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州城(巴中城)垣兴废述略

巴州建城垣有文献可考的时间可以追溯到汉和帝永元三年(91),迄今已1928年历史。

汉和帝永元三年,益州巴郡分宕渠县(治今渠县土溪镇城坝)北境(今巴河流域)置汉昌县,治今巴州老城区(今东城街道办事处部分街区)。为汉昌县治后,继为大谷郡、巴州、清化郡及梁广县、化成县、巴县、巴中县、巴中市(县级)、巴州区治。

汉昌县城示意图
汉昌县城示意图

考汉昌县治具体位置,在今巴州区东城街道办事处钟鼓楼街与东岳庙街以东凸起地带,东、北濒巴河,南临状元溪,唯西面一梁连接米仓道。其城垣走向大致是:由今东岳庙街上口(旧有土地庙),沿新城街东行,至中城北街上段(原有丈余高坎),接原巴中县委后墙处为北城门;再东沿原巴中县委、县人武部后墙,经原县公安局、县政府、县委招待所(老宕梁公园)后坎上,再沿小东门街,至大东内街与大东外街交接处为东城门

转南,沿桂花井、巴州一小(原万寿宫),穿土星街下段坎上(其下原有十余步石梯),沿52号房石壁,接东城街135号附10号至附1号房(禹王宫山门及其两侧,原县粮食局办公楼后),穿中城南街,沿19号房(原杨家公馆)右侧高坎,至南门街上段挨原鼓楼旅馆处为南城门;向西经原鼓楼旅馆、共和茶旅社后坎(其下均低丈余),转北沿东城巷坎上(原有石梯十余步),绕东城街25号房后,穿原巴中县进修校,沿钟鼓楼街后坎(其下为巴师附小、原守备与武官衙门),衔接西城街与东岳庙街交钟鼓楼街的十字路口,右侧1号和2号房之间为西城门。在此范围内,台上为汉昌古县城旧址,台下为古城壕。县衙在原巴中县政府内,背靠城墙,下环巴河水,依古制而南向。其城墙系挖掘环台地下沟洫中泥土沿台地边缘高险处夯筑而成,土墙周长约350丈。

南北朝时期,萧梁、北魏于大谷郡治汉昌县(今巴州区东城街道办事处部分街区)和大谷郡北(原巴中县江北乡江北村五组)竞置巴州。至梁末,巴州城已分内外城,有“琵琶城”之称。内城为汉城,外城为“琵琶”琴柱向西延伸部分,城址大致在今巴师校(市高级中学)和原望江旅馆之间。城墙周长720丈、高1.2丈,城壕深、宽各1.2丈。

五代时,后蜀广政四年(941)重新修筑城墙,在四周垒石,建造城门及牙楼(城墙要隘处作防护的小楼)。宋天圣三年(1025),对毁损部分城垣再度修复。明成化年间(1465—1487),州判唐平、知县王成先后于土城墙外包砌以石,城墙高一丈二尺,周围四里,计七百二十丈,城壕深、广各一丈二尺,四城门之上增修楼台;正德年间(1506—1521),参议胡凤增修;嘉靖十八年(1539)后,又屡次营缮,日臻备固;崇祯末,毁于兵燹。清康熙三年(1664),重修城墙;乾隆二十九年(1764),扩建城门,重修城楼,并对四门城楼书名:东为“仁春门”,南为“永平门”,西为“承熏门”,北为“安澜门”,四个城楼名皆含祥瑞之意;嘉庆二年(1797)九月、十月间,州境白莲教乱,教徒先后两次毁州城,州署迁平梁城达十年之久,直到嘉庆十年(1805),州治才迁回原地。当时,就有修复州城的动议并付诸行动。鉴于地方财力有限,修复城池需中央政府援手——国库拨银子数万两。逐级向工部报告后,工部派员来巴州调查核实后,由户部批准方能执行——那时,要想向上争取款项就要走严格的程序了,与今日要项目如出一辙。巴州修复州城之事到了户部,被阻止——户部不予拨款,列入缓建项目之列。直到嘉庆十三年(1808)李天培任知州,才重新修筑城垣。本文重点介建州署、复修城垣,迅速恢复正常的社会管理秩序,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实干家,成为巴州历史上为数不多的“拓荒者”式地方官。

