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通江故事 兴隆乡玉辉洞及其相关故事

兴隆乡玉辉洞及其相关故事

玉辉洞在通江县兴隆乡紫荆村。从通江三李之李蕃老屋而下,不远处即是“玉辉洞”。

洞壁上有诗:“图书光说筑,雾卷蓬峰县。岩间石镜明,悦旌释尹犁。”诗的大意:洞内珍藏了丰富的文物曲籍,闪灼着殷代贤相傅说的光辉,处于边远山区的通江县,云缭雾绕的山峰,变成朵朵白莲飘浮,玉辉洞像一面宝镜,留下了助汤伐纣成一代伟业的面影。诗为明万历年丁酉(1597年)科举人屈乾庵书。屈妹与李韻婚,生李正开,李正开生李能白,能白生李蕃,屈教了李姓三代。

屈教李蕃已属晚年,蕃幼年免娇惯,开头读书不太努力。屈乾庵博通经史,酷爱沈约诗文。沈约幼年“笃志好学,昼夜不倦,母恐其劳生疾,常遣减油灭火。而昼之读,夜辄诵之,遂博群籍。”屈以沈约幼年勤奋学习的事实教蕃。屈教学,要求严。他在玉辉洞的石壁,写了一个“魁”字,长二尺五,宽二尺。要求学生参加朝考,争夺“榜首”。

李蕃在外祖父循循善诱,苦心孤诣的教育下,于清顺治十四年(1657年),考中举人名列前茅。主考官陈曼仙说:“我试全蜀得三李生,不负此行矣。”“三李”即南部李久登、铜梁李之桦、通江李蕃”。时,屈乾庵已与世长辞,李蕃考试回家,在外祖父墓前痛哭,未得榜首,有负厚望。

李蕃三子;长锺壁,次锺峨,季锺眉。

清康熙十年(1671年),李蕃任山东黄县知县,锺壁十二岁,随父到黄县读书。锺峨十岁,身体多病,未去。聘当地名儒马呈汉(字九霄)又在玉辉洞设馆。马也是一个博学多才的人,喜杜诗“穷年优黎元,叹息阳内热。”与屈乾庵比,两位教师虽爱好不同,但都深谙六经,都对学生要求严,都要培养国家栋梁材。

马呈汉在玉辉洞“魁”字旁写了一幅对联:物外洞天,琼璚由来光神马”;云间仙窟,风云会合起人龙。

在“魁”字顶书“金榜标名”、“良弼天储”八字。

对联与八个字表现了马呈汉的教育思想:“琼璚”即赤玉,为马的佩饰物,“神马”又名“天马”喻国家栋梁材;“人龙”见《晋书·宋纤村》:晋宋纤隐居不仕,太守马岌造访不见。叹曰:“名可闻,而身不可见,德可仰,而行不可见.吾而今而后知先生人中之龙也。“人龙”乃“人中之龙”缩写,指国家栋梁材,也喻道德学间高尚的人。屈乾庵强调以“夺魁”精神,把学生培养成为像傅说,伊尹那样的入,终于使李蕃成才;马呈汉要学生成为“神马”、“人龙”将来作辅佐贤君的良弼。在马的严格要求下,李锤峨学业进步特快,康熙十八年(1579年)李锺峨十八岁,正当“芸窗奋志”、“闻鸡起舞”的时候,家中突遭横祸,大春收割归仓,家中失火,斑竹溪四水归堂的大院一下成了灰烬,粮食、衣物、用具全部烧光。麻索偏从细处断,正在呼天嚎地忙于抢救,山东又来信,李蕃获罪下狱。两大横祸,似五雷劈顶,万箭穿心,李锤峨顿时昏倒在地,读书成了泡影。不得不回家,在一片败瓦颓垣上,搭起窝棚,过夜晚星星点灯,白天汗水洗面的劳苦生活。马呈汉以教书维持全家生活,李家遭横祸,自然生活也会受到影响。但他考虑的不是自己,而是李锤峨。“小荷才露尖尖角”的超人才华,就此辍学,“为山九初,功亏一赞”多么可惜啊!一天,马呈汉到斑竹溪找到李锤峨,问今后打算,李钟峨说:“一篮茄子,一蓝斑豆,我现在两难(蓝)啊!营救家严急如星火,家中又是这个样儿,叫我咱办?”马呈汉哀叹一阵又哈哈大笑:“孟夫子说:‘夭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难道忘了吗?”李锺峨说:“没有。”他又说:“自古英雄出寒门嘛!大舜发迹在田间;傅说被举在版筑中间;胶鬲被举在贩卖鱼盐里;管夷吾被举在士官的监牢里;孙叔傲被举在险远的海边;百里奚被举在市场上。这些人都经受了极其艰苦困难的磨炼,然后成为伟人。你家遭不幸,正可以磨炼成才……”两大横祸压得李锺峨喘不过气来,听了马老师的话,心头顿觉轻松了许多。马又说:“你现在家中困难,不能不管家,就且耕且读吧,至于薪傣嘛,就不提了,我把裤带勒紧点。”李锺峨感动得热泪盈眶,走“且耕且读”的路,艰苦跋涉,争取“金榜标名”。皇天不负苦人心,终于学业有成:32岁,考中举人;42岁,任怀县教谕;45岁,考中进士,选翰林院庶吉士;第三年殿试,成绩优异,任翰林院编修。李锤峨是“神马”、“人龙”,马呈汉是伯乐。神马常有,伯乐不常有;神马易得,伯乐不易得。李锺峨成才,马呈汉付出了很大代价。李锺峨任翰林院编修,视马呈汉为恩师,将玉辉洞下25背谷子的良田,送与他,以报师恩。人们称为“束修田”。

至今,“束修田”的名儿还保待着,马呈汉教李睡峨的故事还流传着,玉辉洞设馆的石刻还闪耀着光彩。

洞不大,长58步,宽26步,座东向西,洞的石壁不时渗水,地面潮湿,光线暗淡。阴雨天,白昼也得点灯。洞外一草坪,过去,玉辉洞设铺,修瓦屋三间,供学生吃饭、住宿。李蕃、李锺峨在这里读书,环境是极其艰苦的,他们在这样艰苦的环境成才,给从事教育工作的人留下了很多值得思考的事。

李锺眉,45岁死,仕途成就不大。其子李其刚考中举人,一心夺魁,58岁,还在广元书院求学,60岁,身患重病,知道自己不行,对儿子李瞻说:“‘金榜标名’对我来说已成虚幻。只有把希望寄托于你了。”言罢即撤手而去。李瞻决心完成父亲未竟之志。废寝忘食,刻苦攻读,参加四川乡试,名列第三。过去李锤峨乡试,名列第七。他自以为比李锤峨成绩优异,“金傍标名”是罐子里捉乌龟,那知以后节节败退,越考越差,李瞻死时对儿子说:“我对不起祖宗,无面见九泉下的家严,死后,不葬老坟园。”继李瞻而上的,是李昂远,考中岁贡,一心要“金榜标名”。光阴荏苒,年复一年,80岁了,还未“金榜标名”,还在参加考试。主考官见他白发苍苍弓腰驼背,面带愁容,问他这样大的年纪,为啥还参加考试?他陈述了李其刚、李瞻的遗愿,主考官赞扬他这种顽强夺魁的精神,同时又说:“你毕竟年纪太大,以后不要再考了。将他的名字改名“李耄学”。

流二沟李姓,考中九个举人,十八个贡生,盛极一时,在通江独占风骚二百多年.玉辉洞设馆倡导的“夺魁”精神,在历史上功不可灭。(作者:李瑞明,本文有删节)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1464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