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南江故事 南江光雾山传说——大小兰沟的故事

南江光雾山传说——大小兰沟的故事

牟阳城中有一富商,姓林名茂生,居住在城南,以经营丝绸布疋(bùyǎ,也有人认为是匹的繁体字,读pi)为业,膝下无子,只有两个女儿,名叫大兰、小兰。大兰和小兰,年龄只相差三岁,模样儿难得分辨出来,那个是大兰那个是小兰。她们都长得挺俊,圆圆的脸蛋,白里透红,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上去就很迷人,说起话来轻言细语,秀里秀气,很是讨人喜欢。父亲对他们非常疼爱,还专门修了座小小兰楼,落成之日还请人在粉壁墙上,画了很多兰花,甚是好看。此后她姐妹二人,就在这座楼里读书习字,刺秀观山,楼台四处,养了很多兰花。一到春夏两季,长得特别茂盛,那巴山木兰,散发出扑鼻的清香,四散开去,弥漫牟阳城。林茂生的兰楼也远近闻名了。

大兰年满一十六岁,父母为她提亲,她却很不高兴,整天愁眉苦脸,甚至不吃不喝。父亲不解,问其情由,初先不肯回答。经母亲再三开导,她才吞吞吐吐地言道:“我已经将终身许给北街的王义了,除了他我就谁都不嫁。”原来在灯火辉煌的元霄节,大兰与王义都在观灯,两人一见钟情。大兰认为王义是天上掉下的美男子,能使她神魂颠倒,快意非常,这是女人怀春的秘密。她俩还相约在阳春三月,一同到郊外欣赏春光。三月中旬的一天,大兰带上小兰妹妹与王义离开牟阳城,三人一路有说有笑的步行到城郊五里之外的大沟,那里山青水秀,鸟语花香,小兰高兴得在草坪一躺,扑贴打滚玩去了,大兰与王义则在草坪坐下,互相从内心深处倾吐了爱慕之情。一个说:“自见你以后,好像勾走了我的魂.”一个说:“自见了你以后,你也就带走我的心。”王义将一柄白褶扇赠给大兰,大兰将一只钗儿送给了王义,作为双方定情之物。

大兰是一个珍重感情的女子。她经常给王义说:“金钱和功名都是无所谓的,只有感情才有价值。从今往后,你我都要珍重我们之间的感情,因为情分是高于一切的东西。”王义也慨然的说:“我们走在一起,是我们的缘分,一定要忠贞不渝,永远相亲相爱才对!”自此以后她俩的感情,已经到了水乳交融的程度了。又过了一段时间,王义向大兰说:“兰妹,我居处在这高山老林的牟阳城,真是孤陋寡闻,我想走出去闯荡一番,增长些知识,生活就更有意义一些,只是我家清贫,囊中羞涩,无以为计啊。”大兰闻言便说:“那没关系,我有办法,只过你要早去早回,等你回来以后,就秉明你的爹妈,把我们的婚事办了。”是啊!我也在这么想,早点去早点回来办我们的喜事。请你放心,绝对不得辜负你对我的期望。大兰便毫无保留的,将历年父亲给她的金银财宝交给王义去闯荡江湖,又把王义送到她俩定情的大沟旁边挥泪而别。

大兰送走王义之后,日夜思念她理想中的情人,把王义在她家住过的房间专门留下,不派其它用场。把王义送她的那柄白扇时不时拿出把玩。等呀等,大兰一直等了五年,连王义的只言片语都没有等来。王生是不是忘恩负义呢?后来牟阳城从下河来了一位商人,带来玉钗给林茂生说:“这是你女婿王义,在苏州丝绸商行账房任会计,病死前托我交回这件聘物,请转交大兰姑娘,临死的时候还念念不忘他同大兰的恩情,口中还絮絮叨叨的说着:“兰妹……”

王义在外不幸病死,也毁了大兰对人生的理想。时至一年秋日,愁思陡增,十分痛苦,悔恨至极,真是哑吧吃黄莲,有苦说不出,这是自己种的苦果只好自己吞了。大兰这个时候,已经是二十一岁的大姑娘,她的婚姻大事再也由不得她拖延了。经媒人介绍,父母作主大兰与牟家坝的一个姓杨的男人结了婚。但这个男人外貌欠佳不说,而且性情冷酷,一心追求功名利禄,精神枯燥,感情缺乏,与大兰的神情气质炯然有别,与王生毫无共同之处。夜间往床上一挺,倒头便睡,瞬间就打起呼噜来了,好象一条大猪,根本就不是大兰理想中的心上人。大兰很灰心,理想中的男女之爱,已经沉睡不起了。她回到娘家向父母哭诉道:“那个姓杨的丈夫,不是男人,也不是人,是木偶一个,我不能同他一起生活我要回来跟你们一起住。”林茂生夫妇没有办法,只得依了她们的女儿。

