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享巴中 巴州历史 正文 下一篇:

巴中(巴州)白莲教起义始末——罗其清领导的农民斗争

1、方山坪起义(1796年12月一1798年底)

罗其清(1760-1798),现平昌县岩口乡(东南三公里)方山坪人,父字定国,兄其贤、弟其书,子泳福,女泳梅,皆习白莲教。其徒多为山区贫苦农民(史称棚民—外来移民无土地或土地被剥夺的底层百姓)。嘉庆元年(1796) 12(腊)月,聚众起义于方山坪,在四川义军中首先发出“兴汉灭满”的口号,苟文明、鲜大川等均“挈族奔赴”,一时聚教军数千,尊其清父定国为老教,推声望大、人缘好的罗其清为元帅,文明、大川自副之。方山坪居米仓山余脉南支铁船山南麓,今平昌岩口乡境内,与今宣汉、万源、通江接壤,海拔960米,“三面陡峭,坪顶宽广,上有田地、池塘,房屋庙宇齐备”,且“东、南、西三面皆连三至四百米深,数十里长之峡谷,水咆壁绝;北面陆地则有层层关隘天险为屏障”。“明末姚黄起义即以为据点,其清再据之”(《勘靖教匪述编·卷十》、《州志·杂记》(“方山坪地势绝险,明崇祯末姚天动、黄龙同王、冉、鲜、罗等姓共十三家贼盘据方山”一说为误),罗其清起义初始即组织教众,加强防务,垒筑多福山、盖顶山及(今称盖地坪)毡帽山(今称冠子寨)之寨墙为其屏障(《清史稿:宜绵、刘清》、《清稗类钞·武略》、《清史稿·罗思举传》)。并派人与达州徐天德、东乡王三槐等联络,相约在军事上与亭子铺和丰城相呼应,复结冉文俦、龙绍周为左右翼。其清自幼习武,晓勇善战,加上苟文明鲜大川的辅佐,至其一举义旗,亮出“兴汉灭满”的宗旨,即在清军眼中视为在川北一带“最为狡悍”的劲敌之一。

方山寨南寨门
方山寨南寨门

嘉庆二年(1797)春,清朝政府为扑灭农民革命烈火,四处调兵遣将组织围剿。除动用楚、川、陕、甘、豫驻军外,还先后从山西、直隶、两广、山东、湖南、黑龙江、吉林、蒙古、盛京(今辽宁)等地调集近百万清兵(《中国农民革命斗争史》),包括“绕勇善战的索仑兵”(由达斡尔、鄂温克、鄂伦春籍士兵组成),动用了大批汉族地主武装,妄图一举歼灭义军,平息农民革命的怒潮。诏令宜绵代英善署四川总督(主帅)进“剿”四川达州等地义军。时天德、三槐已于除夕攻克东乡(即今宣汉),分屯张家观、清澳场、金峨寺等处,与方山坪、王家岩东西互为特角,相互声援。“素谐民望”的前巴州州判“青天”刘清(时已任南充县知县),率乡勇5000人随清军作战,首至罗其清营劝降:“其清乃部故民,望复归正途,清当奏吾皇不究,尔亦可为朝廷效力”其清以“反必死,不反亦将死”为由坚拒,刘复遣卒导,入徐、冉、王、冷各“贼”营陈说,各营虽不加害,皆以由拒之。又檄使乡勇罗思举(罗其清族人),持谕其清,其清持其众,终无降意(《州志·杂记》)。于是针对方山坪,重庆镇总兵百祥,偕巴州知州常发祥率兵勇驻老鹤山(距方山坪{下同}约20华里)御之:把总岳廷椿屯鲜家坪(约10华里)堵截;保宁知府李杭招募乡勇,率南江教谕彭昭龄、通江武举陈家椿屯冠子岩(约20华里),巴州武举苟芳贤、武生陈安邦、监生冯宇邵,义首苟敬贤设卡竹筒口(约20华里)堵御(《巴州志·杂记))),“攻数月不下”。嘉庆知“方山坪打仗.阵亡员弃多人,兵勇亦有伤亡,徒损兵力”,“实堪愤慈”(《清仁宗实录》卷二十二)。