梁、魏、北周巴州“琵琶城”示意图
梁、魏、北周巴州“琵琶城”示意图

这里有必要先大致介绍一下自唐以来巴州官员办公的地方。

有史料明确记载的州署,位于城东北隅(原址在今巴州公安分局办公处),系唐武宗会昌四年(844年)州守裴祎建。落成时,裴作《修廨宇记》,并刻石立碑。《修廨宇记》一文今佚。宋人王象之《舆地纪胜》卷四《舆地碑记目》引《修廨宇记》云:“巴南新置屋宇、什物、石记,俱会昌四年甲子岁立。”明洪武年年间(1368—1398),知州董焕英重建。正德九年(1514),原阆中知县权州(巴州)事章应奎修缮。崇祯十四年(1641)正月初一,张献忠部由昭化(今广元市昭化区)渡嘉陵江至巴州,以骑兵诈称明兵部尚书、内阁大学士杨嗣昌部(时杨奉命督剿张),差兵赚开巴州城门,张部乘隙破城,州署一同被毁。满清立国,疆域初定。巴州城郭未完,民户寥落。清顺治五年(1648),因无州署办公,新任知州许广大权治石城堡(今恩阳区石城乡),后两任知州杨九圉、盛图杲萧规曹随,侨置州治石城堡计十二载,直到顺治十七年(1660),陆鉴任巴州知州时,始移至原治。康熙二年(1663),时任知州魏步南修复官廨,奠定民居,时土著逐渐聚居生息,外来流民也编入本地户籍,安居乐业,遂成保聚。嘉庆二年(1797)九月,白莲教“掌柜”(设“掌柜”“元帅”“先锋”等职)樊人杰、“青号”(以“青”“黄”“蓝”“白”为记)首领徐天德率教徒攻陷巴州城,时任知州常发祥率残余仓皇逃往州城西的平梁城,结寨堵御。白莲教教徒在城内烧杀抢劫,据城十日方撤离。至十月,白莲教通江“蓝号”首领冉文俦率教徒复入州城。居民皆避去,空城一座。冉部无所获,于是焚烧州署、民房解恨而去。自常发祥迁民、迁署平梁城后,继任知州田文煦、葛若炜亦侨置州署于平梁城严公台,三任知州先后在平梁城办公达十年之久。嘉庆十年(1805),新任知州刘传经又将州治迁回原地,重修衙署头门、仪门及常平仓等,勉强维持社会管理秩序。
经嘉庆二年(1797)九月、十月两次劫难,巴州城遭到毁灭性破坏:城墙倾圮,街道阻断,衙署火烧,民舍损坏,宕梁书院、崇圣祠、武庙、申明亭等公共设施被毁,城市基础设施荡然无存。虽经上任知州刘传经的惨淡经营,州城处处仍掩饰不了战争留下的满目疮痍,简直就是一座破城、荒城。

李天培上任伊始,认为当务之急是建州署、修城垣。面对城市建设的诸多棘手问题,李天培迎难而上,没有退缩,没有苟且偷安,得过且过,坐而莅事,他要干些事,干些大事。他决定,公署、城垣同时建,两全其美。反正“城建”的摊子铺起了。 对州署主要是增修。李天培在原署旧有的基础上,命工匠拓展面积,创新规制。署外是照墙,翼以“八”字长垣,三面均为民房。州署首进为三间头门,左边为常平仓,右边是监狱。再进是三间义门,中间列甬道,树圣谕坊一座,内书“尔俸尔禄,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难欺”十六字。东边是吏、户、礼、仓、盐科房五个办公室,三间差厅、库一间,西边为兵、刑、工、承发科房四个办公室,东西共九个科房;上为三间大堂,左右各房屋一间。又进为宅门,左右房屋各一间,中间建一亭,连接二堂,左右厢房各三间;二堂有三间房屋,十三年后,也就是道光元年(1821),时任知州陆光宗在左右房题写“民鉴堂”,这是后话。又进为内宅门,左右厢房各三间,三堂五间,其左翼建榭屋三间,内室俱庳狭,不及前面房屋闳敞;三堂后,有亭一座,外为空地,围绕两层围墙,杂植花木果蔬;二堂之左,是东花厅五间(十三年后,额题“话雨轩”,仍为陆光宗书)、左厢房三间,后面是三间厨房(厨房后,道光八年,也就是公元1828年,时任知州陆成本掘井一口,取名“醒心泉”),右边是西花亭三间、右厢房两间,后为三间书房。民国初年,推行新制,废除满清政府“九科房”建制,另设司法、行政两股办公处于此。

