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鸦片):戒烟歌

鸦片烟、鸦片烟,我与你前世何仇,今生何冤?害得我像这般!我并非是痴愚蠢汉,我并非是下贱儿男,我也曾读书万卷,我也曾累牍连篇,我也曾游泮水名扬身显,我也曾食廪饩三两二钱。百般人物,我也曾会过面,百样事情,我也看想得穿;百般饮食,我也曾尝过大半,百样门路,我也尽懂得完。想当年我头戴金顶,身穿蓝衫,场街市口,吃酒赴宴;诸亲六眷,内外儿男;老爷前,老爷后,何等贵重,何等尊严,谁敢轻嫌嫌惟有你这冤牵,手段稀罕,法力有边;灭了我的志气,迷了我的心肝;致使我朝也想,暮也想,弄得我出入不方便,进退两作难。

民国政府禁烟见闻
民国政府禁烟见闻

回忆当初十七,八,正是道光一十三。年幼无知失检点,与同假哥一路玩。他说吸烟解闷倦,他说吸烟散风寒,他说吸烟当餐燕,他说谋事好进言。有的说两三口过瘾也淡;有的说七八口很不值钱;有的说入娼家甚是方便,有的说怕变色烟灰少翻。这个一约,那个一攀,东家过瘾西家凭盘,因此儿上了套套钻进圈圈,越烧越烂、越烂越宽。遇亲戚好言来相劝,我将恶言把他还。他说吸烟成下贱,我说见了多少在做官;他说吸烟多命短,我说某人曾享古稀年;他说吸烟受贫贱,我说某人未吸也贫寒。那时节我能言巧弁口快舌尖,到如今水清石现柱断梁悬。

鸦片烟,你吾得我象这般。房屋被你唆尽,财产被你烧干,腰中拴个钱串串,衣服两层连脱肩,蓬头垢面象囚犯,油虱虮子起团团。亲戚看见且迈脸,旁人看见把笑含。只落得捶胸悔从前,对天盟誓愿,永远戒洋烟。打破葫芦与枪杆,毁碎烟盘。看烟两眼瞎。闻烟烂鼻尖,摸烟两手断,吃烟烂牙关。这条肠子我一刀来割断,再不回头望牡丹。

又谁知瘾发了几个哈欠,泪流汗出,骨疼腰酸,左也偃蹇,右也艰难;哭也无益,悔也枉然,服凉药肚如水泻,吃热药腹似火煎。鸦片烟害得我象这般,妻离子散,无食无穿,水尽山穷,势逼梁悬!

(清通邑陈贡生作)

注:主要描述当年郑启和在通江倡种鸦片的罪恶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打赏
海报
民国(鸦片):戒烟歌
鸦片烟、鸦片烟,我与你前世何仇,今生何冤?害得我像这般!我并非是痴愚蠢汉,我并非是下贱儿男,我也曾读书万卷,我也曾累牍连篇,我也曾游泮水名扬身显,……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