二月宜绵力攻“张家观”,罗其清、冉文俦分别赴援。宜绵改攻王家寨,天德抽壮健驰援,遂失张家观和东乡。四月,敌陷清溪场、金峨寺。天德等屯重石子、香炉坪,其清疾驰合伙抵抗,敌不敢犯。先刘清又劝降王三槐未遂,复至其清等营“招抚”均又无果而归。其清、天德遂合攻大罗坪(时东乡域,约20华里)、“鹰背嘴”(今万源域,约60华里)清军寨卡,又冉文俦率部涌至,敌不能支。宜绵便加强对西线的进攻:令百祥等攻冉文俦踞守之王家寨,不下,又令地主序生谢泽、军功冯希等“以计诱之”仍惨败,遂发动猛攻,“以炮(原址在今岩口乡境,仍称大炮垭豁)击之,寨上屋柱俱碎,冉文俦乃率众突围入方山坪”(《巴州志·杂记》、《通志·武功》、《巴中县清代文献稿》·人物》:“谢泽字彦屿,序生。‘贼’首冉文俦据王家寨,百总镇领兵攻之不下,与泽同军功冯希谋以计诱之,是夜反为‘贼’所劫,泽力战而死”)。自此以后,罗冉两部坚持“联合杭清”,建起血火友谊(《清史·名人:宜绵,刘清》,嘉庆《通志·首卷之八》,《巴州志·杂记)))。

方山寨西寨墙
方山寨西寨墙

五月,宜绵增调川北镇总兵朱射斗、知县刘清率乡勇与百祥移驻大罗坪;常发祥设卡风斗寺(时东乡域,约20华里);又檄达州地主武举李遇春进屯盖地坪(今岩口域,约20华里);义首武举苟芳贤等设卡马鞍山(今岩口域,约20华里),企图一举歼灭方山坪上的罗、苟、冉。其清乃层层设伏,诱敌深入。六月,总兵朱射斗、百祥再次围攻方山坪,被罗、苟、冉义军大败,死亡无计其数(据《圣武记·卷9 )) ,《岩口乡志人物》综合)。七月,王三槐攻江口粮台失利(今平昌县城,刘清遣乡勇罗思举带兵扼守)。至秋收,罗其清派苟文明,带人突围泥龙庙(场,今仍称),引重庆总兵百祥率官军紧紧追赶,进入文明设的伏击圈,全歼官军后队,毙把总毛安国、达州武举李遇春、擒巴州武举苟芳贤,还随破敌营马鞍山。待官军转头,文明又带队向“江口”(今平昌县城)方向进发,官军只得穷追。待文明绕大圈子回到方山坪,罗其清已赢得收完方山坪秋粮的时一间,巩固了方山老营,这是方山坪起义中首次获得的最大胜利(《达县志》《巴州志·杂记》、《清中期川东北白莲教起义始末》)。

2、襄川义军大会师(1797年5-6月)

本年春,襄阳义军与川省义军取得联系(光绪《定远厅志·卷十九))),乃转战楚、豫、陕,于六月由陕西镇安入川,经通江毛浴镇入通、巴交界的沙河坪(又名“杀牛坪”)入岩口,首会罗其清、冉文俦于方山坪(《圣武记·卷九》、《中国农民革命斗争史第十六章三节“义军转战川陕楚”》、《通江历史编年)))。时据线报急报:徐天德等正被清军围困于东乡的白秀山上,要求立即增援。于是襄阳、方山两军主力急驰东援。为便于指挥作战,襄阳义军于途中首分三号:黄号以王聪儿、姚之富、樊人杰、王光祖为首,伍金贵、伍怀志、辛聪、辛文、庞洪胜、曾芝秀、齐国谋、伍元等附之;白号以高均德、张天伦为首,宋国富、杨开甲、高二、高三、马五、王陵、高(疑为“辛”之误)斗、魏学盛、王国珠、高见奇、杨开第等附之;蓝号以张汉潮为首,李槐、詹世爵、陈杰、刘允恭、张什、冉学盛、代世杰、赵鉴、崔宗和、胡明万等附之,共二万余人(《通志·武功》,光绪《达县志·纪事》)。义军抵白秀山后,步骑配合,拼力猛攻。徐、王等亦乘机从内反击,粉碎了清军的重重包围,襄阳义军和罗、苟、冉义军六月二十三日胜利会师于东乡土黄坝之“五保顶”,浩浩荡荡绵延三十余里,壮大了义军声威。于是川省义军亦如襄阳义军一样,分号分营为记;设掌拒、元帅、先锋、千总、把总等职。罗其清称巴州白号,苟文明、鲜大川、罗其书等附之;徐天德称达州青号,徐天寿、王登廷、张泳寿、赵麻花、汪赢、熊翠、熊方青、陈传学等附之;王三槐、冷天禄称东乡白号,张子聪、度向瑶、符日明、刘朝选、汤思蛟、张简附之;龙绍周称太平黄号,龚建、唐大信、徐万富、王国贤、徐明万、赖飞陇附之;冉文俦称通江蓝号,冉天元、冉天洒、王士惠、陈朝观、李彬、杨步青、蒲天香、景英等附之。各号内又各以其首领姓氏称某家营,襄阳义军旋即跳出宜绵设在达州、东乡的重防,占开县地,分屯温阳井及南天洞等地(《清史稿:宜绵,刘清》、《通志·武功》、《通江编年》)。

