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红军文化 通江鹰龙山保卫战

通江鹰龙山保卫战

鹰龙山为通江城北之镇山,蜿蜒如龙,绵亘数百里。1934年6月,国民党军阀刘湘组织六路敌军围攻通江城,在重庆召开军事会议,他命江湖术士刘从云出任“剿匪”前方军事委员会委员长,扬言“36天拿下通江”。红军避其锋芒,于6月21日主动撤出通江城,布防于赤江县辖区内的鹰龙山和鸡子顶,在王坪寨、营盘梁设立前哨阵地以阻击敌人。鹰龙山距县城20公里,海拔1200公尺,与鸡子顶遥遥相望,通江河贯穿其中,在军事上所占的地位极为重要,而刘从云自不量力,人称“刘神仙”,常为人算命看相,刘湘确奉为军师,鼓吹他统领的模范师是“刀劈不进、枪打不穿”的神兵,和“占卦的关”等等,便以二、四、五路主力和第五路第四师及总预备队潘文华教导师一部,分进合击。22日范绍增师周绍轩旅,占领苟家湾、壁山鹦哥嘴、方山坪与红军隔河相峙。27日,敌三、四、五路军云集通江城,向我前哨阵地发起猛攻。兵分三路:一路经蹇家山攻打营盘梁;一路经孟家山攻打三铧顶,一路从徐家梁经小关梁攻打王坪寨。

鹰龙山

营盘梁离城五里左右,明末农民起义领袖张献忠曾扎营于此。敌20军从马桑包、薛家湾及蹇家山三面包围营盘寨,红8师264团某连,凭借有利地形,筑木城、盖沟以阻击敌人,当敌军进入第一道防线过了木城,不见红军踪影,大着胆子冲到第一道防线进了土城,冲上营盘寨,红军居高临下把敌军压下去,待敌军冲至第二道防线,只听见军号齐鸣,红军预备队,从盖沟中冲杀出来,一举全歼敌军。

三铧嘴是一座独峰,山势险陡,易守难攻,敌人进攻三天三夜,难以攻下,又受到王坪寨和营盘梁红军的左右夹击,敌军不敢恋战,退守壁山坡。

王坪寨形似龙头,鸡子顶恰如凤冠,如龙似凤护卫着通江城。红军从王坪寨后面庙子垭修筑地下坑道直通阴龙山,阴龙山主峰是阴灵庙,庙后是沙帽石,徐总指挥和李先念政委就在这里指挥战斗。

敌模范师先以扇子队攻打头阵,扇子队身背大刀,手执篾扇,头裹红巾,敞胸露臂,口中念念有词:“杀不尽、打不穿、子弹飞来扇子扇,碰到红军用刀砍”,气势汹汹地冲上小关梁,沿途看到列宁小学教师徐成宝写在岩石上的标语:“不让敌人走进赤江县苏区一步”和“活捉刘神仙、消灭扇子队”,以后,心有余悸,锐气大减。没奈何,神兵头目便倒了一碗水,念动咒语,将神水喷射在匪兵身上,喊一声冲,当冲到王坪寨碰到障碍后,锐气又减一半。王坪寨东西两岸是悬崖,正前面山坡上又是红军筑的的三道工事,设下鹿柴,红军连长刘轩和副连长徐伯民接到徐总指挥“破除迷信、不怕神兵”的指令后,红军一声喊打,12挺机枪一齐开火,手榴弹在敌军阵中炸开,顿时血肉翻飞,尸积如山。不多时,敌军第二梯队在炮火的掩护下又冲上王坪寨,并耍出新花招,头上包着红头巾,手里摇着牛尾巴,口中念念有词:“一匹马、打不垮、一匹砖、杀不钻、观音娘娘保佑俺”。只见红军机枪扫过来,神兵就地一滚,爬起来又冲,眼看着敌人越来越多,红军刘连长下令作好肉搏战准备,冲锋号一吹,全连战士冲出寨门与敌人展开白刃战格斗。神兵用的木刀,而红军却用的是钢刀,不到一个时辰,神兵招架不住,便夺路而逃,跳岩摔死的、被钢刀砍死的不计其数。敌模范师被打得焦头烂额,屁滚尿流。模范师溃败以后,敌指挥部便命令其南垭场的炮兵日夜袭击,晚上又派出夜袭队偷袭我营,又从东南攀岩而上,不料,被我执勤的胡班长发现,敌兵上来一个,被捉一个,下面的敌军不知内情,一个一个使劲地往上爬,结果全当了俘虏。摸夜螺丝是红88师264团的常用战术,住在小关梁的敌军陈团对我们的威胁最大,我付连长徐伯民决定拔掉这颗钉子,于是带领老虎队摸到敌人团部,先解决了卫兵,其余敌人从梦中惊醒,仓皇应战,陈团受到我军里外夹击,乱作一团,忘图从陈渡潭过河逃走,被红军全部击毙于河中。此时,通江城内的敌人,经常受到红军小分队“夜老虎”的袭击,只好退到射洪庙与红军隔河相峙。

