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内容

百盘梁的传说

百盘梁的传说

通江县民胜镇长兴乡西面有道山梁,这山梁向四面八方延伸出去,形成无数道小山梁。整个山梁上长满了小山包。山包不高,溜园如盘。站在中心一数,这山包不多不少,正好一百。故把这山梁称做百盘梁。 百盘梁,方圆数十里,地势奇特,是远近知...

白莲教教首苟文明故事几则

白莲教教首苟文明故事几则

苟文明帮长工智斗财主 清乾隆时期,响滩子附近有一家财主,肚里有点文墨,常常以此戏弄为其做活的长工。每年到腊月二十四结工帐。他都要出一些文字上、算法上的一些难题为难他们,弄得长工短了工钱还受他的讥讽。长工们 ...

鲜大川疏通梗石河

鲜大川疏通梗石河

清乾隆末,响滩场东南十里许紧靠盖山寺处有一帽盒山。帽盒山腰住着一位穷苦孩子,名叫鲜大川,即是后来嘉庆元年与苟文明等一起举义旗的白莲教巴州白号首领之一。 鲜大川家的下边是一条小溪河,小河中央有一巨石横亘,阻拦河水流畅,常常...

平昌天子坟传说——黄花天子造反(黄登起义)

平昌天子坟传说——黄花天子造反(黄登起义)

黄花天子坟位于平昌县西兴镇皇家山风景区,明末万历二十九年至三十一年(1601——1603),朝廷政治腐败,太监当权,设东厂西厂,迫害正直官吏和敢于直言的平民。弄得上上下下民怨不止,激起了强烈反抗。当时,今平昌县西兴场黄家山贫苦农民黄登...

建文帝与望京寺

建文帝与望京寺

在平昌县望京场(望京镇望京村)背后。有一山峰,拔地而起,逶迤缠绵,活象一条金龙腾舞,人们便呼为“金龙台”。就在它北面平行相距约1500米的一个两面敝开的山湾中,座落着一幢两进式的四合院寺庙佛罗寺。后山主峰(海拔12O0米)悬崖上,一株...

明朝将军胡大海的故事

明朝将军胡大海的故事

元朝末年,在离抗击元兵主战场“小宁州”东二十余里的“三台山”(解放前为邱家乡辖,现为澌滩乡辖)半山腰,一户胡姓的农家小院里,一个小男孩子来到人世。这个婴儿,下地就大哭不止。却也作怪,但一见到灯光、日光等随之息声。人们都在推侧:为什么他...

苟文明喋血大巴山

苟文明喋血大巴山

嘉庆六年,由于白莲教各首领连年征战不得整息,加上嘉庆死令德楞泰、额勒登保以重兵追剿。多股义军中早期起义的头领越来越少,较大的股只有苟文明、龙绍周、辛聪、冉学胜等约2.4万人,活跃于川、陕边境,与额、德等强兵周旋。 八月,...

鲜大川三打寇家营

鲜大川三打寇家营

鲜大川和苟文明,在认识了罗其清、徐天德、冉文俦之后,积极右三槐院制造兵器,喊出了“打富济贫”的口号。这就引起了周围一些豪绅巨贾的极度不安。今南风场寇家营的陈大党、陈大新、陈大礼尤为惶恐,他们针锋相对,办起“团练”,结营修寨,操戈习武,...

鲜大川醉打贾八抬

鲜大川醉打贾八抬

清乾隆58年(1793)春,巴州派来响滩的一个催收枕捐的官员姓贾,由于他自称是“保宁府委任的可乘八抬(即八个人抬)轿的官”,人们就鄙称他为“贾八抬”,意即“假八抬”。他一到地方即与当地巨绅鲜文芳(大川养父)勾勾搭搭,乘机向群众浮摊高派...

翰林余堃的故事

翰林余堃的故事

古镇岳家,山水秀丽,民风浮朴,文风鼎盛,人才辈出。早在晚清时期,就有余家翰林的许多佳话与传说。 余翰林(堃,光绪庚寅科)家中,是非常重视家庭教育的。对其子女或至亲好友的子女,都在家中设馆并亲身执教。授之以诗、词、歌、赋、...

田豹轶事

田豹轶事

县西北龙滩乡境大罗顶寨,古名大老君寨,是达县最有名气的寨子,海拔1016米,方圆1华里许,四周悬岩绝壁,仅四道寨门,有一人把关万夫难破之险。相传,宋仁宗年间,田豹起义失败后,率众数百人,占该寨为王,打富济贫,除暴安良,支待农民杭捐抗粮...

田豹攻下巴州城  宋兵挖坟挫田豹

田豹攻下巴州城 宋兵挖坟挫田豹

北宋仁宗年间,巴州田家坝田豹,从小习文练武,学有斩妖除害的本事。16岁这年,上阴灵山做道士。据传他离家前,其父田钢告诉他:“你好好修炼,有当帝王的可能,因你爷爷的坟葬上了真龙穴地。” 田豹爷爷的坟在阴灵山相对的檬子梁湾二台...

铁面御史吴镇事迹

铁面御史吴镇事迹

平昌县白衣庵的吴镇,是清朝中后期的翰林、御史。此人少年好学,读书着迷,步人仕途,为官刚直,人称“铁面御史”,至今流传着他许多感人的故事。 一、幼年刻苦读诗书  误把墨汁当蜂蜜 吴镇(1816年一18...

吴镇御史与“东乡血案”

吴镇御史与“东乡血案”

来自:赵学成   1991年《文史杂志》第二期 吴镇字少岷(1816——1887),住四川省平昌县白衣庵(原属达县管辖)(1)。吴镇自幼好读书,终日焚香把卷,专以举业为嗜,有大志。道光十五年(1835),以监生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