时宜绵坐镇东乡南坝,正调整布署,加强清军山地作战训练,一堵巴州、达州、东乡、太平义军,二图先歼襄阳义军。七月,王聪儿等东踞云阳、奉节一带的七里坝、马鞍山,直逼夔州,川东人民纷纷响应:云阳林亮功的义军称月蓝号,其侄林定相及张长庚、肖占国、包正洪、张长青等附之并屯踞白岩山;奉节龚文玉称线号,弟其位及蒲三聘、陈得体等附之踞铁瓦寺,云阳另一教首高名贵,聚众数千,欲合达州天德。宜绵、德楞泰、明亮及奉调乡勇,组成劲旅,尾追截堵,企图歼灭义军于川东。王聪儿为粉碎敌人诡计,自云阳东趋,恶战白帝城三日后,便东入鄂西,留下李全、樊人杰、王光祖合徐天德、王三槐部,自大宁趋太平,合龙绍周部,并结方山的罗、冉(《清史稿:宜绵、德楞泰、明亮》、((川通志·武功》、《骨董琐记全编·卷》),以图拖住清军,减轻川东和湖北的压力。

3、群雄下方山,纵横通、巴、营、仪(1797年8月一1798年1月)

罗其清援达回方山后,其势甚盛,清廷乃于七月十六日令宜绵等:“务将方山坪‘贼匪’速行剿竣”檄励常发祥等“务始终出力”(《通志·卷首之八》)。并增刘清所率乡勇数千人,再加强围攻。对此,其清、文明、大川等积极防务。八月,徐、王、樊、龙等部,自太平经石关子、石窝场撤至方山坪附近,并分屯多福山、盖顶山(今称盖地坪)、毡帽山(今称官帽山或冠子山)以与罗其清互为屏障。是时“各以党附,分股既多,‘贼’氛益炽。大股数千,小股千余,下者亦数百人,合聚方山坪,扰四川”(《通志·卷首之八》、《骨董琐记全编·卷二》)。因此情,清廷令百祥、刘清、朱射斗、常发祥等各地乡勇,分三路猛攻方山坪。各路义军首领协商,鉴于地势“利分不利合”,等原因,为保全实力,共谋有分有合联动发展。八月下旬,通江义军从方山坪撤离,与徐天德等合攻通江:罗、苟、鲜义军,即担起重担,牵制、阻击清军围攻方山坪。百祥、朱射斗部经数日激战,先后有外委王宝、杨俊;乡勇头子王仕贵、王仕贤被义军所杀,但已攻下方山坪屏障盖地坪、毡帽山(冠子山)、马渡关等,方山坪已完全暴露在清军的炮火之下和重围之中。罗、苟、鲜才决定放弃老营,留下义军头目罗廷度(其清叔)、鲜文正、鲜文亮(大川叔)、苟彬昆(文明本家)牵制官军,后寨破,数十人全部栖牲。罗、苟、鲜撤出后在郑家堡、沙溪坳、嘘风寨一带活动(《清中期.川东北白莲教起义始末》)。

九月,罗、苟、鲜同徐天德、冉文俦、王三槐、龙绍周五支义军汇合于渐滩河、邱家院、长滩河一带,四、五万人浩浩荡荡(《清中期.川东北白莲教起义始末》)。并决定作战略攻守于通、巴、营、仪一带;或伺机向米仓山((川、陕交界处)一线开辟建立新区(《清史稿:宜绵》、《巴州志·杂记》);以或分或合,忽东忽西的战术,以牵制和打击清军。

