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红军文化 徐总(徐向前)在南江二、三事

徐总(徐向前)在南江二、三事

1933年1月底到2月初,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率部队从通江进入南江县境,解放了南江县城。此后,在反敌“三路团攻”和“六路围攻”等战役中,徐帅指挥红四方面军实施“收紧阵地,诱敌聚歼”战略战术,又几次来到南江,走遍了红色南江的山山岭岭,为消灭敌人,建立和巩固川陕革命根据地,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徐向前
徐向前

爱战士胜爱自己

1933年1月25日晚,是旧历年除夕之夜,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军政委陈昌浩、红73师师长王树声等,踏着盈尺的积雪,来到南江城东20里的大井坝,指挥解放南江县城的关键性一仗——甑子垭战斗。徐总指挥及其指挥部驻农民杨昌文家。

甑子垭山峰陡峭,是南江城东屏障,加之有敌9军四个团重兵把守,更加易守难攻。26日(正月初一)拂晓,我军投入一个团的兵力,攻克甑子垭侧峰巫山垭,但敌“敢死队”、“双枪兵”立即向我军猛扑,为保证徐总的安全,王树声师长端起机枪扫射,激战至黄昏,最后红军暂时放弃了阵地。当晚,徐总指挥借助满山积雪的光亮,找当地农民杨德柱(红军解放南江以后任.南江县委宣传部长.)带路,视察了红军前沿阵地,决定采取“挖心战术’歼灭、甑子垭守敌。一切布置妥当后,才回到指挥部。

27日(正月初二),在当地临时苏维埃政府号召下,群众有人出人,有钱出钱,有肉出肉,有豆腐送豆腐,纷纷支援红军打敌人。看到总指挥新年大节还在为穷人日夜操劳,大井坝的十家农户,筹集了14元钱,买了一条肥猪,插上用纸做成的小红旗,推选杨德柱、杨建宗给徐总指挥送去。天将黑时,杨德柱、杨建宗把猪抬到徐总驻处。只见杨家院坝里,几十名红军围成一圈,几个蒙住眼睛的红军在圈外摸着走;中间,立着一位身材颀长的红军首长,杨德柱一眼就认出是徐总指挥。正待要喊,一位高个子红军首长走过来迎接了他俩,说徐总在游戏练兵,又告知徐总:“老乡抬猪来了。’徐总指挥朝这边看了看,点点头说:“谢谢乡亲们啦。这里不要,你负责把猪送到火线上去吧。”高个子红军首长领杨德柱二人来到堂屋里,又是递烟,又是倒茶,并告诉他俩,按徐总的指示,今晚就派警卫排杀猪送肉到火线,让战士们打个牙祭,好好打敌人。杨德柱二人再三坚持要把猪留给徐总指挥,却怎么也说服不了这位红军一首长,他说,徐总爱战士胜爱自己,从来说一不二。完了,硬塞给杨德往钱,说买东西付钱是红军铁的纪律。

29口(正月初四)上午,当地老百姓只听得甑子垭主蜂一阵激烈枪声,又见山下的红军一齐猛攻甑子垭,中午时分,甑子垭全线即为红军部队所牢团控制。后来才听说,是徐总指挥部署的20名精乓,攀绝壁突然插入敌人机枪阵地,与山下大部队里应外合一举拿下甄子垭的。

甑子垭攻下以后,敌29军纷纷溃退,2月1日(正月初七),徐向前总指挥率领红73师等部浩浩荡荡开进南江县城,入城后,徐总和73师师部驻考棚内。红军宣传队在红军入城经过的城墙东门上刻下“红四门”三个大字,多年后的今天,“红四门”仍完好无损,被列为四川省文物保护单位。为欢庆解放,当晚,军民在县城举行了盛大的灯火游艺晚会,戏楼两旁柱头上张贴的对联是:

军阀跑,团防跑,富绅跑,跑跑跑,国民狗党跑垮台;

工人来,农民来,士兵来,来来来,共同建立苏维埃,

为铭记红军解放的日子,南江县苏维埃临时革命委员会规定,从此以后,每年正月初七晚上为“灯火节”。

讲讲穷人的翻身事

1933年5月下句,红四方面军在取得空山坝大捷挥师南下,彻底粉碎敌人“三路围攻”的乘胜进军中,一天,徐总指挥率指挥部路过南江上两银杏坝,正遇上两区苏维埃政府召开“打土豪、正式分配土地大会”,应区苏维埃彭主席邀请,徐总将战马拴在一棵银杏树上(后来这棵银杏树被当地群众誉为“徐帅拴马树”),向近千名群众讲了话。徐总指挥说:“老乡们,今夭给大家讲讲穷人的翻身事,就是如何打倒土豪劣绅,夺回我们自己的土地”。徐总讲话开头一句就紧扣人们心弦,老乡们交头接耳说,只要有了土地,以后再不向发财人作揖磕头了。台下一名帮了十多年长工的男人,人称“张长年”,这时猛地站起来喊到:“穷人种粮又抬轿,过不上一天好日子。我们要找地主豪绅算!”徐总接着讲道:“穷人要想彻底翻身,眼下必须做好三件事:第一,划分阶级成份,分配好土地,变工互助;努力发展生产;第二,建立苏维埃政权,行使穷人当家作主的权力;第三,猛烈扩大红军,猛烈扩大赤区,区成立赤卫团、游击营,乡成立战斗连、童子团……”上两人民牢记徐总指挥的话,普遍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和地方武装组织,当年就输送了二百多名优秀儿女参加了红军,同时加紧春耕生产,处处庄稼长势很好。

