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鱼的传说

望红山有一个小山村,村里住着二三十户人家,除了地头蛇钱金贵是鱼肉山民的恶棍,其余都是一盆如洗的穷人。钱金贵有钱有势,称王称霸,不知害死了多少无辜的穷百姓!那家伙不劳而获,象一根“老母虫”一样,养得肥滚滚的。用自己的话说:他在村头跺跺脚,村尾地皮都要抖。在村里,一棵草,一块石头,都是他姓钱的,没有穷人的份。山民一提到他的名字,无不切齿痛恨!

1934年红军路过望红山,钱金贵网罗一伙土匪,妄图阻止红军进村:一场血战过后,红军赶跑了土匪,钱金贵也逃之夭夭。乡亲们欢呼着把红军迎进村里,把钱金贵的财物和土地全部分给了饥寒交迫的山民。

时间过得飞快,红军还要继续北上。红军走时,留下了一个在战斗中负伤的红军战士,乡亲们象爱护亲人一样护养红军战士,给他弄最好吃的,给他挖回草药治伤,伤口一大天好起来。

腊月的一个风雪大,钱金贵带着家丁,悄哨从山外象饿狼一样扑了回来。乡亲们听说“地头蛇’又卷土重来了,忙将受伤的红军战士藏到山中一个洞里藏起来。但由于坏人的告密,红军战士终于被敌人抓走了。

钱金贵把全村老幼赶到望红山上的一个水潭边的荒坪上,要亲自杀害红军战士,企图用此慑服乡亲。这大,寒风怒号,林涛滚滚,雪花象筛糠样飘着,在阴沉的大空中打着旋。被逼到荒山的山民们,一个个低着头,含满泪水的眼里,身寸出仇恨的光芒。当五花大绑的红军战士出现在人们面前时,百多个怒火燃烧的山民一拥而上,将他紧紧围住,千言万语不知说什么好:红军战士面对敌人的屠刀,毫不畏惧。他迈着紧定的步伐,走到乡亲面前。跟大家--一告别。

钱金贵一脸狞笑,发红的眼睛射出一股豺狼似的凶光。他命令家丁把乡亲赶开,然后象饿狼一样扑到红军战十白前,咆哮着“你出头了,我送你回老家!”红军战士将紫铜色的胸膛一挺,逼向钱金贵,怒声骂道:“我生不能剥你的皮、抽你的筋,死也要变成厉鬼,为乡亲们报仇雪恨!”说完一步步向水潭走。

在水潭边,红军战士停止脚步。潭水如镜,明彻见底,倒映出他坚强的身影。钱金贵紧紧尾随红军,他要亲自射出罪恶的子弹。就一瞬问,红军战上突然回过头,深情地望望乡亲们,眼里充满对未来的坚定信念。他看见乡亲们眼里迸发出复仇的火焰,坦然一笑。接着是一声撕人肝胆的枪响……

红军战士的鲜血染红了碧澄的潭水,水面上象怒放着一朵火焰般的映山红。说也奇怪,等潭水中的碧血散开,水面上突然活幻出一尾一尺多长的红鱼,红鱼透体金红,鳞片闪着耀眼的金光。它在刺骨的冰水单摇尾摆头,自由白在的游着,钱金贵被这突然出现的红鱼迷住了心窍,这“地头蛇”垂涎二尺,忘乎所以地一脚跨进潭水,就要伸手去捉,红鱼非常灵性,正当钱金贵的手刚伸拢,它将红尾一摆,游开三四尺远。等钱金贵赶到,正要去捉,它又将红尾一摆,向深水处游去。钱金贵求鱼心切,忘记了潭水的深浅,猛然脚下一滑,失去了重心,扑通一声掉进了没人深水里,他刚张张嘴要呼喊,冰水早已灌进了喉咙。只见“地头蛇”在潭水中挣扎几下便象石头一样沉下去了……家丁手忙脚乱地把钱金贵打捞上来,因一冰二溺,“地头蛇”终于一命呜呼。

过了两天,乡亲们悄悄上山打捞红军战士的尸体,准备安葬在望红山的青松下,但什么也没打捞起来,只有那尾红鱼在潭水中欢畅的游来游去。人们这才悟出:原来红军战士已化成了红鱼,为乡亲们报仇雪恨,处决了钱金贵。而且,红鱼代代繁衍,给巴山人民创造着无尽的财富。

(原载《群众文艺》1982年第5期,作者谭守勋)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打赏
海报
红鱼的传说
望红山有一个小山村,村里住着二三十户人家,除了地头蛇钱金贵是鱼肉山民的恶棍,其余都是一盆如洗的穷人。钱金贵有钱有势,称王称霸,不知害死了多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