(1)牵敌寻战机。义军首先决定攻打通江地区。由徐、冉两部主攻县城,后与乡勇大战于龙溪及毛浴镇,杀武生熊再清、朱冕纯等多人;王三槐亦俘杀乡勇头目郭呈等。罗、冉为防清军从方山一带援助通江,复合屯邱家堡、沙溪坳,后由刘坪渡化鱼河(今铁佛),折老官庙(今广纳),过九官渡入通江(《巴州志.纪乱》);张汉潮、阮正隆部亦向通江攻击,通江地主武装陈正汉、王家喻等抵抗未果不济,县城终被几路义军合力赚破并杀县令涂陈策。按原定,义军随即从通江撤出:徐、王趋尖山坪,复聚于岳家院。清廷以“宜绵不设法绕出‘贼’前,只任尾追,严斥之”。后来,徐、樊等部经韩家院、木通垭东逼东乡,忽西入青杠渡(即今清江渡)与清军大战于朱垭,复渡河进围巴城;旋与王三槐部经九节梁、恩阳河进踞黑石滩,直逼营、仪、蓬州,截清军文报、粮道;罗、冉等部,则南踞南背场,欲出仪陇、南部,再攻保宁、达州。宜绵极端苦于“川楚‘贼匪’,阑入匀结”(《骨董琐记全编·卷二》《清史稿:宜绵》)。呈请嘉庆旨准增补川陕兵二万,复于川、陕、甘共添练备兵二万,两河各添五千外,并调湖广总督勒保总统军务(《四川清代史)))。时王三槐踞回龙场,逼营、蓬,围仪陇截粮道,旋折陷长寿,重庆震动;罗、冉两部由南背场折入江口(今平昌县城),经永兴场、铁打垭、张家场,复折入(通江)三溪口、谭家岭,使一路尾追之刘清等不知所向,又折入巴州(今平昌)之碾盘坝、灵刚寺(龙岗寺),走(营山)黄渡河分道:冉入仪陇,罗至营山来定寺夺“八场庙”(或八庙场之误)敌之粮草,折入巴州地界。九月十八日,其清分三路奇袭巴州,与清军大战尖山坪,杀川北镇游击王相龙后蜂涌入城,杀知州卢尔悖、同知张连唯、游击韩以明,千总高守谦,张大翔等五百余人,遂踞州城,于严公庙演戏十日乃去。知州常发祥只得率乡勇“侨治”州西的平梁城。十月初,冉文俦再入巴州“焚公署民房而去”。于是巴州“州属失望,各保一方”。是时,宜绵等在川省招募乡勇多达三十七万之众,除一部份由刘清统率,追击义军和平时筑寨、守州、府城池,或并由熟悉本地状况的地主武装寨首带领,聚数百数千,“倚寨洞自固”,(至今川东北和陕南一带,凡险处、高处即有寨堡遗迹)“自卫村庄”外,还经常配合官军为清军筹粮、运粮以及诱降义军士兵等,起到了清军武力镇压所不及的作用,也为清军开创了在白莲教起义五省实行“坚壁清野”的先河。(《州志·杂记》:祠庙、《县志·忠义》、《清史稿:德楞泰、宜绵、刘清等传》)。

