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昌县江口镇至通江县毛浴镇滩歌

通江河、南江河,条条河上滩口多。

船驾子一肚子光石头,哪怕滩险大水沱。

平昌拉船开上水,吆喝-声唱滩歌。

小代陵、大代陵,甑子石上挂纤藤。

卫凹子一道坎,杨柳滩上使篙杆。

石矮扔拐一担担,进宝石河里问神仙。

十八罗汉哈哈笑,前面还有小陵滩。

斑鸠子养儿浮鸢子,矮子踩水哈趴口,两口子回门是双滩。

红玉观、跃鸡滩,手拿刷把是洗滩。

老官庙无过站,包子石上一老錾,不知道靠的哪一边?

好个泥滩生不成,上去下来吊一绳。

秀才写字笔架子,客人吃饭牛肚子。

男娃没娘是澌滩,澌滩河口不好道。

鹅鸭火嵌同到老,一翅飞到大石盘。

犁弯三滩喜鱼子,纳溪口上分江面。

方石子、桂花滩,圣贤坐在佛中滩。

新接媳妇难哥子,郭家河里玩两玩。

大聋子篙杆响,深溪子去喝二两。

大浪飘飘扯索荡,化鱼潭上打一网。

园卫三滩广纳子,仅防丁滩扯不起。

檬子树不算滩,卷起鼻子拉干滩。

说起高坑难上难,锁符搬了拉空船。

船儿拉得哈哈笑,抬头就是老官庙。

老官滩、望斜滩,苦竹子嵌在眼前。

梭坡子、望长滩,牛肋巴撑得打捞蹿。

老石坎、麻柳林,红石盘的反角搬死人。

七里沱一声吼,转个弯弯小江口。

小江口肋弯弯,烧火佬就是金老汉。

斗笠口一纤牵,龙滩眼里吃早饭。

药王老爷孙思邈,龙溪花酒蒸馍好。

双滩子一纤索,拉拢好吃火烧馍。

高石梯幺店子,一年四季在风里。

亮垭子不算滩,拉紧纤藤一篙杆。

教场坝、毛滩子,衙门口有对石狮子。

快叫客人卸载来,好到街上摆一台。

THE END
打赏
海报
平昌县江口镇至通江县毛浴镇滩歌
通江河、南江河,条条河上滩口多。船驾子一肚子光石头,哪怕滩险大水沱。 平昌拉船开上水,吆喝-声唱滩歌。小代陵、大代陵,甑子石上挂纤藤。卫凹子一道坎……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