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琴秋定案

在红四方面军王坪总医院保卫科里,正在审理一件地主逃亡案。

逃犯李女子,是王坪远近闻名的恶霸地主王笃之的老婆,她随其夫逃跑在外,在红军的一次搜山清匪中被捕获。审讯中,李女子的态度比较老实,能够坦白认罪,她将隐藏在农民殷某家的布匹衣物、银元手饰以及粮食腊肉等物一一供出,经追缴的赃物证实:口供属实。按照党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政策,多数同志认为对李女子的处理应从宽,给予出路。一个姓董的青年不同意,他提出李把金条银元等贵重物品转移到了苦草坝张家营的亲戚家里,坦白不彻底,要从严处理。是非不清,无从定案。

总医院政治部主任张琴秋想,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她决定亲自到苦草坝张家营走一趟。

从王坪总医院到苦草坝张家营,要过两道河,翻一座大山,爬一架陡坡,约 60 华里。张琴秋骑上一匹又高又大的黑骡子,带上两个警卫员就出发了。到张家营调查了解清楚情况后,天已近黄昏,她又顺便到残废医院看望慰问了伤病员,不觉已到深夜,决定第二天早晨再返回总医院。

大巴山区七、八月的天,说变就变。昨天还是晴空如玉,今天天亮前,就下了一场暴雨,河水猛涨。为了赶在洪水到来之前抢过大通江河,天刚朦朦亮,张琴秋他们就出发了。当他们冒雨行进在小河中间时,上游的水一泻千里,把张琴秋和她骑的骡子一齐掀翻在水里,接着几个大浪,又把她和骡子从小河推入大通江河,情况十分危急。警卫员一面做着援救准备,一面呼喊乡亲们帮忙。

面对险情,张琴秋十分沉着,她右手紧紧攥住缰绳,左手拉住马鞍,奋力向对岸游去。在乡亲们的帮助下,终于上了河岸。随后,又马不停蹄地继续赶路。

河水未干又加汗水,张琴秋浑身酸疼,真想回去睡个香甜觉。黄昏时她赶到总医院门口,看见东山坡黑压压的人群一大片。张琴秋不禁一惊:保卫科处决犯人,常在这样的时间和地点,难道是处决李女子?想到这里,她不顾一切地冲到山坡上,只见李女子跪在地上,那个姓董的青年手中高举大刀,正要落在她的头上。
“把刀放下!”张琴秋用了最大的力气喊道。姓董的青年阴沉着脸把刀放下了。
“押罪犯李女子回去,马上开会!”张琴秋命令。

会议在保卫科办公室进行,张琴秋将调查所得的情况公布于众:所谓“转移金条银元”一事,是王笃之干的,与李女子无关,有些与李有私仇宿怨的人,想趁机借刀杀人,把此事栽于李的头上。姓董的青年喜欢道听途说,遇事偏“左”,差点误了他人性命。张琴秋说:“共产党办事要实事求是,公正无私,才能真正得到人民的信任。”由于弄清了真象,案子很快定了下来,李女子得到了释放。

(原载《巴山巾帼》) 作者李瑞明

THE END
打赏
海报
张琴秋定案
在红四方面军王坪总医院保卫科里,正在审理一件地主逃亡案。 逃犯李女子,是王坪远近闻名的恶霸地主王笃之的老婆,她随其夫逃跑在外,在红军的一次搜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