嘉庆二年底至三年(1798)初,襄阳义军时分时合,以走制敌,流动作战:高均德“掠兴安,扰楚豫”;王聪儿等乘机北渡汉水进逼西安,巡抚秦承安唯闭城哭泣,尾追于后的明亮“以舍重就轻堕‘诚’计,尽夺世职,紫绥、孔雀翎,戴罪立功”(《清史稿:德楞泰传》、《明清史略:嘉庆三年》),张汉潮由广元入巴州,众号二十万横列三、四十里,痛歼地方反动武装。贡生白庭学擅自诱降,为义军“断舌支解”,旋入川东会徐、王、冷、樊、王光祖等共数万于开县临江寺,演戏欢度除夕新春。罗、冉两部再踞东乡“后河”,年底大战(东乡)“固军坝”,后入渠县静边寺和岩峰滩一带,宜绵急调总兵索费英阿、副都统七十五率军镇压,索费英阿至静边寺,罗部与之战通宵;七十五又至,罗分兵迎击,伤七十五。旋突袭二将营,恶战一天,大胜,阵斩副参领存柱、都司常在;七十五部将七十一铁矛穿心而死(《清中期.川东北白莲教起义始末》)。接又激战于达州龙凤垭、石梯坎,痛斩甘肃河州镇总兵保兴。(《清史稿:保兴传》)三年初,罗其清、冉文俦活动于营山黄莲垭、简家坝,清军恒瑞、庆成虽兵多将广,而对罗、冉无可奈何,鲜大川率义军穿营而过,入巴州江口(今平昌县县城),占白衣庵、江凌溪、石桥河、石梯坎一带(《清中期.川东北白莲教起义始末》)。王三槐忽由丰城入达州与冉文俦合。清军令刘清又遍入冉、罗、王、徐等部劝降,均未得逞。二月,王三槐遂经巴、间、苍溪而西。罗其清忽进军顺庆,折入蓬州,又结冉文俦于仪陇,与恒瑞大战于磨盘寨,适清廷令直隶提督庆成自汉南飞奔来援,妄想突以天兵骤降之势围歼义军,然其清率部奋勇杀敌,再次粉碎了敌人的诡计。由此,勒保调四川总督,宜绵回任陕甘总督。嘉庆以“剿贼”迟缓或疏防为由,夺额勒登保、德楞泰等爵职,夺舒亮等世职,籍其家,均随军自效(《清史稿:仁宗本纪》、《清朝史略·三年》、《清史稿:庆成、宜绵、额勒登保等传》)。

义军自起义以来,一直掌握着战争的主动权,一些遭迫害、饥性不死的农民武装,席卷了川、楚、陕、像四省,震撼了满清王朝的统治。其间以襄阳义军王聪儿运筹为主,而四川则以罗其清、徐天德等立功最多。自此以后由于王聪儿、姚之富等被德楞泰、明亮、赛冲阿、阿哈保等强敌数万,八路围攻于今湖北郧西之三岔河,义军虽“抵死抗拒”,但仍寡不敌众,余下七千多人均壮烈栖牲。王、姚最后仅剩十多个女战士从御花坡悬岩(一名木子园,山顶名一碗水)一同扑岩英勇殉难,致使满清能将德楞泰、额勒登保等劲旅,有机从荆楚调入川北。加之勒保总结了巴州等地团练乡勇依寨洞自固的经验,首行“坚壁清野”之策,致使义军作战大受阻碍,逐渐失去了战争的主动权。在此速变情况下,各股义军仍旧流动作战。独罗其清继回方山坪坚守,不久又突然袭击仪陇,第二次在孙家梁(坪)建立自已的大本营(《清史稿:德楞泰、额勒登保,赛冲阿等传》、《州志·杂记》《清史稿:明亮、阿哈保等传》)。

(2)坚守孙家坪。嘉庆三年2月,罗其清、冉文俦踞仪陇孙家坪(亦作“梁”),其地“山高岩绝,蹊径险隘”,添筑寨卡,以固阵地,并修寺演戏与民同乐。清令尚书惠龄、将军恒瑞、直隶总督庆成及朱射斗合兵“围剿”。义军在其清指挥下奋勇伏击和乘间奇袭,不但清军诡计不能得逞,而且在战事上对义军反而无可奈何。便使“军功”孙联升“抚之”,不听,又檄南部知县王赞武以“圣朝赦令”诱降。其清迎此清官不害,只对其劝降慨然拒绝曰:“为囚为贼等耳”(《清史稿:庆成传》《州志·杂记》)。其清拒降不久,即率义军攻仪陇,遇恒瑞、观成援救,义军“遥见官军,并不害怕”,与之交战,各有损伤。天黑义军退,敌不知向。二十五日,罗、苟、鲜等突然从窝团庙、五块石、马鞍山、石板垭四路袭占肖家梁,守将恒瑞、庆成大败而退,庆成受枪伤,恒瑞从此士气不振,义军向孙家梁一带活动(《清中期.川东北白莲教起义始末》)。三月勒保攻义军于仪、阂间。“以‘贼’踪往来靡定,川中居民散处,易于裹胁”,乃按坚壁清野之策,“令百姓依山险扎寨屯粮,并训团练乡勇以自卫”。这就使义军与人民基本断绝了联系,兵源、粮源、器械及其他供应等日益困难(《清史稿:勒保传》)。

