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南江历史 解放前(民国)南江选举见闻

解放前(民国)南江选举见闻

选举,一般说来是运用民主方式“选贤与能”把有真才实学的人才选拔出来,肩负国家的重任。贤即是“德”、能即是“才”,同当前用人要求德才兼备的含义大体相同,但也不是固定的,是随国家的性质和法制为转移的。但是用考试的办法或民主选举的办法去发现人才,其目的都不外是为自己的阶级利益和切身利益服务,这一点基本是一致的。

封建王朝开科取士是如此;袁世凯窃夺革命果实,复辟帝制,玩弄高等文官考试,也是如此。1927年,蒋介石发动反革命政变,实行白色恐怖,本无民主气味,但他表面上也宣称奉行总理遗教,通过军政、训政过渡到宪政时期,还政于民,实现共和政体。挂民主之名,行独裁之实,为他的“家天下”奠基立业。当抗日战争胜利在望之际,蒋以为他蓄意一统天下登基加冕的良机即将到来,出动大量兵力争夺地盘,窃取胜利果实,继续执行“攘外必先安内”的错误政策,进攻解放区、扼杀革命。为了“掩耳盗铃”伪装民主,不得不通过选举的办法来实现建立资产阶级民主政体的愿望。因此,1945年便急急忙忙撤销1942年在全国范围设置的临时参议会机构,普遍成立正式参议会。不久,即迫不急待地普选国大代表,提前召开全国国民代表大会,表演一出当大总统。自称“北汉王”的丑剧。

南江临时参议会的选举,由于正(副)议长规定由省、县政府分别圈定,又是过渡性质的临时机构。选举竞争不够激烈。省府圈定我县教育界名士,曾任省厅处秘书等职的老幕僚袁道南担任。同时委派县绅胡化曲为秘书长,龙德渊遴选绅士李少确为副议长。选出议员20几人组成,并推选议员一人驻会。1944年秋,袁病故任所。1945年春开会确定遗缺由议员李蜀华代理,此举正吻合梁愉舒认为到改选时,李必竞选议长的预谋,一场李、梁争夺战投从此开始荫芽。因为当时龙德渊一上任就打算要在南江做五年县长,取得专员成绩的资历,他这种想法从表面上看是想往上爬。但要达到他这种奢望,如不在治下培植一批亲信,也很难办到。梁愉舒就是他扶持的一个股肱[gǔ gōng]之臣,任命他当民政科长,总揽行政权力,主管人事调动,培训区、乡、保人员,拉帮结派,建树基础力量,上下呼应,以利于收到指臂相依的效果。梁愉舒胸襟狭窄,爱财如命,自命不凡,政治野心严重,靠龙得势,互为利用,一时形成霸局、任所欲为。李蜀华文凭虽不高,但受过军训,能说会道,长于交际,曾任军闷孙德操部的团长,孙部在抗战时被迫出川抗日,李竟被“日本炮兵优势”吓嘘回家,无事可图,曾流露过“民意机构可为”的内心打算,到县参议会正式成立时,必将竞选议长席位,同梁愉衡的预谋形成对恃局面。梁的条件十分成熟,竟选议长“瓮中捉鳌”,而李除本身的有利条件外,唯靠县属少数上层亲友和部份在乡军官尽力而为,下面基础空虚,显然会遭到失败。