清道光年间巴州城示意图
清道光年间巴州城示意图

民国七年(1918),靖国军纵队长郑启和驻巴中,于县署后建新式楼房一幢办公,民国十五年(1926)毁。新州署为深宅大院,连檐接栋,规模宏大,气象庄严。今日看来,一点也不逊色于一些地方政府的豪华办公楼。修建城垣,首先选定基址。李天培将原州署西南一带缩进十分之二,东北仍依原州署旧址划定建设面积。清代城市重建规制一律按明代旧式。康熙元年(1662)之后,《大清会典》明文规定:“捐修城垣,务照旧式坚筑取结。报部如不合旧式,并三年内塌坏者,管工官役该督抚指名参处”。(《钦定大清会典则例》卷一百二十七《工部·营缮清吏司·城垣》)国库不拨款,李天培便用买进有余的军粮作为修城费用,雇募工匠,开采山石,伐木垦土。附近乡民义务劳动,每户运石四块,完成任务后就回家从事生产。数月之间,石料俱集。施工期间,不论天晴下雨,李天培亲自到施工一线监督。他千方百计筹措筑城所需工钱,不挪用一钱公款,也没有给州民摊派款项,增加负担。竣工的新城垣高一丈五尺、厚一丈,周二里五分,计七百余丈,有垛口一千一百一十九个,并分建五门,五个城楼改额为:东城楼名“新泰”,西城楼名“庆成”,南城楼名“文焕”,北城楼名“奠瓯”,新增建小东门城楼名“毓秀”。新筑城垣固如金汤,为一方保障之资。

值得一提的是,在建设这个大工程时,州人刘世成个人捐资筑城十余丈(清代一丈合今市尺九尺六寸)。修署、筑城时,李天培也开始重修或维修损毁的公共设施,复修文庙、儒学署、崇圣寺等。

文庙在州城内东北文星街。嘉庆二十四年(1819)举人、巴州人谢一鸣撰《巴州志稿》云:“旧在州治河北,元时改迁入城。”(旧址在原巴中县江北乡江北台江北村小学,后移入今巴州区武装部驻地)明洪武二十六年(1393),知县成斌重建(成斌是巴州由州降为县后的知县。洪武九年,也就是公元1376年,巴州降为巴县;正德九年,也就是公元1514年,复升州)。正德十年(1515),知州章应奎重修文庙,崇祀严颜。清康熙三十年(1691),知州周元勋又移至河北江北台旧址,建成大成殿、启圣宫;康熙四十二年(1703),知州沈五杲建东西庑戟门;雍正元年(1723),建棂星门,后又迁回州城内。到李天培时,再修缮。

州旧无学署,李天培修儒学署。在学宫(文庙,原址在今巴州区人武部驻地)围墙东边,建学正、训导署(原址在今巴州公安分局驻地),左右相连,前后各三间。

崇圣祠在巴州城外。乾隆五十八年(1793),州民移城内。嘉庆二年(1797)被白莲教徒烧毁后,李天培重修正殿、两座庑戟门、棂星门,圣域、贤关门及宫墙照壁。

 清末巴州城示意图
清末巴州城示意图

在任九个月,李天培增修廨宇,悉力经营,劳苦功高。《巴州志稿》称其宽猛相济,百废俱修,洵不诬也!