四月,王三槐由茨菇梁趋孙家梁欲与其清合,为勒保所逼,南入渠县、大竹。李全、高均德自秦岭入川。冉正通、龙绍周、龚建、徐万富、唐大信等俱屯南江长池坝与高均德合。为摆脱德楞泰、赛冲阿等之尾追,王三槐由渠县经巴州至广元再合龙绍周,折入渠县大神山,与冉文俦会合。“时陕、襄诸股义军在川北又成气势,各股二万众,连营数十里”,遂与其清占领的孙家梁相为特角,声势益盛。嘉庆闻之大怒:以“德楞泰纵贼入川合伙,迄未擒获,种种迟误,革去御前侍卫,令即驰援”(《清史稿:勒保、宜绵、德楞泰、赛冲阿等传》)。当敌四集援兵时,冉文俦率部出击仪陇,与惠龄战不休,其清与阮正通领精壮往援,一场夹击战,大败清军(《清史稿:惠龄传》)。

五月,其清、文侍合攻仪陇县城粮台,顽敌拒险抵杭,激战后,斩决典史杨堂、把总刘忠孝等(2 7 《勘教述卷二》、《清史稿:杨堂传》“堂守永乐场……‘贼’至死之”)。

(3)喋血大鹏(或称太蓬)山(1798年6月至12月)

嘉庆三年(1798)六月,罗其清率部主动撤出孙家梁,经双路场(今仪陇义路场),大败朱射斗与穆克登布等劲敌的追击和堵截,胜利进入营山。其清晓勇善战,纵横县境,来往莫测,数次直扑县城,使清军东走西调,疲于奔命。恒瑞,庆成统兵一万七千余人只能尾追跟踪。见此,其清设伏古井沟,智赚清军入伏,杀伤数百人,使已被拖疲的清军更加姜靡不振,致其一举结寨其山(一作鸡山,在今营山县东北百里太蓬乡境),其山围径百余里,东西北三面皆陡岩,惟东面有路可通,建立起粮草充足的大本营,并派文明、大川分驻营山、仪陇、巴州等地,抄袭清军,截夺粮草(《清史稿:朱射斗、庆成等传》……《太蓬喋血记》、夏家骏《清代中叶的白莲教起义32页》以下简称《夏著》)。

六月中,恒瑞、德楞泰、惠龄等对其山无奈,合计转图高、冉。先攻高均德于石人河及老林场,复分路进逼大神山,义军虽据险死守,终以敌人强大,遂于七月与冉文俦、阮正通进屯与箕山相邻的龙凤坪与其清相为声援。旋,王廷诏、张天伦亦来与其清合;徐天德、王登廷、樊人杰与富成激战后亦会其山。时其清大会川、襄各号义军(襄阳黄号王廷诏、樊人杰;襄阳白号高均德、张一天伦;襄阳蓝号张汉潮等;达州青号徐天德、王登廷;太平黄号龙绍周、龚建、唐大信、徐万富;通江蓝号冉文俦等),亦于箕山附近扎营,致使算山实际背负了全国镇压白莲教清军的主要将帅和兵力的威胁,于是各路首领商定:由徐天德、王登廷、樊人杰各率所部,进踞其山左部凤凰寺,阻敌粮道并与之为特角;冉文俦、阮正通进屯相邻的龙凤坪以互为声援,又由张汉潮等部,袭踞金银寨,与高均德部相配合以牵制敌军,并削弱对箕山围攻的势焰,计聚众数万,卡寨林立,鼓角相闻与清营相对(《清史稿:额勒登保传》),时罗其清被嘉庆认成“最著名首恶”。其势乃“‘来去自如,毫无拦阻’,弄得清军‘东西驰击,兵无定向”,(《清仁宗实录》卷三十三)。

七月中,勒保、德楞泰、恒瑞、惠龄、朱射斗五支主力与原团练守寨乡勇数万人,按嘉庆谕令“专剿罗其清一股”(《清仁宗实录》卷三十三)。全力围攻其山,欲同义军主力决战。其清鉴于敌我双方势力悬殊,恐决战不易取胜,反被胶着难于摆脱,决计放弃其山,乃商冉文俦、张汉潮各率所部袭扰金银寨与高均德接应配合,以牵制清军,进而削弱围困算山的兵力,再相机奇袭大鹏(太蓬)山。于是清军在义军牵制下,被引得团团乱转,顾此失彼(《大鹏喋血记》),不定击谁为好。

