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南江县长池乡(长赤镇)抓壮丁见闻

抓壮丁
抓壮丁

1943—1944年日本侵华战争最疯狂,国民党抓壮丁搞得鸡飞狗跳,老百姓日夜不宁。下面是我小时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的真实回忆,无一点虚构。

一、国民党拼命抓丁,老百姓殊死反抗

国民党部队官兵极不平等,士兵常遭官长打骂,粮响常被克扣,吃不饱穿不暖。青年入伍前被抓住时,形同罪犯,先是绳捆,后关监牢。老百姓内心反感,进而发展到行动上反抗。我家住在原长池乡第四保董家湾。国民政府实施分而治之,把一个300余人聚居的董家湾划为上下两湾。上湾归三保管辖,下湾归四保管辖,这三百多人连甲长都当不成。

土地改革时上下湾共107户,其中104户是借土养命,租种周边何、康、石、侯四大望族的土地。划分阶级成分时,107户中仅有两户富农(熊大朝、熊大鹏),一户小土地出租(熊常氏),其余全是贫下中农。穷人怜穷人;穷根连穷根,董家湾的男女老少十分团结,不畏强权。青壮男女常年身带匕首做庄稼,如遇抓壮丁者近身,难免被捅上一刀。三保抓丁,上湾的青壮年就往下湾跑,同下湾的青壮年结伙躲逃。偶有一人被抓住,老少爷们和妇女一窝蜂拥上来,锄把、扁担、菜刀、屎尿向抓丁者乱打乱砍乱泼,直到把人抢回,把抓丁者赶走才退阵。四保抓丁,下湾的青壮年就往上湾跑,同上湾的青壮年结伙躲逃,如有意外,同样是一窝蜂出来解危。如此抗拒,保住了这个地方四五年没拉走一个壮丁。

二、何俊州挨婆娘打,何岑南逞主子威

由于抓壮丁常常扑空,三保保长康诘子(伯祥)与四保保长何俊州换手扣背,保丁异地交换一齐出动,壮丁抓后再分。一天何俊州带着几个保丁去上湾抓熊大邦扑了空,便把他母亲熊贾氏抓住要她交出儿子。妇女们一窝蜂出阵论理,臭训何俊州:你混帐到了极点,我们三保该出丁,用不着你们四保的人来动手动脚,这里不是你耍歪的地方,你给我们早点滚开,免讨麻烦。何俊州骂“一窝蜂”是群泼妇,只服天管不服人管的刁民。一窝蜂的女人们久经战火,满不在乎,据理反驳:你们只许州官放火,就不让百姓点灯。熊贾氏叫何俊州放开手,有话好说,何不放,熊贾氏顺势一记耳光,打得何俊州头昏耳鸣,还未反应过来,又是一个扫腿把何俊州放倒在天井坝中。何俊州以往也听说过这老婆子当姑娘时在娘家练过武,有点拳脚功夫,却未领教过她。今天才真尝到了她的厉害。待保丁把他从地上扶起后,又遭到一窝蜂的一顿臭骂:今天这只是给你个信,二次你再来就要你的命,你些混帐不赶紧滚蛋,还要等着挨二道。在吵吵闹闹中把何俊州一伙哄走了。

好事不出名,坏事传千里,何俊州挨婆娘耳光的丑闻不翼而飞,四处传扬。熊大邦这时也更神气十足了,他身背一把马刀走家窜户,见人便说:谁敢拉老子的壮丁,我就先放倒他妈几个……。康诘子、何俊州看在眼里,恨在心头,一齐跑到长池乡公所找乡长何岑南(土改镇压)诉苦申冤:若不挽回面子,他们以后没法再当保长了,兔死狐悲物伤其类。何岑南也觉得他的下级受此侮辱太丢脸了,便与康诘子、何俊州商议报复之计。众说纷纭之后,何岑南拍板了:熊大邦这名壮丁非抓到不可,这几年没从那个沱沱里抓走一个壮丁,与熊大邦这个泼皮有关,到时我们乡上出几个警丁,你们三四保联合去抓,抓不住活的,死的也要给我抓回来。”

三、何岑南巧施毒计,何开秀惨遭枪击

1944年一个太阳似火的上午,何岑南派出了何献兴、周心田几名精干警丁荷枪实弹,会同三四保警丁二十余人,把上湾大院子围得水泄不通。何献兴、周心田气势汹汹的冲进熊大邦家,不料又是扑空。接着有人“点水”说:“熊大邦到安子湾何大印家烧烟去了。”何献兴、周心田立即带着10多个人奔往安子湾,果见熊大邦正在何大印家床上怀抱一把马刀过烟瘾。何献兴、周心田持枪堵住门,叫熊大邦放下马刀,跪地就擒。过足了瘾的熊大邦哪会听他们的话,提着刀飞身跨门,左右开弓,夺路而逃,幸亏何、周二人躲闪及时没有伤着。当熊大邦跑到院坝中时,何、周回过神来举枪对熊射击,砰、砰几枪都未打中,熊大邦跑了。他们追至院坝边时,忽听何廷成家哭声大起,喊着:“警丁打死人了”,何献兴、周心田还以为是这家掩护熊大邦逃跑施用的脱身计,似信非信地要进屋去看个究竟,一进门就见一女人倒在血泊中,脑袋开了花,四壁都是脑浆。这女人乃是何姓名门之女,望族侯昌仪(土改镇压)之外孙媳妇何开秀。何献兴、周心田这时呆了,只好听候两家命主和乡上来人处理。

四、何岑南机关算尽,三条命冤屈难伸

安子湾去侯家梁不到十华里,侯姓命主闻讯赶到,来者沿途就砍了一捆黑挞条和黄荆棒一拢就把何献兴、周心田反手悬于何廷成正街沿两个牯牛担上打“风摆柳”,侯何两家命主共30多人轮番抽打,持续一个多小时,待乡上派员赶到,何、周二人已奄奄一息了。乡上来人一方面找保甲长劝慰两家命主,缓和局势;一方面请人把何献兴、周心田(二人家住三保)抬回老家疗治。那年头,农村缺医少药,又无调养佳品,何献兴回家第三天就离开了人世,周心田第五天也呜呼哀哉了。

老百姓的评说是:何岑南抓壮丁拉下三条人命,三个冤魂跟着他,不知他何时偿命。何开秀回娘屋死于飞弹,实在冤枉。何献兴、周心田二人是谁打死了何开秀,责任尚未分明就含恨而去,成了三个屈死鬼。(作者:熊继尧)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分享巴中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harexbar.com/post/159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Captcha Code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