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红军文化 “川北民军”在南江组织的抗捐斗争

“川北民军”在南江组织的抗捐斗争

“川北民军”在南江助民抗暴,组织了20多支抗捐队伍,开展有组织的斗争,主要有以下几件事情:都去坐牢、水冲大堂、讨还血债、开仓放粮,救济群众。

川北民军迎接红军
川北民军迎接红军

一是“都去坐牢”。

1932年9月13口,在“川北民军”的组织一下,大河一带6000多人拥向县城抗捐。

官方下令:“将抗捐队伍堵进南江城东岸的南江中学训话。”在会上讲什么“缴纳军款,十万火急,杀人可恕,欠款难容”。

“川北民军”小分队和群众配合,趁人多势众,一面将警丁挟持起来吊在球场篮板上,一面拥进大堂支锅煮饭。

县长姚(上“焱”下“土”构成的字)用脚踢锅罐,更惹怒了群众,被大家拉住推去推来。姚县长下令:“把他们押进监狱!”

保安队开始绑了推操姚县长的八个农民之后,大家齐声吼道:“我们都去坐牢!”“只要肚子饱,不怕坐监牢!”所有抗捐队伍一齐往监牢跑,把监牢挤得密不透风。

姚没办法,只好全部释放,答应缓交款一月。

大河群众,打响抗捐斗争的第一炮。

二是水冲大堂

1932年9月28日,长池群众在“川北民军”郑志勋、余相南等的组织下,聚集长池区公所,强烈要求公布前几年的军款支销。区长张玉生、联保主任何岑岚狼狈逃跑。“区上的贪官跑了,我们到县上去闹!”

路上,汇入八庙垭、石矿坝、东榆铺的抗捐军民千余人,每人手握一块鹅卵石,到了县府大堂坝,齐声高呼:“苛税太重,活不下去,请县太爷免税!”

姚县长气冲冲地走出来,呵斥:“你们来干啥?个个都是精壮好汉的,挑水卖嘛,也养得活嘛!”

“好,我们去挑水卖!”

不一会儿,千多挑水放在大堂。

姚卒恼羞成怒,一脚踢倒一桶水。

抗捐群众,趁势将千多挑水倾泼到大堂。顿时,大堂如洪水猛涨。姚立即答应到公园坝开大会解决。姚在大会上,向抗捐队下了“把蛋”,说:“派款太多,不是我姚派的。只要大家回去,一定弄合理。”众人呼喊:“不弄合理,我们再来几次水冲大堂。”

三是讨还血债

“水冲大堂”后,南江全县各地的抗暴斗争高涨起来。

1932年12月9日,长池群众包围区公所,袭击稽征组,高喊“打倒何岑岚(联保主任)!”“活捉张玉生(区长)!”何岑岚下令开枪,扫一死群众李金如和一个老太婆。

这下,“川北民军”公开出面了,指挥群众以砖石还击,当场打倒区公所一个职员,何、张二人拼命逃跑。

接着,将张玉生等人的几匹马卖掉,为死难者举行了隆重葬礼。

随后,开仓放粮,救济群众。

紧接着,各场各村,鸣锣通知:“吃饱饭到南江,不获胜利不回乡!”一传十,十传百,群众背起铺盖卷,带上水红籽(野果)等,在川北民军”的带领下,浩浩荡荡地奔向南江城。边走边呼口号:“农民要吃饭,不要再派款!”“强烈要求县政府惩办杀人凶手!”

姚县长闻此,采取紧急措施堵住入城群众。尽管如此,陆续拥入城的抗暴群众达4万多人,城小人满,便扎于城郊,上到梯子湾,下至小河坝,30华里的道路上,全是手执镰刀、斧头的抗暴农民,他们高呼:“现在庄稼做不下去了,请县官指一条生路!”抗暴群众,一张羊皮,一抱包谷草,露宿过夜。三个石头支口沙罐,煮野菜,充饥饿。县城工商界,目睹此状,宣布罢市,他们推出代表参加抗暴队伍。

姚见他耍出的招数全然无效,又施伎俩,派治城保正彭从善,从县政府后门出来劝说:“不要闹,县长请你们派代表去谈判。”

17名代表去到县衙,姚软硬兼施,一面设大宴款待,一面说:“做生意傍行,种庄稼完粮(交公粮),历来的规矩,未必闹就把款闹脱了?”代表们回答:“这几年把我们整够了,要粮没有,要命有一条!”长池代表许长富(“川北军民”干部)说:“要逼款,就是官逼民反!若不免款,全县造反!”姚气急败坏,将许长富抓了起来。

县长抓代表的消息传出,群情更愤。南江中学师生出校支援了,他们把警察局长李春年和警察兵推到河边,用课桌搭成浮桥,冲进城内,高喊“打倒田颂尧!”冲到县府,敲开大门,向姚请愿。这时,数千群众,拥进大堂,推翻“贡桌”,大闹县
府。姚见势不妙,越墙逃跑,又被群众抓住,推入大堂。后又转到城陛庙拱厅,同各区派出的300名代表谈判,达成了五条协议:

一.所有捐款,一律延到第二年4月交纳;

2.由县政府向上呈报饥饿,减少捐税;

3.释放所有闹款群众,医治好闹款负伤的群众,重新安葬闹款死亡的群众,衣、食、棺木由县政府负责;

4.县政府派专人前往一长池处理好开枪打死群众的案件;

5.县政府给每个来县闹款的群众两吊钱,以作回家的路费。

这次,聚众闹款5天,抵制了军款,姚就此垮台,群众眉开眼笑。

四是以牙还牙。

新任县长冯仕杰,为防止长池再次闹事,以履行姚所签协议为名,派警察局长李春年于12月17日同保安队长胡文炜带上保安队前往长池“调解”开枪事件。李春年在“调解”会上说:“打死刁民,何罪之有?”“川北民军”获悉这一情况后,任炜章急派副处长梁宪之率特科队苗金武、谭家茂等11人,化装成农民,从五郎庙出发,赶赴长池街道,趁李春年、胡文炜去正李世良家赴宴之机,以祝李世良“乔迁之喜”放“鞭炮”为名,首先击毙两个门卫。李春年见势逃脱,胡文炜退人灶房负隅抵抗。“川北民军”将胡文炜同联防大队长孙克仁等17人全毙,缴长短枪支3l支,特科队除一战士因枪走火身亡外,无一伤亡。

“川北民军”撤离时,200多群众随队参加了“川北民军”。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87695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