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通江人物 通江县开国将军之吴荣正:川陜苏区“模范连”連长

通江县开国将军之吴荣正:川陜苏区“模范连”連长

1973年吴荣正将军全家福
1973年吴荣正将军全家福

吴荣正是通江县双泉乡(现铁佛镇)白马村人,1915年出生于贫农家庭。8岁时,家中稻田被豪绅霸占,两个哥哥被抓壮丁,父亲因此被气死。吴荣正12岁外出帮人推船打鱼。红四方面军入川后,吴荣正发动当地农民,收集民间枪支,组织了400多人的游击队,吴荣正任队长,专门打富济贫,那年他才16岁。

1932年底,吴荣正参加红军,任红10师28团5连班长。1939年4月,在一次遭遇战中,他与敌白刃格斗,一个负伤不下火线,一个班顶住了敌一个连的进攻。伤愈后升任排长。在五龙台战斗中,他用长茅刺到两个敌人,自己也被刺伤。11月,28团以两个连反击万源县铁关垭阵地,数次均未得手,团长王近山任命吴荣正为5连连长,要求他当晚一定要拿下铁关垭。吴荣正率领5连攻上铁关垭,与敌战至徒手搏斗,拿下铁关垭。接着28团攻击飞龙寨受阻,吴荣正率5连从悬崖石缝攀登而上,用手榴弹和鬼头刀杀入敌群,将敌全歼。5连因战功卓着,被红四方面军授予“模范连”称号。吴荣正先后升任红27师79团副营长、红25师73团营长。肃反时,将他在家乡组织的游击队说成地主武装,险被杀害,幸被红四方面军政治部主任傅钟所救。他大哥、二哥为革命相继战死。弟弟在家乡当少先队长被敌迫害下落不明。未婚妻也被逼服毒自杀,他为革命浴血奋战,竟遭到莫大冤屈。因此他心情苦闷、忧愤成疾。即使在此种心境下,他仍以顽强毅力,忍饥挨冻,战胜人间罕见的困难。三过雪山草地,带领部队与敌连续作战,接连完成繁重任务。

1936年,他到红军大学学习,1937年,到援西军随营学校学习。1938年,他担任129师386旅769团1营营长,参加响堂铺、百团大战、狼牙山、老爷岭、破击正太路等30多次战斗,数次负伤。他所在的1营连续9个月无非战斗减员,完成作战任务好,他因此被授予模范奖章。

1941年,他调任129师通信营营长。1942年他去延安党校学习。1945年任新4旅771团副团长。解放战争,吴荣正去东北,1946年7月任7师21旅61团副团长。9月任6纵17师51团团长。1947年2月,在著名的三下江南战役中,我军将国民党的王牌主力新一军38师的一个加强团共4000多人包围在城子街地区。这场战斗从拂晓一直打到中午,还未全歼顽敌。这时上级受命他担负歼敌任务,他谢绝友邻部队的支援,亲临第一线指挥,发起攻击,将敌全歼。他因此受到民主联军总部表扬,称赞他“指挥决心硬,部队打得好,打得坚决顽强”,号召全军向他学习。不幸他在这次战斗中身负重伤,右臂左腿全被炸成骨折,加之天气严寒,他一直休克不醒,幸得一位日本医生为他做手术,进行紧急抢救,才挽救了他的生命。他经过半年治疗痊愈后,仍坚决要求留在野战部队的18师任团长,在辽西会战中,他所在的团仗又打得很好,再次受到总部表扬。东北军改编为第四野战军时,他被调任43军127师参谋长,从东北一直打到江南。1949年他升任48军143师师长,率部在挺进粤北的战斗中,拖着伤残的身体,冒40度酷暑一昼夜急行军130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包围翁源县龙仙镇,全歼守敌一个团,俘敌团长以下1700多人,并迅速同东江游击纵队会师,为我军解放广州创造了条件。此后,143师奉命于赣南剿匪。赣南地区山大地险,匪情严重,有土匪数万人。由于他深入查明匪情,周密部署合围,并将军事进剿、政治瓦解和发动群众相结合起来,不到一年就将当地土匪全部肃清,捕捉匪首500多人,歼灭土匪2万多人,受到中南军区和广东、江西军区的表扬。

建国后,143师改为我军第一个火箭炮师,他担任炮兵基地司令员,负责改装和训练。1951年,143师改编为炮兵21师,他担任师长,并率炮兵21师入朝,作战20余次。获朝鲜二级自由独立勋章。志愿军战士盛星辉在《吴荣政将军在朝鲜战场》一文中是这样描写将军指挥“卡秋莎”炮团与敌人作战的。“23日晚,为了改善579·9高地1·2号坑首内8连和4连的坚守环境,15军45师领导决定打个反击战,将1·3号阵地夺回来,以减轻两个连队的压力。火炮于17:05分进入阵地,30分时开始两次齐射后,597·9高地东北梁子,顿时成了一条火龙。

30日晚,火箭炮团第四次进入阵地,这天,刚黑下来,除了敌机照例撒下的一串照明弹和几盏探照灯的幽光外,上甘岭阵地显得十分寂静。22时15分,分布在方圆十几公里的24门‘卡秋莎’,在统一号令下,从几个不同方向咆哮起来。吴荣政等指挥所人员,轮流在山头上进行观察,只见火箭弹拖着红红的尾巴,象流星般地飞过天空,撕开夜幕,在天空架起一道道赤红的光河,闪光眩目,就象节日的烟火。炮火发射的声音十分奇特,能从各型炮中分辨出来,啾啾……犹如百鸟争鸣。

24门‘卡秋莎’在8秒钟内便将352毫米的火箭弹,瓢泼似地向敌纵深十几里的炮阵地和二梯队集结地飞去,这种大面积杀伤太致命了,以致火箭炮撤出2小时后,敌炮阵地仍死一般的沉寂。10月30日的大反攻,我军全歼敌人两个营,计1500人,恢复了597·9高地的阵地,阵地上敌尸堆集如山。据观察所的报告,敌人抬走尸体30车,我军伤亡70人,上甘岭战役‘卡秋莎’共发射500多发炮弹,这次就发射了300多发。”

吴荣政将军回国后,1954年,任昆明军区炮兵司令员、贵州省军区副司令员。他是一位战功卓著的战将。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1957年进高等军事学院基本系学习,1961年任贵州省军区副司令员。他主管国防工业建设工作时,不顾身残多病,翻山越岭,现场勘察,选点安排。他对左的危害有切肤之痛,历来反对过火斗争。文革期间,他勇敢地保护过李井泉、张子明(昆明军区副政委)和贵州省委的领导同志,虽一再被扣上思想保守,唯生产力论等帽子,他仍坚持抓生产。

吴荣正将军先后负伤11次,1973年病逝。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1439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