时“坚壁清野”在营仪等地强令推行,迫使郊区百姓迁入城内,乡镇居民逼入山寨,丁壮劳力全令加入团练,否则以通“敌”论,杀无赦。以致义军兵、粮不易接济,日益困难;此时的义军既各不相属,又在长期流动作战中不受约束已成习惯;加之各部都不同程度地屡招折损,眼见敌人益众,导致首领们共犯了“各自保存实力”这一致命的军事错误:八月中,德楞泰等攻破凤凰寺,徐天德、冉文俦、高均德等由仪陇退往广元;张汉潮等又北入南江,阮正通、张时青等亦随去;未几,李全、樊人杰等入陕西西乡。于是川、楚‘匪’多流入陕境,其魁、樊人杰、龙绍周、李封、阮正隆各拥众数千,迭扰安康、平利、紫阳诸县。朝廷以“恒瑞未予首前进击,严斥之”(《清史稿:宜绵、恒瑞传)))。此时的其山已完全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

九月初,以其山屏藩渐拆,清军分七路(德楞泰、恒瑞当其前,惠龄、朱射斗当其后)遂复向箕山合围。其清事先将所部六、七千化整为零,采以“昼伏夜出,四处奔袭”的战术,拖迟清军合围计划,以便转移粮林、老弱。此计使清军屡战受挫,不敢贸然速进。九月中旬,其清同文明、大川所部堰旗息鼓,分别撤出其山,并约定九月二十三日夜齐集太蓬“刺沟湾”待命。致连营数十里的清军扑空,气急败坏地由东南向西北,逐步寻搜罗、苟、鲜军的去向。适秋雨连绵,山路泥泞,数万人马分驻高庙子、彭马坎、帽盒山、照珠滩、天池一带待晴。至大雨初停,义军各营早已齐集大鹏寨西门刺沟湾,其清令弟其书随乡导寻小道掩至敌卡,守卫团练以月黑路滑,高枕无备,致敌卡头目被杀,余皆降;随之其书直扑西门,举火呐喊,枪炮齐鸣,守寨团练仓卒应战。忽北门又炮响火明,杀声震天,其清首登寨墙,砸开寨门,义军蜂拥而入,两弟兄两头夹击。团勇见西门北门皆失,纷纷向东南跳岩逃命,数千团练,除降者外无一幸免。此役杀死清军游击靳文栓、山西杀虎协都司郭明宗、湖北襄阳原守备杨全、川北千总郭德元、千总陈周恩、谢兆熊、蓝翎把总任寿、把总罗廷柱、成都外委黄玉祥等(《清中期·川东北白莲教起义始末》),遂占大鹏寨。随一面安抚寨民,愿去者发给路资,愿留者编入义军,一面派人砌石加固寨墙(《大鹏喋血记》)。

大鹏寨(太蓬山),位于营山东北60公里之太蓬乡。突起群峰之间,气势磅薄挺拔,主峰海拔高达731米,方圆十余里,山顶平坦,田畴交错,民舍星列,山之四壁陡峭如削,高达数十寻,四方有寨门,危径相通,素称天险。其周方裹百里,西北有紫观山、龙台山扼守:东北有最高的双山子护卫,东南有郑家山遥适连绵,同大鹏山只隔一道山峪;中有宝珠寺堆积有大批粮食。义军在各险隘处构筑了坚固的木栅石墙,成为一个进可以攻,退可以守的坚强阵地。随后,清军德楞泰、惠龄、恒瑞、朱射斗等各领重兵,于九月二十七日掩至,重围太蓬。于山麓周围设置高木栅,严禁平民出入,意欲困死义军。随即又强令石工凿寨开路,企图攻山。义军居高临下以火炮、木石击之,清军仍进击困难。虽如此,其清仍审时度势,深知事态严峻,为防不测,命苟文明、鲜大川带强队突破木栅,屯兵于西门外之青山观一带,图为特角互相策应,由于苟、鲜部队灵活,白日挥军轮翻袭扰清营,夜则出兵截夺清军粮食军火,致围寨清军昼夜不宁,而罗其清虽只两三千老弱死守,但义军大放则巍巍然飘扬于大

