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通江故事 通江县龙凤乡故事——石公石婆的故事

通江县龙凤乡故事——石公石婆的故事

大巴山万山丛中有个龙凤场(通江县),离龙凤场不远有个酒店垭,酒店垭不远的山沟里有一条黑水河,两岸对峙的两座山上,各有一尊一丈余高的怪石矗立在岩边,远远可见。

石公石婆示意图
石公石婆示意图

说它怪,因它酷似人形。一个像丢失了东西四处寻找的老头儿,人们叫他石公。一个像使劲张望、张口呼唤的老妇人,人们叫它石婆。两座山也因此而得名:一名石公山,一曰石婆山。放牛割草的娃儿爬上山头,就会手舞足蹈唱起民谣:石婆喊石公,石公耳朵聋。石公想石婆,隔条黑水河。千载难相逢,只因贪心重。

提起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还有一个好听的故事呢。

传说很早很早以前,这个山垭住着个寡妇,她只养了个长得出众的女儿,简直爱得像掌上明珠。这女儿从小娇生惯养,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养成了好吃懒做的恶习,这女子打扮得花枝招展,逗引了不少浪荡公子,纷纷前来求婚。哪知她水性杨花,总是翻葫芦倒水的东不成、西不就。不觉就是三十多岁的老闺女了,寡妇一命呜呼,老闺女坐吃山空,岁月无情,她那几分妖娆的姿色大减,成了泼不出去的水了。幸好,后来遇到个外乡的生意客,此人能说会道,善于经营,嘴巴子能把画眉哄下树来,加之包包里头还有许多银子,这老闺女对他一见钟情了。虽然那客人比她大十多岁,她也心甘情愿地嫁给了他。老闺女生性很妖,嘴巴又不愿受穷,生意客也怕吃苦,顿顿鸡鸭鱼肉,饮酒作乐,不到半年,口袋里攒下的银子就挥霍一光了。要这个妖女人同她的刁丈夫肩挑背磨种庄稼维持生活,那比要大象穿过针眼还难哩。有一夜,两口子想遍千条路,最后还是商计在大路垭口开设酒店,大路上人来人往,一定赚得到银子。果真,酒店一开张,又独此一家,生意硬是兴隆,从此,人们把这个垭口叫“酒店垭”了。

说也奇怪,这两口子半路出家,并不会煮酒,而今店门一开,却名声远扬。久而久之,两口子也暗自明白,这酒好就好在垭口后那口凉水井的水上。这口井小得可怜,每天浸出的水不多不少恰够两口子煮饭酿酒使用。用这口井里的水煮饭,香喷喷的,吃了还想吃;用这口井里的水酿的酒,甜蜜蜜的,喝了还想喝。过路的客人无不夸酒店垭的酒好。远近乡邻,打酒的越来越多,生意也越做越兴旺,两口子的贪心也越来越重,酒里渗的水也越来越多,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两口子干脆把水打来倒进酒糟缸里,流出来的当酒卖。可是这一来就没酒糟喂猪了,两口子打起嘴巴仗来:老头子要老婆子去卖猪,老婆子要老头子把井挖大点。争来争去,还是老婆子心眼巧,她给老头子煨了一壶酒,炒了两盘肉,老头子吃得舒舒服服的,喝得醉醺醺的,当 即答应照老婆子说的办。两口子这一夜做了很多梦,梦里也笑醒了。醒来天才麻麻亮,老婆子就催老头子快点去挖井,老头子扛起锄头,摸到凉水井边就挖了起来。挖呀、挖呀,把一人用石块砌成的小水井挖成了个大水坑,他像看到从水井里冒出了一股白花花的银子一样高兴,笑得嘴巴都合不拢了。回到家,老婆子把他当新郎一样迎进了屋,又是倒洗脸水,又是倒茶,忙忙碌碌吃完了饭,又催老头子卖猪去了。

这一天老婆子在家可真忙啦,喝酒的顾客来来往往,她面带笑容地应酬不停。等客人散尽,她打开箱子一看,那些白花花的银子使她眼花缭乱。她又想到水井挖大了,今后的日子那才叫好啊,她越想越高兴,便索性跑到井边去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只听她喊了一声“天呐”就昏倒在水并边。水井里流出一股黑水,湿了她的衣裳,她才慢慢苏醒过来,只是这股黑水流进了小河沟,水被染黑了一大片。这下她可急了,只好爬起来,偏偏倒倒地走到岩上,望着老头子赶场归来的路上,只见到处都是猪蹄印,那猪尿撒了一地,再望对门山上,老头子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大半天也不应声,当落日的余晖照到老头子身上时,她才看清楚了站着的老头子已经变成了一块石头。她伸长脖子望啊、望啊,真想到对门山上去看个清楚,哪知道她的脚也像黏住了似的,站在这山望着老头子,再也走不动了,再也喊不出一句话来。

从此,酒店垭再也没有酒店了,人们就叫成“九店垭”,那个猪蹄印的垭口,也得了“猪蹄垭”的美称,黑水河的水虽早已清了,但人们仍然叫他“黑水河”,一直相传叫了下来。后来,凉水井又冒出了一股凉幽幽的清泉,过路口喝的人都爱喝这儿的水。不知是谁在路边的石崖上刻了一首饶有风趣的打油诗。那是对石公、石婆的斥责呢?还是为了告诫后人。

诗曰:天高不算高,人心比天高。凉水 当 酒 卖,还说莫得糟。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1049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