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童子团当哨兵

苟在育,男,汉族,生于1920年5月15日,恩阳区石城乡人。1933年8月参加川陕苏区童子团。

一、还硬是没有一个地主富农逃出去

1933年那一年,我跟妈妈去赶三星场。那时红军已入了川,建立了苏维埃,里面热闹得很,我就想到苏维埃里面去看一看。就在门外,一个女同志看见了我,动员我去当红军。她对我妈说:“你看你家娃娃穿得这么破破烂烂的,想必家里的日子也不好过,你就把他引(带)起来参加我们红军,要得不?”我妈还在犹豫,她又说:“你来参加嘛,我们这里头多闹热嘛,你牵挂啥子,你来我们又给你种田地,又有吃的又有穿的。”我当时心里还是想参加,我就说要得嘛,当时就在那里报了名了,就参加了红军,和我一起参加的还有好些人。他们在里头把衣服也给我们换了,就把我那件烂衣服脱了,都换的好衣服穿起,帽子也给我们戴的八角帽。还有和我一起的苟家兄弟,也和我一起参加了红军,他在少先队。

苟在育
苟在育

我参加的是童子团,刚到苏维埃才住了几天,因为工作需要,我被调到村子里当起了哨兵。到了村子之后,童子团又招收了其他的人员,叫作扩编。和我一起到村子里头去当哨兵的共有三个人,我们在村头设置了岗哨,哪个要过路,去干什么,都要盘问,就是怕有敌人乘机混进来,破坏苏维埃。有些地主他的花样儿多,假装成赶路的,悄悄去赶场,看到一些农民就在街上发表一些反动的言论,蛊惑人心,这是不允许的。那些被看管的人要到街上去办事,赶个场什么的,要有苏维埃主席批的路条,盖的章才行。

有一天,有一个地主他去赶场,穿的便衣,手上还拿的路条,他是想趁着赶场的机会逃跑。他自己会写字呢,他自己写了一个条子,就交给我们,要求放行。我们说:“不行,你不准走。”他说:“咋不准走,我有条子啦!”他还凶得不得了。我们就说:“你把条子拿来我们看看。”地主以为我们都认不到字,刚好我们三个里面有一个人就读过几年书,结果他一看,就说:“你这条子上面章都没得啦,你怎么就来赶场了?”三问两问,他就没话答,最后就把他押到苏维埃去,一审问,才知道那条子是他自己写的,想蒙混过关。我们童子团站岗放哨那是相当负责,高度警惕的,我们在村子里半个月,还硬是没有一个地主富农逃出去。

THE END
打赏
海报
我在童子团当哨兵
苟在育,男,汉族,生于1920年5月15日,恩阳区石城乡人。1933年8月参加川陕苏区童子团。 一、还硬是没有一个地主富农逃出去 1933年那一年,我跟妈妈去赶三……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