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巴州人物 熊国炳表扬的童子团大队长 ——老红军王奉文

熊国炳表扬的童子团大队长 ——老红军王奉文

王奉文,男,汉族,生于1919年8月,巴中清江(巴中市清江镇)右垭村人。

1933年1月底,红军解放了巴中。王奉文的家乡清江渡也沸腾起来了。受苦的人们兴高采烈,敲锣打鼓放鞭炮欢迎红军,杀猪宰羊慰劳穷人的救星。

老红军王奉文
老红军王奉文

宣传队到处讲,标语到处写:红军是穷人的队伍!红军是为了解放劳苦大众,让穷人有饭吃,有衣穿。红军不杀好人,只杀反动派!接着,清江渡的苏维埃政权建立起来了,领导穷人打土豪,没收他们的财产,把他们的粮食、土地分给穷人。

这一切,王奉文看在眼里,觉得苦日子到头了。为了保卫新生的苏维埃政权,右垭村成立了童子团,十五岁的王奉文第一个报了名,当上了童子团的小队长。

1935年1月,王奉文被编入红三十三军297团二营给黄营长当勤务兵。在去通江的途中,王奉文患病,高烧不退。黄营长把马让给他骑,并送他到王坪红军总医院治疗。病稍愈,要求出院,回到部队后,给团政委当勤务兵。

1935年3月底,王奉文紧随团政委,为策应红一方面军北上而强渡嘉陵江西进,离开了川陕苏区开始长征。天上有飞机轰炸,地面有敌军围追堵截。红军冲破层层封锁,在运动战中消灭了敌人,壮大了自己。

1935年6月中旬,在懋功与红一方面军胜利会师。此后,王奉文随军北上,第一次翻越白雪皑皑的梦笔山,到达马塘后,随左路军向西北进,穿过茫茫草地进攻阿坝。

9月,又随军南下,再过草地,再翻雪山,南下川康。王奉文记得,草地行军本来就苦,二过草地更是苦不堪言。时值深秋,部队缺衣少食,掉队的日益增多,冻死、饿死的更是不少。

四川军阀获悉红四方面军孤军南下,于是纠集了50多个团的兵力,层层设防。我军在强敌面前,以两过草地的疲惫之师攻占懋功后,又攀过被敌人破坏的栈道,再次翻越终年积雪的夹金山打下了宝兴县城。

1936年10月26日,王奉文随红五军在甘肃靖远虎豹口西渡黄河后,编入西路红军向西挺进。于1937年1月1日攻克高台,歼敌1400余人。1月12日,马家军以四个旅另三个团的兵力围攻高台。红五军据城固守,与敌血战七天七夜,直到弹尽粮绝,仍巷战肉搏。20日,军长董振堂,政治部主任杨克明及3000余名红军将士,绝大部分壮烈牺牲。王奉文同另外两位战友从城墙的一个小洞钻出来,趁着月光,同幸存的战友投奔二十里外的红三十军,进军倪家营子。

经过两昼夜激战,占领了碉堡,赶走了敌人。接着转移蓟西洞铺一带,准备南返。适值马家军重兵阻截。王奉文记得,一个夕阳西照的下午,我军向西洞铺村南的马家军全线出击,歼灭了不少敌人,缴获了不少武器。在这胜利的鼓舞下, 部队重返倪家营子,准备西进打通国际路线。部队刚进驻倪家营子,就遭到马家军重兵的围攻,激战了五天五夜。

王奉文在工事里找不到水喝,只得抓把雪塞进嘴里解渴。敌人的骑兵,冲进倪家营子,部队被分割,硝烟冲天,遍地都是尸体,鲜血染红了地面。直到第五天晚上,王奉文才同战友们突出重围、西进沙河。沙河靠近梨园口山边上,不仅无粮,就连喝一口水也得付出生命的代价,才能在一口数十米深的井里,把人吊下去舀一点因取水而摔死的战士用鲜血染红的浊水。

此地无法生存,只有突过梨园口进入山区。可是部队一离开村落就暴露在野外,敌人的骑兵横冲直闯地向我军袭来,尸横遍野,惨不忍睹,陈海松政委就被敌人砍死在山坡上。

王奉文在这场惊心动魄的肉搏战中被冲散,在马家军搜索时被俘。因敌军见他年幼,留下做苦役,没有杀他而幸存下来。

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和微信小程序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