不出所料,揭晓验票只黄少容投了李一票,另一票弃权,余皆为梁所有。姜周屏同梁一次出笼,当选为副议长。在这样盛气凌人的情况下,龙德渊还套演了一出“诸葛亮过江吊孝祭周瑜”的闹剧,不过祭的是活周瑜。他随带警卫张崇文去李寓(程魁家),在路上问张知不知道他去程家干啥?张答不知。他说:“李团长竞选失败,正在怄气,我去看他给他散散气”。他一进门就高声叫李说:“我来陪你打牌好吧?”(这段话是张以后传出的),对李无比恭维,说了不少安慰好听的话,李均微微苦笑来回答他的“美意”,玩了一圈麻雀牌才告辞回衙。这段情节传出引起了本县在省的老先生如吴阶平、伍介眉、郭仁甫等和部分留蓉学生的注意,认为梁、龙勾结,树党营私,制造纷争,不利桑梓。一次梁愉舒因公到省,他们以同乡会的名义实请梁愉舒,公开劝告他不要独揽地方权利,制造争端,提出参议长和国大代表这两顶帽子应该让出一顶给别人戴,不要同室操戈。梁在这种情况下不得不违心地表示同意,当即回答他决不候选国大代表,不跟李竞选。但他面从心违,一回县就另搞一套“殊途同归”,表面自己不竞选,却暗支持姜周屏出面候选,同李竞争国大代表,企图侥幸成功,为虎添翼,巩固霸局。因姜是梁在龙德渊任内一手提攀起来的亲信,他冒昧竞选主要依靠梁的权力扶持,其次则靠花钱戳洞洞鱼,所以曾卖过一股田地作为开支。李则主靠自己的交际手段,以私人情谊委托亲友故旧和少数在乡军官,着重以李的才能胜人为理由,深入宣传,从舆论上取胜于姜。当时我也在为李助选,其原因就是从才能和品穗来衡量,姜周屏的确不应竞选国大代表。在旧社会要有一定的交化水平,善于谈话才能应付大的场面,或在适宜机会,为选区百姓说几句有益的话——如有关派款、征丁的事情。这种开门见山的现实内容作宣传,知识界和各阶层人士中容易接受,普遍老百姓也易听懂。我去大河接洽当地头面人物,他们表示同情,选举收获比较好。只姜周屏和胡化曲派人在那里挖走了少量选票。上段如赶场、贵民、上两、杨坝等乡选举结束,投李的选票亦占多数,城关镇原属梁愉舒的控制范围,由于镇长梁树极倒戈,几乎全票归李。南江下投选票数最较大,情况复杂,头绪也多,通过分头去人接洽,疏通成见,照样宣传,超过了预料估计的成效。这次“国大选举”如果梁愉舒不放弃侯选仍旧勾结设置障碍,李蜀华很难赢得这样比较全面的胜利。这些老先生怠事宁人,热爱家乡的精神可敬,调处此一纠纷,亦不失为地方做了一件有益的事情。

南江选举国大代表的候选人,大约有李蜀华、姜周屏、吴阶平、郭仁甫、何公辅、伍介眉、胡化曲等七人,真正出面只李、姜二人,此外胡化曲戳了少量洞洞鱼。其余听说有人回县,探听了一下就离开了。至此地方选举基本结束。

1947年9月,蒋介石迫不及特的通知,在南京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自摄总统位,支持孙科竞选付总统未遂,被李宗江竞选致胜。李蜀华在四川代表团中年事较轻,去南京开会途中,大家推他对外接洽,如联络招待人员、交涉宿食和安排游览、文娱事宜。会前在南京被邀请为李宗仁助选的四川代表团的负责人,事后得有酬谢礼品,据我所见有卡宾枪2支。代表团返川在成都设立四川国大代表联谊会,内设以熊克武为首的常驻代表几人,李蜀华是其中之一,他们实际上是同省政权唱对台戏。解放前夕,李去彭县依附刘文辉协助起义,解放后他和李伟如一起被介绍到南充川北行署报到安排,李因其弟民愤大,土改后期被送回本县调处,同群众谈判未决收监看守,据说经报川北高级法庭判处了有期徒刑二年,因在狱患重病,组织示意由我保店就医。(我在各界人士代表会常委会驻会)不久在店病故,他的亲属来城运回安埋。在1984年落实的政策中,听说经县委统战部审查,李仍属统战对象。

1948年底,县参议会姜周屏请假回家过春节,暴病死亡。1949年3月召开春季会议确定姜的遗职由我充任。同年12月县城解放,我参加了县解放委员会的工作。1950年二月初县人民政府成立我被留用安排。此即南江县参议会(包括临参会)的成立和选举的经过,以及选举国大代表的始末根由。其中情节大多是自己的经历,尽管事实没有虚构,但也不是背诵原文,不可能没有差错,祈望知情者指正。

(作者:成尧赓,来自《南江文史》第五辑)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2070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