在小兰刚满十八岁生日那天,一个年方二十、品貌端庄,衣着稍微有些褴褛的书生,来到林茂生的家下,见了林茂生倒头便拜,因他的父亲与林茂生是世交,口称世伯,口齿清楚地说:“侄儿张德,因家遭匪患,父母双亡,我在安埋了双亲之后,便来投奔世伯,还望世伯收留。”当时林茂生没有表示反对,但也未曾立即应允,叫张德暂时住下再说,经过几天的接触观察,小兰断定,张德并非久为平民百姓之人,将来一定会有点出息,加上人也比较忠厚至诚,她一面倾心照顾张德,一面向父亲说:“张德的父亲与你是朋友,而今他家突遭匪患,实在可怜,我看他秉性聪颖,才思锐敏,为人好像还很诚实,不如将他留下来,用王义住过的那间屋子,作为他的书房,让他苦读诗书,取得功名,说不定还能弄到一官半职,也不枉你与他父亲交往一场啊。”林茂生经小兰这么一说,欣然同意了。于是小兰向张德转达了父亲的意思,张德非常感谢世伯收留之恩,也非常感激小兰为其周旋的义气。他向小兰表白说:“我一定认真读书,异

日夺得功名,以报你们父女俩的恩情。”第二年秋试,张德名列榜首,这时合家欢喜,小兰自不必说,更是高兴万分。经父母同意,约上姐姐大兰,陪同张德一路南行,经过她姐与王义定情的大沟后,继续向前进,约莫两里又是一条深沟,坐下来共赏秋光。小兰与张德当着姐姐大兰的面,两人羞涩地定下了终身。此后张德更加发奋图强,拼命读书,经春闲考试,又列鼎甲,只是因为京殿对策时,言辞激烈了点,遂为进士及第,吏部通知他留在翰林院候缺。张德新科进士告假省亲,回到牟阳城后,便与小兰完婚,经过月余,便到一个州衙上任去了。临行时夫妻依依惜别,张德一再叮嘱:“一定要好好伺奉双亲”过了不久,小兰的母亲病死,父亲林茂生思想沉闷,终日不语,遂得重病,再也没有起床了。父亲在病危期间,大兰和小兰,轮流和衣而卧,守候在父亲的身旁,为他煎药调理,端屎端尿达半年之久,老父亲终于离开人世。

大兰父母相继去世,触景生情,不时回忆起她的人生经历,更加伤感,整天以泪洗面,经小兰怎么劝解、安慰都难抚平她内心深处的伤痛。这时他们那狼心狗肺的二叔,见她们父母双亡,乘隙而入,以女生外相,不能继承林家产业为由,凭着权势霸占了林茂生的家财,大兰悲愤交加,忧郁成疾,也一病卧床未起,医药无效而死,年仅二十多岁。在断气的时候,向妹妹小兰说:“我这一生没有得到真正爱护我的男人,这或许是命里注定,你比我幸福多了,张德很爱你,你要好好珍惜,这种至诚至爱的感情。我死之后,还是把我葬到我与王义定情的那里去吧。”小兰遵照大姐的遗嘱,掩埋了大姐的尸体。后来人们就把这个林木繁茂,绿水悠悠,风景秀丽的地方,取名大兰沟了。

小兰办完大姐的丧事之后,便去张德做官的地方,与张德住在一起了。张德本人由于小兰的鼓励,按照官箴做官,无论在那里任职,都以廉洁闻名,最后在襄樊任职时,因外敌人侵,其城池危在旦夕。有人劝张德托病辞官,听后回房与小兰商量,小兰阻止说:“你素来以忠贞为志向,怎么能听这种苟且偷生的话呢?”于是又重跨战马,重上战场,竭尽全力,报效朝廷,终于击退了敌人,保住了所在的城池。小兰随张德的荣升,过着无忧无虑的官家生活,两个儿子早已在外作官去了。张德一直到他年过花甲的时候,才致仕还乡,与小兰一起,隐居于米仓山下,又在他俩定情的那条沟修了一座漂亮的庵舍,撰写了对联:

粗茶淡饭布衣装,老生爱也;

齐家治国平天下,儿辈为之。

每日上山采药,拣香菇,养蜜蜂,安度晚年。古人云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夫妻俩相互尊重,恩恩爱爱,终日形影不离,常常相互说:“儿子在外为官是好事,我们现在老了,回到家乡就共同护养米仓山这片大森林吧。”小兰在八十七岁时,先张德而去,张德把她安葬在自己的茅庵之侧,立一个小碑,以志生平,后来不知什么时候,人们又将这条幽静而漫长的沟,称之为小兰沟了。

张德在妻子死后,继续采药,并养护埋葬大兰、小兰的两条沟里的林木。他百年告老其子又把父亲葬在母亲坟墓旁,生生死死都守在小兰沟,又与大兰沟大兰墓是比邻。所以直到现在.大小兰沟的美丽举世闻名,仍然保持着原始状态,吸引着中外游客观光旅游。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1279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