通讯员指的方向奔去。

在一个山坳中的两间小房里,规规矩矩的坐着二十几个俘虏。军乐队用的乐器,横七竖八地在房里堆了一大片。

前卫连连长向我们作了报告,原来事情是这样的:这批俘虏是敌人新编十四师的军乐队,这地方是通向南江去的两条道路的交叉口,凑巧敌人走右边的一条路,前卫连走左边的一条路。刚才前卫连在对面山腰上走着,忽然听到这所房子里闹嚷嚷的,两个穿军装的人在屋外把老百姓的鸡赶的格格直叫。一看,就不象我们的人,于是前卫连分两路包抄过来,走到跟前时,他们有的在做饭,有的在睡觉。前卫连一枪没打,他们一个个就乖乖地当了俘虏。

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和微信小程序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