7月1日,敌方左、中、右三路进攻鹰龙山。杨森为中路,从渡口铺过河,经王坪寨向鹰龙山进犯,敌军李家钰为左路从双滩子经龙溪沟直插鹰龙山脚;敌军唐式遵为右路从何家场过河经天井坝攻占营盘寨。当晚,敌唐师派侦察排到蛮坡岩探听情况,在何家老院子抓到一位姓李的老太婆逼问,当得知鹰龙山只有一个妇女营时,便放心大胆的睡觉、烧烟。李氏趁机逃走,一口气跑到吞口梁给妇女营报了信。营长立即紧急集合,火速赶到灵坡岩,将何家老院子 的敌军团团围攻住,连长化妆成农妇到期院内侦察,只见敌军早已进入梦乡时,将六颗手榴弹捆在一起,扔进堂屋,将敌歼灭。第二天,三路敌军又会集在灵岩坡,向鹰龙山发起总攻,我264团、营、排长和妇女独立营在吞口梁与之接上火。这里地势险峻,两岸悬崖绝壁,只有一条路通向指挥部。开始,敌人来势凶猛,徐总指挥下令撤回鹰灵庙,诱敌再进,敌军见我退而不战,就齐向关帝庙扑来,这时我炮兵集中火力,切断敌人尾部,用机枪居高临下猛力扫射,一举歼击敌军300余人,缴获枪支200余支,迫击炮12门,轻机枪5挺。李先念政委将这批缴获的武器,武装参战的赤江县游击队。敌军失败后,退守庙子垭和灵岩坡,经过短暂喘息后,于7月3日卷土重来,扬言要攻下鹰龙山制高点。赤江县苏区马洪仁、乡苏李洪图、村苏李洪俊等干部深入敌后察看后,向徐向前总指挥作了汇报。根据敌情,徐总在玛脑寨召开了紧急会议,并制定了作战布署,今赤江县游击队埋伏在吞口梁两岸,妇女独立团潜伏在阴灵庙两边丛林中,红264团镇守阴灵庙,形成一个大口袋,敌军为鼓励士气,抬出一锅盖银元,组织敢死队,参加者人平5元当场兑现。当敢死队冲至阴灵庙时,被我妇女独立营两翼迂回阻击,红264团从上往下压,将敌全歼。就在这时,敌增援部队抢占了吞口梁,又向阴灵庙发起了三次冲锋,均被我军击退,但264团伤亡也很大,鉴于此种情况,徐总指挥当机立断,派鸡子顶增援部队堵塞住敌人退路,并发出号召:“是红军就不怕死,为保卫赤区而牺牲的时候到了”。全体战士表示:“人在阵地在,誓死保卫鹰龙山”。赤江县刘二沟三乡苏维埃得到通知后,一边飞速到鸡子顶送信,一边动员群众做蒸馍、送干粮外,还组织50多名妇女参战。内务徐中孝率队将干粮送到阵地上,接过伤员的枪弹,狠狠地打击敌人。午后,鸡子顶援兵赶到,敌人落荒而逃。徐中孝又带领妇女打扫战场,押送俘虏,浩浩荡荡回到刘二沟。这次共歼敌1400余人,红军伤亡80余人,红妇女营营长光荣牺牲,至今坟墓尚在。

7月6日,鹰龙山阵地交赤江县妇女营和刘二沟游击队镇守。徐总指挥和李先念政委临行时参加了鹰龙山保卫战庆功大会。红四方面军于1932年至1935年期间在川陕苏维埃赤江县(毛浴镇)与国民党军阀进行反复战斗,谱写了“三路围攻”和“六路围剿”的胜利篇章。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1537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