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敏的《教学作难》

蒲敏以人生若此,其何以堪为韵。

喂呀好苦,哎哟淘神,姜太公卖面,孔夫子在陈。家里穷不宜作假,天下事何必认真!手上无钢只管卖身糊口,腰力不硬,苦得我费舌劳神。一家带锁披枷,分不倒青红皂白,终日帮腔和道①,搞不清子午丑寅。红花女嫁鬼王,事不由己;黄柏皮雕灯影,是个苦人。

某也家不殷实,学而未成,久荒笔砚,难望功名。在当年,未曾发愤;到今日,才不得行。一家人要吃要穿,小伙儿怕你会狠;弄得我当田当地,大窟窿填之不清。想充行式人,这就皆死;学开“子曰厂②(办私塾教学)”也想逃生。

则有富豪家翁,大志先贤,左邻右舍,前村后店,你会奉承,他才作合。三户两户,几处凑成,十家八家,大家邀约。论家道,上万上千,议俸米,几升几合。昨年子着③了拐,小孩子打彩丢钱;那个人吃得亏,老先生对症下药。这个难搞,我安心情愿不教他;那个又来,看今年又是何若?

更有光棍土豪,皮家浪子,走在前面,叫声恭喜:“我有儿孙,愿随杖履。”几百钱说干就干,干包了油盐柴米。多几个,一添再添。大小长短何计,只说腰里撇绸,那知道皮薄如纸。众师兄虎背拔毛,一文钱猴儿耍死。奈何斯文坠地,而后世俗如此。

以至上学之时,几部百文字,一群小孩儿。三杯酒,也算致敬;两把面,便是修仪(个人认为应该是“束脩”),念的别字“一粑那④,听不明之乎也者,带就口号几垮背,只当是哑喳呜咿。满堂蛤蟆哄哄,吵得耳聋;一林麻雀喳喳,闹得神驰。试看他咕起眼睛,偏把“哉”字念成“成”字,哪怕你怄爆肚子,便将“共”字读为“其”。

若夫首夏初临,三月已过。不进学堂,跑上山坡,割草放牛,十天八天不打照面,打雅⑤抛子,一个二个学唱山歌。打锣鼓,丢窝窝,一齐学会;书皮皮,字眼眼,干净耍脱。端午过莫啥事又来读书,忘之久矣;凑底子重新认字,怎么奈何?

至于先生面前全然耍鄙,要米要钱尽他,无油无盐不理。淡酸菜权把汤烧,空辣子⑥捣得火起。萝卜切成颗颗,好酸菜留些与他;牙齿未长钩钩,香东西轮不着你。娃娃本来通惯,敲打我就不来;先生全不耐烦,混吵不知何以。

以至教一年到头,一百两百支住;问他何时找足,三场五场尽绵。歪嘴婆照镜子,那才是当面丢底。沟子上擦腚花,这门子好不作蓝(难)!奉劝伙计们,收旗卷伞,莫把自误;请看尘世上,讨口叫花,其何以堪?

(原通江县云昙乡蒲家坪余和贵口述,李瑞明整理)

注:

蒲敏:喜神滩人,清代举人。幼年受敦于通江向调元,长期从事教育工作。

①和道:和读抖动词。

②予曰:讽刺教书人的话。

③着:口语读“浊(chuo)”。

④一粑那:口语,即“一么多”,很多。

⑤打雅:小孩玩耍的一种形式。

⑥空辣子:农村捣姜蒜的碓臼。

本站文章仅供学习参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harexbar.com/post/157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Captcha Code

0条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