嘉庆十三年底,李天培接到调令:委署酉阳州(今重庆市酉阳县)。志书说,他离任后,以继母年迈,请养归里。与巴州比,酉阳州距他家乡贵阳的路程更近了。


李天培调任后,巴州城垣的保护及修缮情况又如何呢?
到了同治初年,城壕内被居民填满了垃圾,城壕边新盖房屋比比皆是,违法建设杂乱无章,几无隙地。时贼匪

窜扰,巴州知州雷尔卿办理城防,发动军民清理城壕,谕令毁折搬移房屋,退还城壕基址,并督率军民挑凿,克日完竣。清理后的城壕宽二丈二尺、深一丈八尺五,又将周围壕沟、地面经官弓量定丈尺(官弓,旧时制尺,五尺为弓,360弓为一里,240方弓为一亩,一弓合1.6尺,即用国家制尺量定城壕基址),丈量数据刻在石碑上,将石碑竖在城垣显眼处,提醒居民周知。

光绪三十一年(1905),巴州知州武乃愚力推栽桑养蚕,居民沿壕栽桑,蔚然成林,城墙、城壕被桑树遮蔽,州城俨然一座“隐都”。为了公私分明,再次给城垣、城壕勘界,界定官地。

大东门〔门上有城楼,城门原在张桓侯(张飞)庙后上侧,门外通永安桥〕官地,自城脚至壕外,地面六丈;转小东门至第一炮台,地面七丈。

小东门(门上有城楼,城门在原巴中县巴州镇民主街尽头处,门外斜行通新修的巴州大桥)官地,自城脚至壕外,地面十一丈;转北至第一炮台,地面十七丈;至第二炮台十四丈;至第三炮台十四丈;署后十一丈五尺。

南门(门上有城楼,城门在原巴中县食品公司侧,城门外通金榜桥。金榜桥,传说为唐状元张曙倡建,位于城南状元溪上,是城内通往南龛坡的必经之路,系单拱石桥,长1.4丈、宽1.1丈、高1.3丈,两边有石栏杆,上雕刻石狮)官地,自城脚至壕外,地面七丈;转大东门至第一炮台,地面六丈;至第二炮台,地面六丈五尺。

西门(门上有城楼,城门在今巴州剧院处,门外通西街至柳津桥)官地,自城脚至壕外,地面五丈;转南至第一炮台,地面六丈;至第二炮台,地面六丈。

北门(门上有城楼,城门原在东岳庙街口,门外通原巴中县委党校)官地,自城脚至壕外,地面九丈;转西门至第一炮台,十一丈;机神庙(亦名“鸡神庙”,其像人面鸡喙、鸡脚,颇具怪形。原在城隍庙内,后移城墙内东岳庙街口)后城脚外,地面六丈;至第二炮台,地面六丈。

有了坚实的城垣、宽深的城壕,一方防务还需要一定数量的军事储备。至清末巴州营裁撤时,游击马荣魁将额设军储移交州署,计铜炮两尊(嘉庆初年,经略大臣额勒登保平息白莲教乱时制造)、抬枪二十杆、劈山炮五尊、鸟枪九十三杆、枪五杆、火药四千五百斤六两、重炮子三百六十颗、一两二钱重铅子四百八十一颗、五钱重铅子一十九万四千颗、单响毛瑟枪五杆,刀、戟、叉、斧、锨、镰、镢、锄、锣、鼓、号、锡漆弓箭、战虎衣、藤牌、绷帐、旗帜等无算。五座城门上均设威远炮:大东门三尊、小东门三尊、南门二尊、西门一尊、北门三尊,共十二尊。城门内外,石水缸八口。城内,栅子(密植竹木桩,防御路障之用)三十七道;城外,栅子十一道。

民国初年,巴中县城城区面积与梁、魏巴州“琵琶城”略等。前清历次所修城墙,除民国七年(1918)9月5日因暴雨崩垮20余丈外,其余大都依旧。大段城壕再次被垃圾、泥土填塞。苏维埃时期,城垣依旧。1952年,拆去桂花井至大东门一带城墙,填平城壕,新建穿斗结构民房47套,建筑面积1810平方米。

巴中县城垣图(民国三十年)
巴中县城垣图(民国三十年)

1957年,达(县)巴(中)公路经过城内,拆掉小东门城墙;又拆掉南门城墙,在原城墙一带建成660米长的新市街。之后,随着街道的拓展、房屋的增建,城市框架的拉大,原有城墙、城门、城壕陆续拆填,巴州城垣彻底消失,永远留在了人们的记忆之中。

清末巴州城
清末巴州城

(作者:浩子。来自:巴中日报)

相关文章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分享巴中”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harexbar.com/post/306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aptcha Code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