鹏山顶(《大鹏喋血记》、《清史稿:杨遇春传》、《清中期·川东北白莲教起义》)。

时王聪儿等襄军被镇压后,王三槐又遭诱降,清廷已减轻了东顾之忧,继德楞泰之后,又调额勒登保率重兵入川,于十月经间、仪至营山。先疏通、巴、仪运道,又与惠龄等合军再加重围。苟文明与鲜大川为解太蓬之困,带兵从青山观转仪陇、巴州,众称上通江麻坝寨(在今通江东120里,唱歌乡境),但未将敌引开(《清.中期川东北白莲教起义始末》),此时罗其清虽有山险可恃,但已孤军无援,军需难济,熟悉地势的土劣又为清军绘出大鹏周围道路图,使义军截夺到的粮食常遭反夺,军粮缺乏日趋严重,虽义军情同手足,均粮而食,仍扼险拒守,毫无动摇。但侯入冬,却井泉枯竭,只量水而饮。审其危情,其清乃从众意,于冬月十九日夜,趁月黑风紧,率众从北门突围出寨,精壮者前冲后堵,掩护伤病老弱撤走。时清军合围数匝,义军虽决死奋战,至枪摧刀折犹挥拳猛打而毫不退缩,以致死伤过半,清军亦伤亡惨重,又头目苟彬被俘,终以寡不敌众无法突出。幸而罗其书闻声前来接应,内外夹击,其清才得率残兵突围而出,奔至渡口,各路清兵又追踪而围,其清、其书又与冲前而来的朱射斗等恶战。趁时大雨如注,清军锐炮火绳尽湿,人马困于泥泞之际,其清弟兄率余部避至青山观临时树栅踞险。额勒登保亲逼栅前,令杨遇春等囊土为护,且战且筑七昼夜。虽栅险未破,但义军终势孤粮尽难支。以前鉴,其清不再计一隅得失,决定相机突围。十二月初一个深夜,寻危径偷过关卡,直趋仪陇孙家梁。虽战地重至,但现已败垒荒凉,无复拒守,兼敌骑随至,仓促间便退至小方山,又被敌围数重,冲杀终日,死伤殆尽,然无一降者,其清弟兄皆负重伤‘十二月十六日,其清率残部经官山(今平昌响滩中学附近),出“响滩子”(《清中期五省白莲教起义资料>)) 5 9页)抢渡巴江(古平昌望江沱至渠县堕石鼓一段河流之称)走黄茅溪(乃去方山坪的一条捷径—编者注),计划潜回方山坪据灯盏窝。退路经白垭子、走马梁(均属今平昌长垭乡),乃奔嘘风寨(今平昌鹿鸣场角),与额勒登保恶战七昼夜,清大军尾追于后,罗思举带兵先伏方山坪,其清弟其书、其秀及子泳福,弃众匿于蔡家梁(在走马梁至嘶风寨之间,今属平昌云台镇)。(又《清中期五省白莲教起义资料》、《清中期.白莲教起义始末》载:苟文明、鲜大川率部份义军突围向北,经仪陇、巴州上通江“麻坝寨”,两次均未将敌引开,清军围罗部队不减,而另派队伍追击,苟、鲜还是不能引开官军。山上仅剩罗其清两、三千人死守。十九日青山观破,罗率部向响滩子方向突围撤退,未抵又遭一次伏击,义军只好由北沿山岭而退,刚到兰草渡准备渡河时,又被赛阿冲率官军追杀,尚未过渡的义军又死伤不少,但这支人数不多的义军仍占领了南北场[今得胜场,因德楞泰在此战胜罗其清而命名」的北山寺。烧南山寺[今仍名]后,大批官军又至,罗其清只好放弃北山寺向方山坪退去,至嘘风寨、蔡家梁,硬着头皮打了两次遭遇战,自己已溃不成军,以下与原文全同)。此两说比《巴州志.纪乱》更可信—编者),德楞泰督副将德宁、游击喜明搜捕,俱遇难。其清避难羞鱼洞(在今岩口鲁班河—亦为自已老宅河下)被擒,槛车送北京,壮烈殉难,时39岁(《清史稿:惠龄传》)。其清以败残之余,势孤无援而失败,余部奔踞东乡“四季坪”,又为罗思举所率乡勇与提督七十五所歼。唯苟文明一与鲜大川率残部合通江蓝号继续坚持杭清(《清史稿:德楞泰、额勒登保、勒保、罗思举、杨遇春、包尔滚、惠龄、恒瑞等传》、《巴州志·杂记》。

本站文章仅供学习参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harexbar.com/post/151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Captcha Code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