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恩阳故事 恩阳民间故事:红梅仙姑

恩阳民间故事:红梅仙姑

红梅阁
红梅阁

恩阳河之东三峰山(古称义阳山),旧有红梅阁。相传红梅系上界仙人,谪恩阳县三峰山丛石间,化红梅二株。其一南向,吐花繁密,北向者无花。每遇南枝花放,奇芬馥郁。

唐时县令张公士远建阁其上,环以缭垣,置吏守之。后,张迁去。嗣陕西王公名瑞者,来守是邦,仍令前吏司其事。

王有次子名鹗,自幼聪颍,公命从师李浩然读书于恩阳山。师出,鹗潜至阁下游,闻阁中婉转清歌,声同莺燕。询之吏,吏曰:

“门且扃闭,人何由入?”启视焉,果无有。惟壁间诗一首,墨沈尚淋漓。诗云:

“南枝向暖北枝寒,一种春风有两般。凭仗高楼莫吹笛,大家留取倚栏杆。”后书红梅氏题。鹗异之,旋至树下,折枝归,贮瓶中。嗣是笔砚精整,几窗明净,凡所欲为,悉如意,若有人拂拭者。鹗愈疑,侦之,忽有少女出瓶中,见鹗欲避去。鹗曰:

“卿真可人,号用避为?”急前遮之。女含颦言曰:“妾乃谪仙,蒙君不弃,携贮清斋”,君有仙根,与妾有缘,倘不以葑菲为嫌,日侍君子,固所愿也。”

鹗戏诘之曰:

“神仙亦嫁人乎?”梅曰:

“妾因请谪蓬梗于此,会须愆满当归耳。因妾与郎君数有前定,君不闻刘阮桃源,裴航玉杵事耶,但恐不能正其始,其如人言之可畏何?”鹗曰:

“我指石为媒,可乎?”梅曰:

“可。石虽不言,当拜石丈人为三生证也。然君须延太夫人来,妾欲相见。”

鹗以语其母,母遂至。梅果冉冉出,冰姿绰约、裙裾翩跹,飘飘然,有出世之概。相见毕,梅谓母曰:“妾系王母侍女,小字肖桃,遭谪下尘,令自相攸,物色风尘,于今十六年矣。昨蒙公子见怜,我二人本有夙缘,不嫌自荐。愿太夫人下遣冰修,仰系松柏,妾之志也。”左右目眩心艳,惟恐失仙人意,从旁怂恿者再。母归商诸王,即聘娶焉,后鹗与梅唱和诸诗,不可殚述。

一日,梅曰:

“数日暂别,妾将赴群仙高会矣。”鹗求偕去。梅曰:“去固无妨,但不可妄言耳。”手招白鹤二,各乘一去。至,则众仙已先在,有较梅尤丽者。鹗心荡神移,口吟一诗,语涉不庄。众仙怒,佥引去。梅知之,即送鹗出,嘱令闭目,耳畔惟闻风涛声,半晌始寂,举目视之,已达馆中。数日后,梅始归,形容消瘦。鹗惊问之,叹曰:

“妾偕君往,不料狂奴故态复萌,群仙见责,妾自罪谴,悔之何及。”

越三年,王公迁秩淮扬,百计携梅本去,加意栽植,石齕伤其根,岁后复植。一日,有巴潜来谒鹗,云:“某与夫人,谊托葭莩,幸赐入谒。”鹗入语梅,梅曰:“此非人,君急以剑斩之,缓则予毒未艾也。”鹗仗剑追摄不及,女怆然不怿。

后,鹗状元及弟,因事,出知恩阳县,仍与梅游三峰,梅不欲行,强之去。至前植梅所,鹗怅然曰:“烟云过眼,风景已非,石畔留根处,依然一枝孕花矣。”梅曰:“移置杨州久惫神,蒙君一指便生春。”鹗曰:“仙姑早解寻芳意,仍发南枝贈故人。

正游玩间,女凄然泣下,告太夫人与鹗曰:“妾不欲来者,知有孽障相扰也,虽然妾不来 亦恐难以幸免。前在江南付君剑击逸去者,即此山下蛇也。”用手指曰:

“彼有洞深三层,中有巴蛇名潜,长数十丈。因前明府与我翁前清节超然,常有正神守之,自翁去后,潜吸妇女,不可枚计。今之阴冥四合者,孽蛇来也。彼注意在妾,妾之预知之而早备之。然妾之罹此难,亦有定数,不可逃也。君保护太夫人去,否则,恐两有所妨,妾自能保护。君如眷念旧情,可急觅高人除之,此孽数应死君手,妾或得免未可知耳。”鹗与母握女手,依依不忍舍,梅倏忽不见。

鹗心惨怛,即于峨眉山访天王君偕来。用草缚豕状,腹贮火器,伏设机关,俟蛇吞腹中,机转发而火焰起,跳跃空中,腥秽达数里。次日,蛇浮死水面。天君与鹗率众步入洞。见妇女皆仰首待毙,遂分道遣去,又于洞中燃火,犁其穴。

梅出泣拜鹗曰:“妾今获谴已满,当归上界。蒙君拯救,犹生死而肉骨,虽然,夙愿尽于此矣。若再与君守,恐干天谴,俟君功成,会须相见有日耳。”遂泣别去。

此唐贞观中事也,志稿引之《小说撫遣》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89863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