当机立断勇于负责

徐总指挥以其杰出的军事才能,指挥红四方面军在川陕苏区打了一个又一个漂亮仗,仅南江、长赤两县(长赤当时建立了苏维埃县,现为南江县一个区)被列入红军战史的战斗就有14次。当时,、南江人民亲切地称徐总为“孔明”。长赤县黄猫垭(今属苍溪县辖)战斗,就是徐总亲自指挥的一次著名战斗。

1934年8月下旬,红四方面军开始反“六路围攻”中的西线反攻,9月11日,红30军攻克巴中。这时张国焘命令驻于巴中的红军部队向长赤方向迂回。徐总基于东线反攻的教训,深知这样做迁敌太浅,等于打敌人屁股。他和红30军李先念政委商量,这回再也不能听张国焘的瞎指挥了,“错了我负责”。于是,率领红30军及31军93师,经长赤县南部边缘凤仪场、雪山场、九龙场,直扑敌一、二两路后方的黄猫垭、旺苍坝,实施大纵深的迂回。果然,敌第二路田颂尧、孙震所辖29军曾南夫师两个旅等部,由通江经长赤、木门、茶园,向黄猫垭一线溃退而来。

9月13日晚。红30军及31军迂回至九龙场,徐总在此召开师级干部会议,分析敌情,下达战斗任务,并亲自给担任

我军抢占黄猫垭的88师师长熊厚发及所率263团指战员作战斗动员:现在敌人离黄猫垭己经很近了,而我们还有五、六十里,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抢在敌人前头占领阵地,堵住敌人。当晚,熊师长率部翻山越岭急行军,于14日拂晓占领了黄猫垭;午后3时左右,才通过红30军副军长程世才,向黄猫垭10公里的五官寨的徐总指挥报告,“发现敌人口”黄猫垭围歼战打响了,我军利用有利地势,打退敌人一次一次进攻。但随着大批敌人蜂拥而来,战斗也极为残酷激烈。在战斗进入关键时刻,徐总指挥和李先念政委来到了最前线,增添了指战员的无穷力量.徐总听了程副军长战况报告说:“狠狠打击,全郊消灭之”!全线开始强力反击,黄猫垭四面八方同时响起了冲锋号,英雄的红军以排山倒海之势压向敌人。

15日上午十时许,我军全歼曾南夫师两个旅等部共十余团于黄猫垭地区,毙敌旅长以下四千余名:俘敌旅长以下万余名,缴获迫击炮四十余门,长短枪枝七千余枝,获反“六路围攻”以来歼敌最多最集中、缴获最多的一次胜利。

我们红军一定要回来

1935年2月,红四方面军在结束陕南战役、回师川北途中,徐向前、陈昌浩在川陕边境的桃园寺扩建了川陕边区游击队以后,经桃园寺最后一次来到南江上两河口。

这天,是一个不平凡的日子,上两河口红旗猎猎,战马嘶鸣。上午十时左右,前来欢送红军的区、乡、村苏维埃干部、游击队、赤卫队、少先队员及附近群众,从山前岭后汇集到了上两河口宽阔的河坝里。

“父老兄弟姐妹们!”一位全副武装的红军首长,登上河口中一巨石,挥手讲话了,苏维埃干部和游击队员中,早已有人认出是徐总指挥,顿时,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徐总指挥宣布:“为了彻底消灭敌人,我们红军就要开赴前线作战.大家要团结一心,配合游击队,巩同苏维埃政权,保卫根据地。”听说红军要走,人们顿时喧哗起来,不少人痛哭流涕,纷纷喊到:“红军不能走,走了我们就活不下去!”最后,徐总温和地劝解说:“大家不要难过,我们穷人的力量大得很,只要拿出勇气跟敌人斗争,胜利最后必定属于我们。我们红军不久一定要回来”,不管怎么说,老百姓总是不愿红军离开。年轻的纷纷报名参加红军,坚决跟红军一起走,老年人和妇女连夜打草鞋、做干粮,为红军送行。

第二天一早,徐总指挥骑一匹高大漆黑的战马上路了,三百多群众难舍难分,哭泣相送。

(作者:崔洪礼1987年10月)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1116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