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南江人物 女诗人石瑞莪

女诗人石瑞莪

石瑞莪,南江贵民关人(今南江县贵民乡人)石谦儒女,生于1889年,小时聪慧活泼,能吟诗作文,称为才女,闻名闯里。

后长成人与通江平溪坝金溪河易孚吉结婚,所写的诗曾得到当地文人刘拱辰的赞赏。与易结婚后,鼓励丈夫到外求学,望作有志之士,效鲲鹏而飞,扶摇九霄。在石的鼓励下,易孚吉到成都军事测绘学校读书,结业后,又考入成都藏文学校。刘存厚任四川督军时,易在刘部任少校参谋。丈夫从戎,奔走在外,石在家侍奉翁姑,贤淑和善。性诙谐,往往出口成章。朱有文在斗尖坝设馆教书,石侄儿易元忠在该校读书。一次朱出对联“包包白菜”,易元忠对不起,回家向石诉说,石随便应道“蜷蜷黄瓜”。朱有文学识浅薄,喜欢喝酒,在教学中,经常闹笑话,  《论语》中“子曰由诲女知之乎”的“女”应读“汝”,他却读“儿女”的“女”,“士志于道而耻恶衣恶食者”的“恶”,应读“恶人”的恶,他却读成“好恶”的“恶”,石听到后不禁捧腹大笑。一次朱有文的酒瘾发了,不见东主送酒,他向学生出对联:  “夜夜思白堕”,( “白堕”是酒的别名。事见“洛阳伽兰记,城西法云寺”:河东人刘白堕善酿酒,季夏六月,时暑赫羲,以罂贮酒,暴于日中,经一句其酒不动,饮之香美而醉,经月不醒,刘白堕成了酿酒名手。他的酒称“白堕”。) 学生不知道“白堕”是个什么东西,老是对不起,易元忠向石求教。石根据朱在教学上的闹笑话,随即对出:  “朝朝开黄腔。”朱有文看到石瑞莪的对语,面红耳赤,从此努力读书,不再好酒贪杯,虚度光阴。石膝下一女,一岁余。

1923年夏,易孚吉染病回家,不久与世长辞,年 36岁。石悲痛欲绝,昏倒在地,说:  “丈夫与周郎同寿。其佳配小乔与我同命。小乔伤心,我亦断肠。”吊唁丈夫,在灵堂正门写挽联云:

虚度一生,艰难险阻之情尽赴东流,堂上白发犹存,君何忍死;

漂零半世,富贵功名之想都成幻影,膝下黄口无依,我且偷生。

庭柱写挽联云:

两楹如梦人如梦;

一世无缘我无缘。

在祭奠时,写了长长的“哭夫诗”,年程久远,全诗无从收集。据老年人回忆,为十字一句,上句仄韵,下句平韵。其中有这样几句:

哭一声冤家夫泪流满面,未忘人伤心话泣诉灵前;想当年我与君通南异县,为什么偏与你结为良缘?早知夫黄泉路修命夭短,我不该嫁与你凤倒鸾颠……

1924 年清明节,石瑞莪为易孚吉扫墓,吟绝句两首:

马蹄踏遍西复东,往事如尘转眼空。

谁料青春如逝水,可怜黄土埋英雄。

自古才人多命薄,那堪颜色竞如花。

一身沦落惟赊此,怕见孤坟日影斜。

自丈夫死后,石长夜不眠。山花飘落的春天,榴花喷火的夏季,寒蛩悲鸣的秋夜,风雪交加的冬晨,倍增伤感之情。曾在一个秋夜写过这样一首诗:  “秋夜初长百感生,银灯挑尽梦难成。伤心怕见窗前月,肠断蛩虫细细声。”金溪河易家与板桥口白岩坪李家系至亲。为了排除悲痛,1925 年秋天,石瑞莪到白岩平李家玩耍。李家有望月楼,时值中秋,万里无云,明月如水,石登楼写“吊夫诗”一首:

一年容易混,难得到中秋。

翘首望银汉,定睛观女牛。

星汉有鹊渡,孽海无龙舟。

薄命哭夫死,魂招望月楼。

李家三姑娘李明心与金溪河易孚庄订婚,如果李明心与易孚庄结婚,石与她就是妯娌了,在李家作客时,石戏题诗一首,预贺李与易结婚:

当年有别于今朝,礼拜莲台不辞劳,

自伴仙郎跨凤去,东厨懒把信香烧。

此诗写出了李与易结婚时的情景,写出李与易新婚的盛情,更加衬托了她中年孀居的苦境。终因忧伤成病,于1927 年死去,年 38岁。

石精于医学,尤其是对妇科有独到之处。刘拱辰之妻刘李氏,患病久治不愈,远近医生束手无策,向石瑞莪求诊,几剂药,就医好了。一个既能诗文,又精于医术的妇女,仅38岁就与世长辞。

(易孚英口述,同时参考了南江县志)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1536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1条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